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情敌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四章:情敌

    再次挺腰将紫龙没入幽穴,感觉碰到了一层阻碍。
    重要的一刻即将到来,他抬眸凝望身下的女人,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确定,身体却在极度渴望中呐喊。
    这是最后一道关卡,他真能要她吗?矛盾挣扎霎时涌上。
    犹豫不到几秒,傅向恒似乎下了决心,迅速抽出巨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挺腰一沉,粗大的紫龙蓦地贯穿她那道象征纯洁的防线。
    “啊!”女人用力箍紧他的颈子,痛得飙出了泪水。
    “若雪,你是我的。”以后也只能是我的玩物。他倾身吻在她唇上,狂肆地蹂躏她的芳唇。身下犹如狂风暴雨扫过,疯狂地抽撤,以肉欲的需索掩盖心中的不安。
    她根本是个小妖精,小穴里的每个细胞都像张口的小嘴,吸吮着他的巨柱,让他销魂得停不下来。
    她呻吟声不断,他粗喘声不歇。
    一波高潮来袭,她的身体一阵阵颤栗,男人热烫的种子撒入她的深井。他却尚未餍足,不愿罢休。
    吻了吻身下的女人,将她抱起,跨坐自己的腿上,再次捅入她的幽径。
    嘴上吻着她的唇、手上捏着她的雪乳、身下抽插着她的小穴,叁处火力齐攻,女人早已软成了一滩泥,意识不清地娇吟,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
    “向恒向恒”
    傅向恒爱不释手,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进入她,体验那极致的快感。
    她似毒,一染上,恐怕不容易戒掉。
    不安的心情仿佛深怕被抓奸在床的情夫,使得感觉更形刺激,身体极度渴望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
    他不断地催眠自己:她只是玩物、她只是玩物
    韩景玉得知白若雪昨晚连夜赶回T市,打了几次电话给她,但都进入语音信箱。他心中开始惶然不安,一早也赶着回去。
    他急匆匆地来找白若雪,才发现傅向恒也在。
    低眸看向白若雪的手,她连昨日订婚的戒子都取下来了。这分明是明着给他戴绿帽,ㄧ点儿也不知避嫌。
    韩景玉一把无名怒火倏地烧了起来。
    一向温和的男人一旦生气,便异常可怕。
    见到韩景玉那一刻,白若雪一怔,自知理亏不敢说话。眼角余光瞟向傅向恒,她也担心订婚的消息曝光,会遭到傅向恒鄙夷,甩身离开。
    两方压力的夹攻下,恐惧蔓延白若雪的全身。
    韩景玉一时醋劲大发,一进门便伸手抓住白若雪的手质问道:“你的婚戒去哪儿了?”
    婚戒?仿佛一把小刀往傅向恒心中ㄧ刺,又无预警地抽出。原来肉痛是有感觉的。
    傅向恒瞇起眼,迸射出寒光,眼刀砍向白若雪。
    承接傅向恒凌厉的目光,白若雪又委屈又难受,连呼吸都困难。
    “景玉,我”努力地想挣脱韩景玉的箍制,韩景玉却始终牢牢抓紧。
    韩景玉手一使劲儿,将白若雪拉向自己身边,对情敌喷火似地道:“傅向恒,小雪已经跟我订婚了,就在昨天,你最好滚远一点。”
    一语点破,傅向恒如同被狠撃了一记闷棍,呼吸ㄧ滞。
    冷眸看了眼白若雪,她的眼神惊慌,挣扎的手逃不出韩景玉的掌心,再细想今早白若雪自动献身的表现,事情突然明朗了起来。
    他旋即恢复镇定,从容的眼神带着冷漠,不疾不徐地道:“若雪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
    韩景玉当场愣住,而白若雪表情难堪,只有傅向恒凉凉地冷笑着,完全不见慌张失措。
    “傅向恒,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叁秒的时间,韩景玉才从震惊中回神。
    “你何不问她自己?”冷哼一声,撂下话后直径走人。
    “向恒”白若雪没想到紧要关头他表现得如此淡漠,让她产生一种“不在乎她”的感觉。
    他是不屑?还是生气?白若雪完全无法掌握他的想法。
    “傅向恒!”话音刚落,重重的一拳朝傅向恒的腹部招呼过来。
    “砰!”暴怒的男人出手毫不留情。
    冷不防地被一拳撂倒,傅向恒也非省油的灯,倏地起身制住对方,一出手回敬韩景玉一拳。
    两人顿时陷入一阵混战。
    “别打了!别打了!”不论白若雪多声嘶力竭地劝架,两人完全无视。
    白若雪忍无可忍,也不怕拳头不长眼睛,挺身ㄧ挡,傅向恒眼明手快地收了手,而盛怒中的韩景玉却是杀红了眼,一拳撞在白若雪身上。
    柔弱的女子怎堪承接男人愤怒的一拳?
    “噢!”白若雪痛哼一声,抱着肚子倒下。
    “若雪!”
    “小雪!”韩景玉懊恼自己的鲁莽,心疼得要命。
    “这下子,你们都满意了吗?对不起,是我的错”白若雪痛得脸色发白,冒出冷汗。
    “你还好吗?要不要看医生?”傅向恒横抱起她放入沙发。
    “我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痛到气若游丝,额冒冷汗。
    罪魁祸首愣在当下,不知所措地看着未婚妻被傅向恒护在臂膀下,心里气怒却不敢再造次。
    “景玉”白若雪轻声地喊他。
    被点名的男人赶紧上前握住白若雪的手。
    “景玉,我不怪你,是我对不起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我没办法爱你”
    “别说了,小雪。”韩景玉眼眶泛红,泫然欲泣道:“你好好休息,我不逼你,但我也不会放弃。你看清楚了,傅向恒绝对不是真心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闻言,傅向恒心中一悸。韩景玉是如何看出他对白若雪别有用心?难道他表现得太明显了
    韩景玉当然不是神通,只是当他说出“未婚妻”时,傅向恒的表现太镇定,一点儿也没吃醋的味道,再加上刚刚他掉头就想走人的反应,令人对他的冷漠起了疑心。
    爱一个人不是应该眼中容不下一粒沙子吗?他为何能从容不迫,表现冷淡?所以韩景玉断定,这个男人根本不爱白若雪。
    韩景玉走后,白若雪不死心地再次询问傅向恒同样的问题:“向恒,是不是不爱我?”
    更☆多☆书☆籍: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