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见长辈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七章:见长辈

    复仇之路就差那一点点距离了,他要放弃吗?
    “怎么?我还以为......你会欣然接受?原来,是......我女儿一......一厢情愿。”白世昌见他久久不语,心中升起一丝不悦,他白世昌的女儿还轮不到别人挑叁捡四。
    看他这般不情愿,白若雪的心凉透了,眼眶却温热了起来。
    “在这节骨......眼上,多的是.......想当乘龙......快婿的人。就当我......没说,小雪......绝对可以找到更......更好的人选......”
    “我接受。”傅向恒双手握成了拳,不敢再犹豫。
    他告诉自己,这是复仇的权宜之计。无论思绪如何千回百转,就是不愿承认心中那股不安,是因为无法忍受白若雪成为别人的妻子。
    事出紧急,他们当即办理了结婚登记,并在律师的见证下完成股票转移手续。
    婚礼订在月底。
    结婚是大事,碍于时间紧迫,傅向恒尚未知会父母。
    若让家人知道他在白氏企业工作,甚至还娶了白世昌的女儿,恐怕家里要闹得鸡飞狗跳了。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件事无法在电话中叁言两语道清,他必须亲口告诉父母,求得体谅才不至误事。
    所以隔天一早,他到医院领着新婚妻子回去见傅家两老,顺便商讨婚礼事宜。
    傅家虽然也在C市,但距离公司将近两个钟头的车程。为了就近工作,傅向恒去年在公司附近买了间套房,每个周末固定回家探望父母。
    坐上轿车那一刻,白若雪的心情忐忑不安。
    偏头看向身旁的丈夫,竟没有一点真实感。很难想像,他们昨天登记结婚了。
    他们的关系丕变得突然,期待的婚姻虽然来了,却是她强要来的,傅向恒会埋怨她吗?
    “向恒......”白若雪不安地轻唤ㄧ声。
    傅向恒看了她一眼,伸手越过她的胸前,帮她系上安全带。
    这样亲密的动作,虽然以前也常做,但意识到白若雪已经成为他的妻子那一刻,所有的感觉都不同以往了。
    心中涌动着莫名的情绪,突然有股冲动想吻她。
    一闪而过的念头不过两秒,随即冷了脸。
    她是仇人的女儿,他不该有动心的念头。
    见白若雪不说话,他开口问道:“怎么了?”
    “结婚的事......你生气了?”
    “没有。”启动轿车,往目的地驶去。
    “可是......你看起来不高兴。”
    “事情太多,高兴不起来。”语气平稳无波。
    “对不起,我们家的事......让你忙得团团转。”
    傅向恒只是瞅了她一眼,不再接话,眼神再度专注于前方路况。
    忙得团团转?那是为了把她哥哥送进监狱。她若知道,还会跟他说对不起吗?
    傅向恒的心情无比复杂,但是心慈手软绝对不是他现在该有的表现。
    每个礼拜颜如晴都会在傅家等待傅向恒回来。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四年的时间,傅向恒对白家的事情保密到家。
    母亲以为他忙着打拼事业,没时间交女朋友,所以多次暗示儿子,她有多喜欢如晴这孩子。但是,傅向恒始终当她是表妹。
    牛不喝水强按头也没用,沉雅兰对这个姪女也爱莫能助。
    车子刚在门口停妥,颜如晴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傅向恒开门之际,颜如晴看见副驾驶座上多了一个女人,她瞬间变了脸色。
    印象中,傅向恒从没带过女人回家,这个陌生女子长得还挺标致的,她是谁?跟向恒什么关系?
    颜如晴一股敌意油然而生。
    接着更令她震惊的是,傅向恒下车绕到副驾驶座帮这女人开车门,还牵起她的手,表现得自然又亲密。
    “向恒,这位是......”她的眼中喷火,嫉妒得要发疯了。
    “她叫白若雪,你的嫂嫂。”傅向恒帮两人互相介绍:“若雪,这位是我表妹,颜如晴。”
    “颜小姐,你好。”白若雪礼貌地对她微微一笑。
    颜如晴的表情僵住了,一时意会不来傅向恒说的“嫂嫂”是什么意思?
    傅向恒也不管颜如晴的反应,迳自带着白若雪进门,今天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安抚两老。
    “爸。”走进客厅,看见傅悦正低头看书。
    傅悦一如往常地抬眸道:“回来啦––––”儿子身旁的姑娘让他的表情一愣,“这位是......”
    “我有事想私下跟你和妈说,可以到书房去吗?”
    “你妈在厨房忙午餐,我去叫她。”傅悦直觉是大事,赶紧放下书,起身进厨房。经过白若雪身边,两人尴尬地互相点头权充招呼。
    “若雪,你随便坐,我去跟家人说说话,马上回来。”
    “嗯。”结婚得太匆促,傅家长辈会大吃一惊在所难免,白若雪颇理解地点点头。
    二楼的书房里——
    “爸、妈,我昨天登记结婚了。她是白氏企业的千金白若雪,也是我现在老板的女儿。”
    傅向恒话一出口,两老震惊得魂都快飞掉了。
    别人不了解傅向恒的过去,但他的养父母一清二楚。儿子为何要进入白氏企业服务,又为何娶仇人的女儿?他这是存着什么心思?太可怕了!
    “向恒,你简直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傅悦一脸不可置信。
    “爸、妈,相信这一两天的新闻你们都看了,白旭东被抓走但还没定罪,我手上握有充足的证据,足以让他坐一辈子的牢。”
    沉雅兰眼眶朦胧,忍不住落下了泪道:“向恒,恶人自有天惩罚,你别玩火自焚,赶快收手。”
    “来不及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请你们在白旭东入狱之前,暂时帮我保守这个秘密。白世昌昨天中风,现在企业群龙无首,他授权让我管理这家公司,条件是娶她女儿。这是个好机会,公司很快会破产,我会重组白氏企业。”
    “但白小姐是无辜的,何况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你怎能儿戏?”
    “白若雪不无辜,她是当年车祸的当事人。而且,这婚姻我也没当儿戏。帮我办一个简单隆重的婚礼吧。”
    不是儿戏,又想复仇,这话分明有矛盾。两老越听越糊涂,儿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难道他打算跟仇人的女儿纠缠一辈子?
    沉雅兰叹了一口气道:“向恒,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过日子。”别为了心中的那点执念伤了自己。但是,这句话她没说出口,因为儿子肯定听不进去。
    他的心意已决,两老只能被迫接受。
    叁人走出书房时,颜如晴表情惊愕地摀着口,小心翼翼地从书桌底下爬出来。
    方才她意识到傅向恒说的“嫂嫂”是什么意思时,ㄧ时太过伤心,又怕别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于是偷偷跑到二楼的书房哭泣。
    听到有人进来,她便躲进了书桌底下。没想到意外发现傅向恒的秘密。她一字不露地全进听进去了。
    她知道这个表哥家里曾经出过重大车祸,但不了解细节。依照他们说过的内容,她已经拼凑出一个轮廓了。
    笃定的是:他娶白若雪是为了报仇。既然他和白家有血海深仇,断不可能爱上白世昌的女儿。
    那么,她更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破坏傅向恒的计画。
    只要傅向恒不是真心爱这个女人,等他扳倒白氏企业后,她有得是办法逼这女人自动离开。
    颜如晴的眼角隐隐透出了狠戾的光芒。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