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临危受命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六章:临危受命

    四年后——
    傅向恒的商业才华,在进入白氏企业后大放异彩,努力不懈的态度有目共睹。
    他终于如愿地爬上企业的核心位置。
    此外,他懂得笼络人心,做事又有决断力,赢得公司上下同仁的ㄧ致推崇。
    而白若雪与韩景玉的婚事也在这几年间告吹。
    白若雪很清楚,依照父亲的个性绝不可能让她解除婚约。她只能从韩景玉这方下手,对他多次苦苦相求。
    韩景玉看着她这些年来,为了感情的事挣扎这么久,自己也始终无法得到她的心,最后终于想通,忍痛放手。
    他泪湿眼睫地告诉白若雪:“我愿意等你回头,如果哪一天傅向恒负了你,到我身边来。”
    白氏企业的副总经理办公室里——
    傅向恒正埋首在成堆的文案中,员工仓皇地推门进来,连敲门的基本礼貌都忘了。
    “副总,不好了,政府人员来搜查工程弊案的证据,总经理被抓走了。”
    傅向恒眉心微微一动,知道机会来了。
    走出办公室时,众人已群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乱成一团。
    白氏企业一直都是新闻的焦点,所谓树大招风就是这个坏处。
    这些年来的工程弊案,弄出了不少人命,也没见着官员抓人,这次怎就大动作的把董事长的儿子给抓走了呢?
    白氏企业与其政商间的利益纠葛,盘根错节,动ㄧ发牵全身,谁有胆子去得罪一干庞大的势力?
    官方肯定是掌握到了什么重要线索,否则怎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话说回来,万一公司真倒闭了,大家都得回家喝西北风了。
    这件事搞得员工们人心惶惶,无心工作。
    “他们可有搜查到证据?”不若员工的慌张神色,傅向恒沉定自若。
    “来得太突然了,他们收走帐册,扣押好几部电脑,现在不知道实际情况......”
    “董事长那边知道了吗?”傅向恒再问。
    “刚刚通知了。”
    “做得很好。先别慌,回到自己的岗位,行得正不怕鬼敲门。”
    “副总,这......”傅向恒身边的小职员嗫嚅着。连他这小小的职员都宁可相信白氏企业并不单纯,哪能不怕鬼?
    傅向恒气定神闲地踱回办公室,嘴角勾起了微不可查的弧度。
    四年来,他已将白家的底细摸透,利用职权之便掌握了白家不法的证据。
    若非白氏企业为富不仁,他还抓不了把柄。
    白氏企业是咎由自取,不能怪他。
    何况,白旭东十几年前就该被抓去关了。
    这时候如果对敌人心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会亲手将白旭东送入监狱。
    才一个下午,白若雪那边便有了动静。
    傅向恒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若雪,什么事?”
    “向恒,我爸爸中风在医院,你......能不能来一下?他有话对你说。”声音里有着压抑的哭腔。
    中风?呵,真是恶有恶报。
    傅向恒心中隐隐有了底,白世昌应该是要将权力下放。公司突然群龙无首,目前除了他以外,还有谁可以临危授命?
    “好,我马上过去。”
    收了线,傅向恒的冷眸浮现出深沉的光芒,如同锐利的刀刃上ㄧ缕银色光那般地寒森。
    已经要收网了,就差临门一脚......
    这头的白若雪坐在父亲的病床前,等待间,思绪纷乱。
    她与傅向恒交往四年了。
    四年来,傅向恒从未提及两人未来的规划,甚至不曾主动示爱或嘘寒问暖,对她的态度表现得不冷不热。
    若非看上她的家世,她恐怕早就被甩了吧?
    看着他一步步登上事业的高峰,眼神却越来越没温度,这样的男人令她害怕。
    是否他已经不再需要借助于她了,所以故意拖着感情,就等她自己开口放弃?
    他们这样的关系到底还算不算恋人?
    她的心口郁郁,却假装不在意,抱着驼鸟的心态继续留在他身边。
    只要他没亲口说不要她,那么她便还有一丝希望,希望他有一天能爱上她,哪怕一点点也好。
    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委屈只能埋在心底。是自己选择了这条坎坷难走的情路,怪谁呢?
    病床上的白世昌看似闭目假寐,然而眉头深锁,化不开浓浓的忧虑。
    今早因为担心儿子及公司,一时血压飙升,急得中风。医生处理后,虽捡回了一条命,却腿不能行、手不能动、嘴眼歪斜。已经半身不遂了,还能做些什么?
    他势必要调养一段很长的时间。
    儿子的事,无法帮忙张罗,他比谁都着急。
    再者,公司是他毕生的心血,不能一日不转,尤其在这多事的当下,必须有人帮忙处理棘手的问题。
    躺在病床上,白世昌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却无能为力。
    自从女儿与韩景玉解除婚约后,他慢慢察觉到傅向恒与他女儿隐晦而不可言的关系。
    白世昌是拽着明白当糊涂,不愿承认。因为看不上傅向恒的家世,还在帮女儿挑选联姻对象。
    若非时势所逼,他断不可能便宜了傅向恒这小子。
    但若撇去家世不说,傅向恒的确是个可造之材。
    相较于自己儿子的优柔寡断,他有野心,也有魄力。
    虽是靠女儿的关系进来白氏企业,商业上的实力却不容小觑。
    如果儿子有他一半能耐不知该多好。
    此外,傅向恒还有让他欣赏的一点,那就是傲骨。
    他没有因为与女儿的关系,想攀龙附凤成为白氏企业的主人,认分地守着自己的岗位,从不踰越。
    这么优秀又懂得分寸的男人的确不可多得。
    白世昌暗下决定后,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
    正盘算间,房门“嘎!”地打开。
    傅向恒与白若雪互看一眼。
    俩人的事尚未在台面上公开,他公式化地对白若雪点了点头。
    “董事长找我?”走到病床前,不卑鄙亢地问道。
    白世昌缓缓睁开双眸,坐卧起来凝望他片刻,努力蠕动歪斜的嘴,试图以中风的口齿表达心中所想:“今天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
    傅向恒点点头。
    “若是你......掌权,打算......怎么处理?”
    “召集股东,先稳住投资者的心,最大的原则是不能牵扯到敏感人物的利益,让他们放心,我们不会出卖盟友。一但官员掌握了证据,所有的责任必须由我们公司概括承受。这么做虽然可以保住商誉,但最坏的结果可能会破产。”
    “你说中了......重点,保住商誉......未来还能卷土从来。若只顾......止损,投资者没信心,破产了......也不能起死回生。”
    白世昌吃力地说完一串话,脸上的线条骤然垮下,他感到疲累。
    两方陷入沉默良久。
    聪明人都晓得,想召集股东发号司令,得有足够的股权才有资格说话。
    “我可以......直接授权你......管理公司,我女儿有......百分之十的股权,加上我的,足够你......运用了。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娶我女儿。若想......离婚,就得......奉还原有的......股权。”
    白世昌的话虽说得缓慢,却犹如一记闷雷蓦然打在傅向恒的头顶上,令他一阵错愕。
    万万没想到这个眼高于顶的白世昌,会做出这个令他措手不及的决定。
    白若雪眼睛紧盯着傅向恒,神经瞬间绞紧。
    父亲万一利诱不成,她和傅向恒是否会正式决裂?
    承接白若雪与白世昌抛来的目光,傅向恒犹豫了半天。
    白世昌的提议的确诱人。但是,凭他傅向恒的实力及骄傲的性格,岂会觊觎那些财产?更不可能为钱出卖自己的婚姻。
    然而,若不答应,之前为复仇所做的努力不都前功尽弃了?
    从他决心靠近白若雪那一刻起,他的心早就已经上了锁,没有真情,一心一意只想报复白家,以慰家人在天之灵。
    他怎么能娶仇人的女儿为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