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2节

    可是,她哪里来的什么卡啊?早知道就不这么冲动了,跟闵熙商量一下,说不定她有办法呢?只是现在难买早知道,如果让她现在打道回府的话,她肯定会呕死。
    眼看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还在墙角画圈圈,霍思璇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快急白了,该不会一晚上就在这里徒劳无功了吧?
    直到眼前出现的一张招聘广告,让霍思璇觉得其实上帝还是朝她伸了橄榄枝的,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这个词语的解释,她从未如此深刻理解过。
    “舞蹈演员?”霍思璇低声呢喃了几句,脸庞中犹豫一闪而过,紧接着嘴角扬起一丝苦笑,四年了,为了成为合格的舒太太,她放弃了自己最爱的舞蹈,可是到头来,还是成了下堂妇,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她的一种惩罚呢?
    四年未曾跳过舞蹈,还是不擅长的钢管舞,这一刻霍思璇的内心是挣扎的,但是一想到肚子里未成形的孩子,以为她所受到的屈辱,任何犹豫都在瞬间抛诸脑后,她一定要让那些凶手付出代价。
    接下来的几天,霍思璇废寝忘食的练着钢管舞,好在她基础扎实,只需要稍加练习,那种在舞蹈中徜徉的感觉会如约而至,所以到了面试的那天,她已经是信心满满。
    虽然守株待兔的方法很笨,可是却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白擎泽,她一定要争取到。
    夜吧里灯光昏暗,音乐震天,舞池里已经有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霍思璇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刚进城的刘姥姥,眼前的一切让她的全身肌肉紧绷着,她紧张的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霍思璇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她吃力的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长得一样,至于传说中的白四爷,就算此时站在她面前,她也认不出来。
    “喂,你在磨蹭什么呢?对,说的就是你呢?”夜吧经理吼着嗓门,看着如同二楞子的霍思璇,不满的叫道。
    霍思璇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的跟着其他人员进入后台准备着妆,面试要求很简单,待会儿每人有十五分钟上台的机会,决定权看于在场的观众,反应热烈的自然就留下了,毕竟像这种行业,观众才是上帝嘛。
    霍思璇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粉黛未施的面庞,轻叹一口气,她一直引人为傲的舞蹈,竟然在这里发挥用途?不过这般自怨自艾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深呼一口气后,她便开始往脸上涂抹,一刻钟后,与刚才完全不同的韵味的面庞便出现在镜子中。
    粉黛未施的霍思璇如同一朵等着让人保护的花骨朵,可是精心打扮后的霍思璇却如同一朵热情绽放的玫瑰,让人垂涎三尺。
    熟悉的音乐已经响起,霍思璇看了一眼台下的观众,只觉得黑压压一一片,她的双手早已攥紧,因为用力甚至还有些泛白。
    她忐忑不安的正式踏上舞台,这一刻,所有的聚光灯好像全都照射在她身上,她仿佛就成了一个superstar,所有的紧张与不安瞬间化为虚有。
    她就像是误入凡尘的精灵,动作优柔又不失性感,身体柔软却不影响她的热情奔放,明明是一根死物,可是在霍思璇的所有动作下,舞台中间的钢管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一管一人,就像是配合默契的舞伴,让全场沸腾。
    一曲结束,可是“安可”声却不绝于耳。
    霍思璇有些喘,刚才的十五分钟,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用生命在跳舞,四年了,从来没有像刚才这般尽兴,原来内心的最深处,舞蹈从未被她放弃过。
    刚一下台,夜吧经理便眉飞色舞朝霍思璇走了过来,同刚才的态度完全不同,他那张因为打了玻尿酸的脸僵硬的笑道,“思璇啊,刚才跳的不错,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录取了。”
    霍思璇轻轻抚去额头的汗,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思璇,既然你现在是我们夜吧的员工了,不如我先带你见一下老板吧。”夜吧经理笑的有些谄媚,直叫霍思璇心里有些发毛,老板?难不成新晋员工都得事先见下老板吗?
    虽然心中的疑团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但是霍思璇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跟着经理左拐右拐地终于到了包间,霍思璇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气,跟了进去。
    包厢里的氛围与外面的嘈杂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此刻包厢里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唯一相同的是昏暗的灯光,霍思璇只知道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从轮廓上看,这男人长得很高大,身高至少在180以上,手中应该还端着一酒杯。
    “四爷,人带来了。”夜吧经理无比恭敬的说道。
    霍思璇一惊,四爷?会是秦闵熙口中说的那个四爷吗?她很想上前确认眼前男子的身份,幸好理智及时回笼。
    男子挥了挥手,夜吧经理会意,转身即便离去。
    一时间,偌大的包厢就只剩下他们两人,霍思璇紧张的连头发丝都快竖起来。
    “过来。”男子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在霍思璇耳畔响起,她便如同着了魔一样,僵硬的往前走了两步。
    霍思璇这才看清楚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三十岁左右,五官如同从模子里镌刻出来一般,姿态随意,左手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贵族般的气质。
    “你叫什么名字?”他将酒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面带微笑却有些慵懒地看着霍思璇。
    “霍思璇。”霍思璇乖乖地自报家门。
    “你好,我是白擎泽!”男人声音充满磁性,看不出他是在假正经,还是真的那么有礼貌。
    正文 第四章 很顺利
    “白擎泽?!”霍思璇猛地抬起头,所以他真的是那个同城人听闻后便闻风丧胆的白四爷?尖尖的下巴,高挺的鼻梁,一双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嘴唇,额前垂下几缕碎发挡着眼睛,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睛但却能感受到如炬的目光,周身的气场足以让人为之倾倒。
    对的,只有白四爷才能有这种气质,霍思璇就差笑出声了,运气竟然好到爆表,才第一个晚上,竟然就让她给碰见了。
    “认识我?”白擎泽见霍思璇愣愣地看着他,挑了挑眉问道。
    “知~知道!”回过神来的霍思璇倒有些局促不安了,白擎泽就在她眼前,可是她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突兀的请他帮忙,他会不会帮自己呢?
    “很好,过来!”白擎泽闻言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地看着霍思璇。
    霍思璇尴尬地笑着,过去,过哪里去?该不会是要自己坐在他身旁吧?
    只见霍思璇惴惴不安地一点一点移过去,最后在男人的注视下,手脚僵硬的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更不敢抬头看他。
    白擎泽看着身旁只看得见的头顶的小女人,打趣的说道,“思璇,我应该没这么吓人吧?”
    啊?霍思璇蓦然抬头,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顿时小脸通红,一时间尴尬的不行,眼睛匆匆往嘴上一瞥,急忙拿起桌上的酒杯,不自在的说道,
    “四爷,我敬你!”
    说完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可能喝得有些猛了,霍思璇有些站立不稳,晕得跌坐在沙发上。
    也亏得有酒精这个催化剂,霍思璇的神经可比刚才放松多了,大脑也总算恢复正常,她来这里的目的变得无比清晰,可不就是找白擎泽帮忙的吗?如今正主就在眼前,这等大好机会,她要是放弃了,那么她的苦不就白受了?她未出世的孩子……
    想到这里,霍思璇不再像刚才这般诺诺唯唯,她起身再次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深呼一口气,在白擎泽身边坐了下来,陌生男人的气息混合着让人迷醉的酒香扑鼻而来,她强忍住道德对自己的束缚,嗲地嗲气的说道,“四爷,思璇再敬你一杯。”
    白擎泽别有深意的看着一旁的女人,眸底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微扬,对霍思璇的好奇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这个叫做霍思璇的女人转变态度呢?他可是记得这小女人刚才还是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怎么才片刻的时间,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呢?
    就在白擎泽打量霍思璇的同时,她正在给自己深度催眠,无论如何,她都要替未出世的孩子跟自己报仇。
    “四爷,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霍思璇见白擎泽只是看着自己也不曾说话,白皙的手下意识的抹了抹面庞,以为脸上什么时候沾染了些什么,如此豪放的动作竟也入得了白擎泽的法眼。
    只见白擎泽的双眸更加深邃了。
    霍思璇见白擎泽仍旧不说话,狠了狠心,直接端着酒杯抿了一口,对准男人的薄唇,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
    略微冰冷的红唇对上微热的薄唇,这是一场力与美的较量,这也是一场男人与女人较量,霍思璇原本打算灌醉白擎泽的,却不曾想到,她手中的这杯红酒,不知不觉间都被某人用以口渡口的方法尽数进了她的肚子。
    本就没什么酒量的她,连喝了两杯红酒,顿时感觉天花板都在摇晃了。
    “好热!头好晕!”霍思璇从男人怀中退了出来,双颊微红,身体燥热异常,双手不断扇着面庞,可是依旧不能缓解燥热,她想走出包间透口气,刚站起来腿却酸软无力,直接倒在了白擎泽怀里,霍思璇觉得更加口干舌燥,身上更是燥热难耐。
    白擎泽看着怀里神思迷乱的小女人,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有意思,他还以为这小女人的酒量有多好呢?才两杯红酒?就这般模样了,怎么出来混?
    他轻轻推开霍思璇,男女欢爱,讲究个你情我愿,他虽不是什么柳下惠,倒也不喜欢这般趁人之危。
    霍思璇见被推开,竟然放声大哭起来,嘴里喃喃自语:“你就这么狠心,四年感情说断就断,你就这么狠心!”
    显然她把白擎泽当成了舒伟,白擎泽皱了皱眉,他从来见不得女人哭,无奈地拿出手帕给霍思璇擦眼泪。
    霍思璇哭得梨花带雨,真是我见尤怜。白擎泽一时竟看得有些呆了,他见惯了风月场上的卖笑女人,也见惯了商场上的女强人,职场上的白骨精,却罕见霍思璇这样哭起来也这么美的柔弱小可怜。
    霍思璇顺势躺在白擎泽怀里,还可怜兮兮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两只小手不安分地摸来摸去,左手竟然无意地扫过白擎泽的胯下。
    白擎泽本就被霍思璇抱得周身燥热,被她不安分的小动作燎得更是欲火熊熊。霍思璇却浑然不觉,还不停地在白擎泽胸前蹭来蹭去,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着什么。
    白擎泽看着一张一合的两片红唇,再也忍耐不住,一低头炙热的唇就包住了霍思璇的小嘴。
    猝不及防的吻霍思璇无法顺畅呼吸,她不由张开嘴巴娇喘连连,白擎泽更加肆虐、贪婪地掠取着霍思璇特有的清甜,这个女人的味道让他着迷。
    他不满足于霍思璇嘴里的清甜,顺着耳朵、脖颈一路深吻下去,手也随着热吻探入霍思璇的敏感领地,当看到小女人左肩上红色蝴蝶的纹身时,白擎泽的所有动作戛然而止。
    这个纹身?白擎泽瞳孔猛然放大,只是思绪还来不及回忆,便被小女人弄得无法继续思考。
    “不要停!”霍思璇声音软软糯糯,全身无力的她软绵绵地拉着白擎泽的手,左右摇晃。
    霍思璇此时的软言糯语,让白擎泽更加疯狂,吻更如狂风暴雨般落在霍思璇的身上,他猛地反身将霍思璇整个裹在身下,低吼一声长驱直入,药物的作用让霍思璇彻底放弃了抵抗,而且更加热烈地回应着白擎泽的疯狂。
    一夜辗转承欢,直到两人都筋疲力竭昏昏睡去。
    正文 第五章 赶尽杀绝
    悬崖边上,霍思璇苦苦求饶,舒伟却面目狰狞步步紧逼,她不停地后退,猛地一脚踩空!
    “啊!”霍思璇惊恐大叫。
    原来是梦,霍思璇手捂着胸口,过去的一个礼拜,她每天都被噩梦缠身,每天都是这样在惊悸中醒来。
    “这是一百万!我白擎泽从不亏待女人!”白擎泽看着霍思璇的眸子深不见底,伸手甩过来一张支票,支票在空中打了一个璇,才缓缓落在霍思璇手边。
    霍思璇看着支票,再看看高高在上的白擎泽,她头痛欲裂,昨晚的事情从她端起酒杯开始,就断片了。
    霍思璇慌了,她掀开被子,一丝不挂。她被人给睡了?!她被白擎泽给睡了!
    失婚、失子、如今还失了身,老天给她安排的戏码会不会太残忍了些,霍思璇跟石像一样呆坐着一动不动。
    “嫌少?我可以再加一张!”白擎泽看着霍思璇面无表情的样子,这女人不会想不开寻短见吧。
    他想不通昨晚怎么定力不足就被这个女人撩得失去理智。索性花钱消灾,白擎泽拿出支票本,掏出签字笔潇洒滴签上名字。
    “数字你可以自己填。”这次他给的是一张空白支票。
    霍思璇半响才缓过神来,既然已经无可挽回,不如愿赌服输,孤注一掷,她拿着两张支票,轻轻放回白擎泽手里,语气坚决地说:“谢谢四爷,钱,我不要!但能不能求四爷帮我一个忙?”
    “哦?”白擎泽把玩着手里的支票,第一次有面对巨款而不心动的女人。
    “希望四爷能帮我报仇,我的仇人就是同城舒家!”霍思璇说起舒家仍旧是咬牙切齿。
    “报仇?”白擎泽见霍思璇说话的口气,就知道这仇恨有多深。他带有一丝玩味看着眼前这个柔媚却透着一股倔强的女人,转身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霍思璇一杯,若有所思地说:“我考虑考虑。”
    霍思璇还想再说什么,终还是没有开口,一口气喝干了杯里的酒。
    “思璇!昨晚你做贼去了吗?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刚走到夜吧门口,霍思璇就接到了秦闵熙的电话。
    “闵熙,昨晚我见到白擎泽了。”霍思璇不想再让闵熙担心,装作高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至于过程?这不重要。
    “你见到白四爷了?”秦闵熙激动的叫起来,声音之大让霍思璇不得不把手机远离耳朵,免得耳朵遭殃了。
    “怎么样?思璇,四爷有答应帮忙吗?”
    还好秦闵熙没有忘记正题。
    “他说考虑考虑。”霍思璇也拿不准白擎泽会不会帮她,但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
    “没事,你先别急,毕竟我们跟白四爷非亲非故的,人家说考虑考虑也正常的。”秦闵熙听霍思璇说还不确定帮忙,心里虽然有些着急,但还是开口安慰着,毕竟这种事情真的急不来。
    “恩,我不急。”霍思璇说假话哄着闺蜜,她不想让闵熙担心,如果白擎泽真的不答应,昨晚就当做onenight吧。
    好不容易安抚好秦闵熙,刚挂电话,一抬头,霍思璇便看见此生她最不想见到的两人,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怕什么来什么。
    “没男人就活不下去吗?刚离婚就来这种地方,看来我妈说的没错,你还真是下贱胚子!”舒伟看到霍思璇从夜吧里出来,满嘴酸气的说道。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