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节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作者:蓝朋友
    文案:
    为了复仇,霍思璇不惜将自己卖给龙门四爷白擎泽,她要那些背叛她、害死她孩子的人血债血偿。
    正文 第一章 苦果
    “离婚吧!”几页纸直接甩在了霍思璇的脸上,与霍思璇同床共枕四年的丈夫舒伟,冷着面孔又将一支签字笔扔给她。
    “为什么?”离婚协议书几个醒目大字刺得霍思璇的眼睛生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四年舒家“少奶奶”的生活,让她懂得了隐忍,学会了逆来顺受,可这难道就是她委屈自己的结果?!
    “我怀孕了,姐夫的!”说话的正是霍思璇的双胞胎妹妹霍思彤,她得意洋洋抚摸着肚子瞟了一眼霍思璇。
    “伯母要我生下这个孩子,可我是孩子的亲妈,这孩子要姓舒,我就必须得是舒太太,阿伟必须跟姐姐你离婚。”霍思彤嘴里叫着姐姐,却分明不念及半点姐妹情分。
    “你说什么?!”霍思璇瞬间气血上涌,伸手就甩了霍思彤一巴掌,“不要脸!你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啪!”又是一声,比刚才那一巴掌更响,而且是甩在霍思璇的脸上,打她的正是和她同床共枕四年的丈夫舒伟。
    “你还长脾气了,学会打人了?”舒伟恶狠狠地看着霍思璇。
    “阿伟,我们四年的婚姻,说结束就结束,你弃我如敝履,草草几页纸就要了结我整整四年的付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霍思璇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自己的丈夫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抛弃她。
    “敝履?在我眼里你连根草都不如,赶紧签吧!”舒伟丝毫不为所动,只催着赶紧签字。
    霍思璇颤抖着捡起笔,翻到签字的那一页,舒伟的签名还是那么潇洒漂亮,一如当初结婚登记时的一样,只是今天还是这样漂亮的签名,他却是要和她分道扬镳!
    那个曾和她海誓山盟、将她视作珍宝的男人,今天却说她连根草都不如,从此要路归路,桥归桥!而促使他们走到这一步的,竟然是她的亲妹妹!
    霍思璇咽不下这口气,她一把将协议书扔到地上,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是我的丈夫!你答应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你还说过,还说过……呜呜……”
    话没说完,却早已泣不成声。
    “我真是佩服你的厚脸皮,居然还能在这个家待下去,赶紧签字吧!现在签了,我们还会赏你一点甜头,晚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霍思彤此刻只觉得霍思璇是挡着自己富贵路的绊脚石,恨不得一脚踢开。
    “我是你姐姐,你的亲姐姐啊!”霍思璇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妹妹。
    “阿伟,赶紧让她签了走人!真丧气!”婆婆夏萍嫌恶地看着泣不成声的霍思璇,似乎认定了霍思璇就是他们舒家的扫把星。
    “我不签!我死都不签!”霍思璇觉得天旋地转,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今天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舒伟根本不理会霍思璇的伤心难过,把笔塞进霍思璇手里,抓着她的手使劲儿按到纸上签了字。
    “去死吧你!”舒伟将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攥在手里,一把推开了霍思璇。霍思璇一个大趔趄摔倒在沙发边上,肚子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了红木沙发的扶手上。
    “啊!”霍思璇一声哀嚎,倒在地上再没了声息。
    再次醒来的霍思璇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昨天送你来的人说你磕到红木沙发上晕倒了,你已经怀孕快两个月了,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医生微微皱眉,家属把病人送到医院就不见了踪影。
    霍思璇难以置信地看着医生,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一直都怀不上,怎么可能流产?
    她竟然怀孕,有孩子了,她心心念念了四年,可她却没能留住她的孩子。
    “你刚刚小产身体虚弱,伤心难过不利于身体恢复”医生也许见惯了生死,说得平静淡然。
    霍思璇却放声大哭起来!老天爷这是在捉弄她吗?好不容易怀孕了,却被逼离婚,被害流产。
    突然,她发疯似地冲出了病房,是舒伟害死了她的孩子!她一定要杀了那个负心人!
    “舒伟!出来!”披头散发的霍思璇使劲儿摇晃着舒宅的大铁门,歇斯底里地大吼!
    “出来!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近似疯狂的霍思璇,手里攥着一把手术刀,眼睛血红。
    “别喊了。”夏萍不慌不忙地踱步出来,她正在客厅品着咖啡,隔着偌大的花园就听见这个疯女人大喊大叫。
    “开门!”霍思璇看见夏萍出来,更加用力地摇着大铁门。
    “赶紧滚!你已经不是舒家的儿媳了。”夏萍极不耐烦地看着霍思璇。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好歹我也叫了你四年妈,你连门儿都不让我进?!”霍思璇看着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婆婆,对她却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你那声妈,我不稀罕!就你这中看不中用的样子,四年了也没生个一儿半女,你趁早死了算了,活着都是多余!”夏萍嘴角抽搐着,真是个丧门星。
    “医生说我已经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啊!可是你儿子杀死了他/她!你的孙子……!”霍思璇说道孩子又忍不住失声痛哭。
    “孙子?思彤怀的才是我的孙子!你赶紧有多远,滚多远!”
    “我们给你交了住院费,就仁至义尽了,你还想怎么样?自己不争气保不住孩子,还好意思在这里发疯!我警告你,再喊我就报警!”夏萍可是半分情面也不留,只想让这个女人尽快消失。
    “我在舒家当牛做马四年,就落得这样的下场?!”霍思璇气得浑身发抖,看着夏萍狰狞的面孔,恨不得生劈了这个恶毒妇人。
    “当牛做马?哼哼,你根本就连畜生都不如,思彤才是我认准的儿媳妇。她也没让我失望,我只安排她和阿伟同房那么几次,她就给我怀上了孙子,哪像你,四年了一点动静没有,好不容易有了还保不住,明明是你自己不争气,还在这发疯赖在阿伟身上。”夏萍为自己当时的明智之举得意,却丝毫不顾及此时已惨得不成人样的霍思璇。
    “你!竟然是你!撺掇自己的儿子和他的小姨子出轨!你这样做事会遭报应的!你……你不得好死!”霍思璇只觉得眼前一黑,手里的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人也直挺挺地栽倒在舒家大门外,再次不省人事。
    正文 第二章 走投无路
    “你小产还没恢复就跑出去!最怕遇到你这样的病人,自己不知道爱惜,医护人员跟着费心费神”医生见霍思璇终于醒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却忍不住责备起来。
    霍思璇没有吭声,眼睛睁了一下又无力地闭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滴在枕头上——此刻,她真的想一死了之,但舒家人可不想在自家门口闹出人命,她连死都不能如愿。
    医生看着霍思璇还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摇摇头走出了病房。
    医生刚刚离开,一位身材窈窕,眉眼精致的美女冲进了病房。她只是薄施粉黛就惊艳地让人挪不开眼,然而身上却没有半点柔媚之气,行走间倒是有一股女汉子的豪爽。
    “思璇,你怎么成这样了?我今天打你手机,怎么是你婆婆接的,只说你在医院就挂了电话,怎么你在医院都没个人陪你?”
    进来的人正是霍思璇从小一起长大的铁杆闺蜜,秦闵熙。霍思璇睁开眼睛看着她,更是放声大哭。
    “闵熙!我真不如死了算了,呜呜呜……”
    虽然她俩都是一等一的美女,秦闵熙却是那种典型的美而不自知的女孩子,从小到大把追求她的男孩全都当哥们处,还不时帮着霍思璇处理掉身边的烂桃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秦闵熙性取向有问题。
    看着霍思璇伤心欲绝的样子,秦闵熙心里更着急。一边帮霍思璇擦着眼泪,一边劝她:“别哭了,哭有什么用!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呀,我一定帮你出气!”
    霍思璇听秦闵熙这样说,更是情难自制,她扑到秦闵熙怀里,嚎得昏天暗地。
    秦闵熙从来没见过霍思璇这个样子,她这个闺蜜从小就坚强隐忍,二十多年了没见她哭过几次,就算哭也不过是允许自己掉上几滴泪,就倔强地擦掉,然后和她相视一笑就算过去了。
    这一次哭成这样,秦闵熙心疼得要命,也不再追问,只静静抱着思璇不再说话,想哭索性就哭个痛快吧,哭完了心里或许会舒服一点。
    “闵熙,我一无所有了,孩子没了、丈夫没了、家也没了。”霍思璇窝在闺蜜怀里哭了个痛快,心里也没那么憋闷了,只是空落落的。
    “怎么了?你怀孕了,孩子没保住,那个妖婆子就让舒伟跟你离婚?”秦闵熙一直都知道夏萍对霍思璇不好,来医院的路上,她就想着思璇住院一定和她那个婆婆有关。
    霍思璇苦笑一下,“舒家人哪有你说的那么善良,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夏萍一手安排舒伟和霍思彤乱伦,现在霍思彤怀了孩子,他们逼我离婚还不算,舒伟还打我,可怜我的孩子还没出世就被亲生父亲害死了。”
    秦闵熙听惊得下巴要掉了,这实在是太狗血了!阴损恶毒远胜电视剧里的桥段,她抓起包就冲了出去。
    霍思璇回过神来想喊住秦闵熙时,她早已不见了人影。
    秦闵熙素来是个急性子,更见不得霍思璇被欺负,她要去为她的闺蜜打抱不平!
    她风风火火赶到舒宅时,佣人正在打扫庭院,大门开着,秦闵熙径直就往里走。看门的下人认得秦闵熙,见她气势汹汹的,想必是为少奶奶的事来的,问都没敢问一声。
    客厅里夏萍和霍思彤聊得正欢,不时还哈哈大笑,秦闵熙听着真是刺耳异常,不由得怒从心起。“好一对狼狈为奸的好婆媳!做了亏心事,难道都不怕报应吗!”秦闵熙眼看着害得霍思璇生不如死的两个人此刻却如此开心,全不顾霍思璇还在医院,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说道。
    “原来是你,正好,这是她的东西,你带走吧,实在碍眼得很。”霍思彤站起来把一个手机丢给秦闵熙。
    “霍思彤!你还是人吗?跟姐夫乱伦这种丑事都做得出来,真是个厚颜无耻的人渣!”秦闵熙骂起人来自有一套,只觉得光骂还不解气,扬手就要打这个祸害。
    “呵!想打我啊?敢动我一下,今天就休想走出这个门!”霍思彤手一扬:“你俩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她赶出去!”霍思彤俨然已经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
    秦闵熙还没近得了霍思彤的身,就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架了出去。
    “对不起,闵熙,为了我害你也被他们欺负。”霍思璇看着一身狼狈的秦闵熙,知道她肯定也是受了一肚子气。
    “我就不相信这么没天理,整治不了那几个人渣。”秦闵熙揉着胳膊,看着霍思璇绝望的眼神,她自己受点气倒没什么,只是她最见不得霍思璇受丁点委屈,以前夏萍欺负思璇,好几次她要过去理论,都被思璇拦住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早早教训一下这个妖婆子,说不定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为今之计,只能找人帮忙了。
    可是秦闵熙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一听说是要和同城舒家做对,要么就直接表示没办法,要么就言语搪塞,总之没一个能派上用场的。秦闵熙忍不住骂了一句,平时口气冲天、吆三喝六的,真有事要替她出头时,全成缩头乌龟了。
    “闵熙,别打了,舒家在同城财大势大,有谁会为了我得罪他们啊。”霍思璇不想让闵熙因为自己的事徒增烦恼,搞不好再节外生枝闹出其他事来。
    “我就不相信,偌大的同城就没有一个真爷们儿!”秦闵熙说着又准备拨下一个电话,这时她的电话先响起来了。
    “喂,秦哥,你怎么知道我找人对付舒家?”秦闵熙看了霍思璇一眼,真爷们儿出现了!
    但接下来秦闵熙却只是默默听着,没吱一声,直到挂了电话。
    “思璇,要对付舒家也不是没办法。”秦闵熙思虑良久,还是犹豫着开了口。
    “有办法?!”霍思璇霍地坐了起来,她刚见秦闵熙接完电话面色沉重一直不说话,原以为是空欢喜一场,肯定没办法了。
    “秦哥说他可以介绍一个人帮忙,但是他说必须要你亲自去面谈。”秦闵熙心里没底,她和这个秦哥交情并不算深,不知道他提出这样的要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要能为我和孩子报仇!去就去!”霍思璇觉得死都不怕了,她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秦闵熙看着霍思璇绝决的表情,看来眼下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
    “秦哥说的那个人,舒家在他眼里,就是蝼蚁、臭虫!根本不值一提!”秦闵熙一点不怀疑那个人的能力。
    “是谁?”霍思璇眼睛亮了一亮。
    正文 第三章 白四爷
    “白擎泽,龙门白家的掌舵人,人称白四爷,璟世财团执行长!”赫赫有名的白四爷同城谁人不知。
    或许只有这个男人能帮到她!
    酒红灯绿的接头,形形色色。
    霍思璇独自站在“真爱夜吧”门口,心中忐忑不已,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听到这个夜吧是白四爷的经常出入的地方,只是眼前的地方却让她有些踌躇了,这种地方,她活了这般年纪,还从未来过,而且眼前的地方明显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因为她看见进去的人都拿着一张卡,不用想,那张卡就是如同身份证一般。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