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新婚之夜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八章:新婚之夜

    新婚之夜,白若雪沐浴后一身清爽地端坐在床缘,等待丈夫。
    傅向恒醉意醺然地进入新房。
    回忆起今早,白若雪穿着露肩的白纱礼服走向他时,他心中那股澎湃的悸动,至今犹存。
    她的肤质白净如雪,颈部以下的锁骨性感诱人,天真而满足的笑脸,看起来就像个纯洁无瑕的天使,众人因她的光芒而相形失色,却也因她的光芒整个会场点亮了起来。
    身为女人,她的确很吸引男人的眼球。
    傅向恒下腹起了反应,瞇起深邃的眼眸走近她,单指托起她的下巴。压抑了一整日对她的幻想,顿时倾泄而出。
    他俯身吻上她柔软的唇瓣,感受她的馨香。
    这一刻,他的情绪波动得厉害,仇恨的根苗开始松动。
    这是他的妻子,他想要疼爱她一辈子
    下一刻,他突然一个激灵,提醒自己她是白世昌的女儿,永远只会是他的玩物、泄欲的工具。
    只因为她诱人的肉体勾起了他原始的欲望,但那并不代表什么。
    白若雪闭上眼帘回应他的热情,双手自然地箍上他的颈子。
    他的吻陡然变得粗暴,按着她脑袋瓜的手劲力道加大。
    感觉到男人心情瞬间的转变,肢体的接触令她顿然生畏。
    这个吻不是出于爱,是掠夺。
    “向恒”睁开羽扇般的双眼,疑惑地凝望他。那眼神竟如野兽般带着侵略的凶猛,让她的神经一紧。
    男人倏地将她推倒,“嘶”地ㄧ声,像是在泄愤似地扒开她的睡衣,吹弹可破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她身子一凉,轻颤了一下。
    男人的目光更深沉了几分,俊颜带着色欲地咬住她胸前的小红点,一手溜到她的下腹,扯掉小内裤,单指刺入尚未润滑的甬道。
    “痛”今天是新婚之夜,他为什么如此粗暴?
    傅向恒故意忽视她乞求的眼神,快速脱下自己的衣物,身体顺势覆上她的,胯间的硬挺抵着她的腿心处。
    “如愿以偿了?这么想嫁给我,不就是想让我玩妳。”污秽的言语带着羞辱的意味从他口中吐出,威力惊人。
    “向恒,你是不是喝醉了?”
    ρO18è.vīρ(po18e.Vip)她努力克制颤抖的身子,告诉自己要体谅他被迫结婚的心情。他只是在发泄不满的情绪,没事的。
    “醉?”傅向恒冷笑,将手撤出女人的小穴,转而捏住她的下颚。
    眼中一簇跳跃的火苗,藏着某种难以捉摸的情绪,读不出那是欲火?还是怒火?
    这样陌生的他,令她害怕。
    “我清醒得很。妳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爱不爱妳?听清楚了,我不爱妳。妳只是我整倒白家的一颗棋子,你们白家人死有余辜。既然那么想嫁我,那么白家所欠下的,就用妳的身体一辈子来偿还。”这就是他愿意跟她结婚的理由。
    意外而残酷的话,让白若雪的心中轰然一声巨响,某种信念似乎快速地崩塌中,恐惧感蔓延全身。
    “向恒,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明白?”隐隐的不安使得心脏狂跳得厉害,不敢轻易相信他酒醉后的胡言乱语。
    “不明白吗?我只当妳是泄欲的工具。也就是说,我能跟妳做的,就能跟别的女人做,妳跟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不同。”
    残忍地撕开假面具,背后的狰狞面貌竟是那么不堪入目。
    她完全怔住了。
    “不!你骗我。”声音不知不觉地颤抖了起来,眼泪不争气地滑出眼眶。
    此刻,白若雪的身体竟自有意识地排斥他,倏地将他推离,蜷缩起身子躲到床的另一角。
    他却如同捕捉到了猎物一般紧咬著,不让她有逃开的机会。
    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往他的方向一带,将她拉倒在自己跟前。
    她的双腿被迫分开,祕密花径毫无遮蔽地大敞在他眼前,那粉嫩嫩的淡红色看起来十分柔软,极具诱惑。
    他的胯下早已高高翘起,蓄势待发,像饿狼等著饱餐一顿。
    头颅埋进她的腿根处,舌尖玩弄舔吮。
    女人的身子一阵哆嗦。
    这行为跟强暴没有两样,她委屈地哭了。
    “不要,向恒,不要”拍打着男人的胸膛。
    傅向恒不管她的感受,疯狂地蹂躏她的身体。
    不下片刻,女人的下身出了一滩水,床单浸湿了一大片。
    “不要?明明很想要,何必装清纯。”抬起头颅转而吻上她的唇,手劲用力地揉捏着她的雪乳,又硬又热的棒子抵在她的下身不断厮磨挤压。
    女人欲火被点燃,既难受又羞愤,频频挣扎却抵不过男人相差悬殊的体魄,只能做困兽之斗。
    强烈晃动让雪白的肌肤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泽,娇柔欲滴。她不知道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会让男人更加血脉贲张。
    傅向恒全身的细胞都感到饥饿难耐,忍不住想要一口吞掉她。
    她夹紧双腿不让他侵犯。
    他强势将它们再度分开环在自己的腰上,对准秘径,挺腰一沉,整根紫龙瞬间没入。
    这女人的私处永远像是未开发的处女,又紧又湿,令人销魂。
    一旦入侵,他便狂肆地骋驰,奋力地往她身上撞击,每一下都由死里捅入,痛得她不断求饶。
    身体、心里的双重打击,白若雪几乎要崩溃了。
    这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是谁?为何对她如此残暴?他真的想整倒白氏企业吗?
    她身体因男人的抽撤一阵阵收缩的同时,也因他无情的话一阵颤抖,分不清那是骇然还是快感。
    男人终于在她体内撒下了热烫的种子,她以为酷刑结束了。然而,他并未罢休。
    他将她翻过身,趴卧在床上,托高她的粉臀,一手固定在她腰际,一手捏着她垂落的雪乳用力揉捏,巨物由后方一顶,再次进入她的身体。
    第二波激情过后,他抱起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由下方继续顶入,迫她交合的同时,唇齿咬啮着她的唇,狂乱地吸吮纠缠,直到她尝到舌尖上的铁锈味,却不知是谁的血。
    他一次次地进入她的身体,毫无节制。
    整晚对她的肉欲需索,让她身心又累又痛,早已无力挣扎,遍体皆是他烙下的唇印、手痕,惨不忍睹。
    很难想像一个看似寡欲清冷的男人,竟对她的身子有如此强烈的性欲,她几乎无法招架。
    早晨醒来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
    最近,他因公司的事忙得不可开交。
    白若雪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
    以前傅向恒总是被动的接受她,对于房事,节制又温柔,从来没有这般粗暴地对待过她。
    昨晚他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
    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她不敢贸然警告父亲。
    何况,他为公司尽心尽力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使坏。
    也许他只是一时酒醉情绪失控罢了,她不该随便怀疑他。
    但事情并不按着她的想法发展。
    婚后,傅向恒每晚都忙到三经半夜,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家。
    一回到家,也不管她是否已经睡下,热烫的身体一压上来,便是一阵狂吻,直到他身下的小弟弟餍足了才罢休。
    他到底怎么了
    答案终于在一个多月后揭晓。
    白家人以为他正为白世纪企业扭转乾坤的同时,他一个按键将电脑资料送出,哥哥罪证确凿入狱,公司股票下跌,白氏企业正式宣布破产。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