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故事的真相 woo18.vip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九章:故事的真相 woo18.vip

    最坏的恶梦一下子全成真了。
    新闻媒体热闹滚滚,一整天都在播报白氏企业的丑闻。
    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深深打击了白世昌,气得怒火攻心,二度中风,差点儿吐血而亡。
    白家佣人通知白若雪时,她焦急万分地赶去医院,打了无数次电话给傅向恒,全进了语音信箱。
    白若雪一边安慰父亲,一边找人了解哥哥的情况。但是对于公司的事,她一窍不通,无能为力。
    就在她忙得晕头转向时,傅向恒出现了。
    白世昌躺在床上靠着维生器呼吸,身体已经动弹不得,只能张著大眼瞪着傅向恒,心里咒骂他。
    傅向恒走到他病床前,见到白世昌的惨况时,竟然勾起唇角地笑了。
    白世昌大骇,这女婿是著了魔不成?为什么用这种冰冷的眼神看他?
    “白世昌,你也有今天?”傅向恒冷冷地吐出一句话,周遭的温度因他的残忍陡然降至冰点。
    白若雪呼吸ㄧ滞,惊骇地摀住了嘴。新婚之夜他所说的似乎言犹在耳:“我不爱妳,我只想利用妳整倒白氏企业”
    “向恒”原来他蓄谋已久。
    白若雪的脸色瞬间刷白,像看一只怪物地看着傅向恒,再将眼神转至病床上的父亲。
    是她引狼入室,才会害得白家如此凄惨。
    “向恒,为什么?为什么”顿时泪水蒙上了双睫,难以置信地质问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ρO18è.vīρ(po18e.Vip)“因为白家人罪有应得。”他终于等到了迟来的正义。
    白世昌愤怒地瞪眼,什么也不能做,这种感觉比死还痛苦。
    “白世昌,你还记何荣华一家吗?你的儿子杀死三条人命,你为他做了什么?”
    傅向恒看见白世昌眼底的挣扎。
    “我就是那个唯一活下来的儿子,何崇伦,被傅家收养了。想不到吧?”
    白若雪脑子嗡嗡作响,震耳欲裂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为何家里发生过这么大一件事,她却完全不记得?
    “妳忘了?当时妳也在场,怎么就忘了?”傅向恒转身捏住白若雪的下颚,残忍地问道。
    由于太过震惊,白若雪突然脑子一阵晕眩,胃部翻滚得想吐。
    她拍掉他的手,撑著墙壁颓然滑坐在椅子上。
    看着他们崩溃的表情,傅向恒满意极了。
    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听到房门关起的霎那,白若雪“扣!”地一声跪下。
    “爸!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们。”一阵心绞,泪眼汪汪,悔不当初。
    白世昌的眼中滑下了眼泪。
    傅向恒的报复行为简直就是个恶魔,她必须弄清楚他所说的事,若他是带着毁灭的目的接近她,她怎能跟他在一起?
    监狱的会客室里——
    “小雪,向恒对妳还好吗?”隔着一道玻璃,白旭东拿起话筒与妹妹说话。
    哥哥的关怀让白若雪顿时心生歉疚,眼泪忍不住噗簌而下。
    “向恒他已经好一阵子没回家了。我们家真的欠他三条人命吗?”
    “小雪……”看着妹妹苍白的脸色,他欲言又止,回忆起那件车祸,至今他还心有余悸。想了想,决定告诉妹妹当时的情形。
    记得,那天是九月三十号,白旭东十八岁生日。
    父亲买了一辆全新的轿车送他,他刚拿到驾照,载着七岁的妹妹出去兜风。
    可能驾车经验不足,加上车速控制不当,白若雪的胃部一阵翻滚,忍了又忍才难受地开口。
    “哥,我想吐”
    “别,别吐在车上,忍一下,我靠边停。”白旭东只是一秒的分神看了一眼妹妹,方向盘一转,正想靠边停车,却因速度过快失去控制,乍然冲入对向车道,砰地撞上机车,当场夺走了三条人命。
    坐在轿车上的两人顿时吓呆了。
    白若雪望着车外惨不忍睹的遍地尸首,斑斑血迹,吐得一蹋糊涂,回过神时开始发抖、惊声尖叫,停都停不了。
    白旭东抱着妹妹走出车外,将她的头按入自己胸膛,不让她看见恐怖画面。
    “哥,好多血,好多血有人在哭好大声。”这时的白若雪已经吓到脑筋混乱,胡言乱语了。
    他慌张地打了一通电话给父亲求救,父亲很快地连同警察派人来处理现场。
    之后,白若雪每夜都恶梦连连,无法入睡。
    后来去看心理医生,听从医生的建议给她实施催眠,忘掉这段恐怖经历,她才渐渐能安稳入睡。
    父亲强势介入,用钱疏通了大小环节,保他儿子无事,但白旭东的内心一直受到良心苛责。
    隔年,他私下带着妹妹去祭拜对方,妹妹选了一束象征纯洁的百合花献祭。
    “哥哥,我们拜的是谁?”她天真地问。
    “我们欠了这家人很多。”
    “是吗?哥哥你不是说过,欠了人家就要还呀。”
    “傻丫头,妳要拿什么还人家?”
    “嗯拿我去换好了。哥哥不是说,我最值钱。”
    白旭东心中一个咯噔,不知妹妹为何无由来地说出这种不吉利的话。
    “傻丫头,在坟前不能乱说话。”
    “我没乱说,你拿我去换。”小女孩不懂事,却相当坚持。
    难道,这是何家亡魂的意思吗?他们想要妹妹的命来偿还血债?
    不,他宁愿偿债的人是他自己,他才是罪魁祸首……
    之后他再也不敢带妹妹去了,但每年的生日这天,他便会带着百合花代表纯洁的妹妹至坟前奠祭何家。
    “小雪,妳会跟傅向恒在一起,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哥”听完哥哥这段叙述,白若雪心中那块长久被掩盖的黑色区块,渐渐清晰了起来。
    “当时,哥没有能力做些什么。直到我有能力弥补的时候,我去找过何家,可是那小男孩失踪了。我想,傅向恒,噢不,是何崇伦,应该过得很艰辛吧。我不怨他,但我告诉过他,妳是无辜的,他不该这样对妳”
    白若雪走出监狱时,身体摇摇欲坠。爱得太深,最终发现他付出的一切都是算计与假象,叫她怎能不崩溃?
    了解了前因后果,傅向恒所做的一切也就不难理解了。
    难怪傅向恒对她若即若离,他根本不可能爱她,又怎么会真心娶她?
    既然他不爱她,复仇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她还有什么理由留在他身边?
    她可以原谅他,但那并不表示她能对此事释怀,心里有了疙瘩,他们还能是夫妻吗?
    罢了,就当作是白家欠他的,现在可以两清了。
    当务之急是必须想办法救自己的哥哥。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颜如晴正好来访,白若雪开门让她进来。
    免*费*首*发:po18.org | Woo1 8 . V i p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