第六章:努力追随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六章:努力追随

    既然他都收下礼物了,是不是表示有点那个意思?
    白若雪鼓足十二万分的勇气道:“我喜欢你。”
    说罢,也不等对方的反应,迅速逃开。
    傅向恒神色复杂地站在原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半晌,忘了迈步。
    隔年,傅向恒不负众望以榜首之姿考上全国第一学府,负笈远行。
    韩景玉紧追其后,考上同一所大学的不同科系,其他同学也都考取了不错的学校。
    玉树高中因为这些优秀的学生着实风光了好一阵子。
    但是,看不到傅向恒的人影,对白若雪而言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子。
    她左思右想,决心为未来的人生立下远大目标:她要急起直追,考上全国第一学府,追随傅向恒的脚步。
    有了明确目标,她的人生开始充满了斗志。
    “爸,我要补习,目标是全国第一的T大。”晚餐时刻,白若雪慎重地对父兄宣布。
    众人一听,嗤地笑出声。
    这不切实际的目标还真远大。父兄只当她随便说说。
    这个孩子自小随性惯了,啥时对一件事执着过?
    由于是女孩子,白世昌认为她不需继承家业便娇养着,随她所欲,不曾严厉鞭策她的学业。只要未来女婿人选优秀就够了。
    而她本人也自认为是个庸才。今天以前,她生平无大志,只想当米虫。
    “小姐,有志气,你一定可以。”只有管家毫不犹豫地义气相挺。
    “嗯。”白若雪信心满满。
    “不是爸泼你冷水,凭你这成绩,行吗?”白世昌调笑道。
    “一年不行,那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叁年,最多叁年我一定能考上。”
    “看不出你这么喜欢景玉。”白世昌揶揄女儿。
    “才不是因为他。”白若雪否认得斩钉截铁。
    白旭东若有所思,深深地看了妹妹一眼。
    父亲行事雷力万钧,习于掌控一切,未来白韩两家的联姻势在必行。想要否决他的想法,除非这个人选比韩家的后台更硬,书香世家的傅向恒绝对入不了父亲的眼。
    不过,妹妹跟这男生八字没一撇,年纪也尚小,未来会怎么变化谁也说不准。能够有努力的目标未尝不是好事。
    “小雪,难得你有力争上游的决心,哥挺你。”
    “好啊,我乐观其成。”既然女儿这么懂得上进,白世昌自然欣慰。
    “耶,哥最好了!”白若雪开心得又叫又跳,搂住哥哥的脖子,在他颊上一吻。
    “我呢?”白世昌吃醋了。
    “爸是超级提款机,没有你支持怎么成。”她又赶紧上前巴结父亲,同样给他一个香吻。
    白若雪是认真的。
    这一年,她卯起劲儿来没日没夜地读书,爱情的力量不容小觑。
    每当韩景玉回到C市,她就追着询问傅向恒的消息。
    韩景玉吃醋,不愿多说,但又希望她知难而退,于是含糊地道:“小雪,我跟他不同系所,碰面机会不多,不过听说倒追他的女孩子多到数不清。”
    白若雪听了不但没打退堂鼓,反而越发紧张,把书本由死里读,连氧气罩都用上了。
    第一年白若雪差了几分没进。然而,以她斐然的成绩早就可以申请到各大名校,只是她不为所动,目标依然不变。
    她的努力有目共睹,少有的执着让韩景玉升起了不小的警戒,开始对家人催促联姻之事。
    皇天不负苦心人,第二年她终于考上T大,蒙了个考古学系。
    管他呢!只要能与傅向恒同校,哪怕叫她穿越去当古代人她都愿意。
    考上T大的第一件事,白若雪不是安排自己的学程,而是跑去财经系的看板抄课表。
    “小雪,你在哪儿?我听旭东哥说你已经来报到了,怎么不跟我联络。”电话那头是韩景玉的声音。
    “我......等我安定下来再告诉你。我现在有点儿忙,晚点儿打给你。”
    她不想让韩景玉知道太多自己的动向,怕他紧迫盯人。
    尤其最近才刚考上大学,家人就开始提联姻之事,让她颇为困扰。
    就朋友而言,韩景玉体贴周到、善解人意,没什么好挑剔的。但是爱情这东西毫无理由可言,她只能对他说抱歉。
    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执着于傅向恒,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将之归诸于缘份。
    “嗳,这位同学,您也是财经系叁年级的学生吗?”白若雪见一位男同学正在抄课表,立马抓紧机会询问。
    “是啊,有事?”徐立冬笑咪咪地回答。打量这位皮肤白皙,绑着马尾辫的清纯少女,眼睛为之一亮。
    “那个......跟您打听一下,您认识傅向恒吗?”
    唉,怎么又来一个花痴女。徐立冬和善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心中有些失望。
    “嗯,我们班的,怎样?”他是不是又要帮忙赶苍蝇了?
    “我跟他高中同校,而且我们还是好朋友。既然进了同一所学校,好歹应该跟他打个招呼。”白若雪下意识地摸摸头,那是她说谎时心中有愧的表现。
    不了解的人看来,那副傻憨模样很有说服力,徐立冬虽然对她稍稍卸了心防,但也不是这么好唬弄的。
    女同学们对傅向恒示爱的剧码,天天都在上演,连血书这种激烈的手段他都见识过,又怎会随便相信一个女孩子的胡诌?
    大一时曾经发生过一件事,一堆非本科系的女同学拿旁听当借口,坐满了傅向恒的周围,被教授点名又答非所问。
    发现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后,教授狠狠地嘲笑傅向恒一顿。
    “傅向恒同学,这里是学堂,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节制点儿啊。”
    全班哄堂大笑。傅向恒脸皮薄,窘迫到极点,认为学习被干扰了。因此,对女孩子的态度更加冷淡疏离。
    为了避免相同的惨况再次发生,他结交了两位好友,占着他两旁的位置。
    见徐立冬不信她的说词,白若雪使出撒手锏,取出手机,秀出一张她珍藏了两年多的照片。
    当时傅向恒救她时揹着她回来,同学们太过惊讶,纷纷拍下照片互传八卦。这张照片是方文馨近距离拍下的。
    一看照片,徐立冬的戒心瞬间瓦解。
    以他对傅向恒的了解,他的性格偏冷,对女生尤其拒之千里。这么亲密的照片,说明关系绝对非比寻常。
    傅向恒不交女朋友的原因,该不会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徐立冬再次打量眼前阳光般气质清新的女孩,自动将她对号入座。
    可能性很高,连他第一眼见到这女生都有些动心,何况他们相处过几年。
    “你还真找对人了,我是他同学兼室友,我叫徐立冬。”
    “太好了!我想给他个惊喜,你能帮忙吗?”白若雪低声地道出她的计画。
    “这倒不难。下个礼拜正式开学,那就这一天吧。”听完白若雪的话,徐立冬爽快地答应了。
    上课钟响,同学们纷纷进教室。
    徐立冬特意在傅向恒旁边留了一个空位。
    傅向恒不明所以地看了徐立冬一眼,眼角余光正巧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进教室。
    他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或是看到了一位跟白若雪相像的人,并未特别在意,而是收回视线,专注在讲台上。
    为了今天见面,白若雪刻意地打扮一番,所以耽搁了些时间。
    教授已经在上课,白若雪由教室的角落安静地绕到傅向恒旁边的位置坐定。
    “嗨,好久不见。”白若雪笑得阳光灿烂,仿佛ㄧ树梨花绽放。
    这熟悉的声音不容错辨,傅向恒心脏用力一跳,惊讶地偏过头看向身边的女孩。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