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5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5节

    霍霆深依旧是满脸狐疑,妈妈也是那样说的,不过妈妈说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地暗示那人是冲着大姐来的。
    “嗯,大姐猜测可能是爸爸生前的哪位故人,知道咱们家里出了变故,就雪中送炭、慷慨解囊了。”霍思璇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搪塞过去的借口,毕竟和舒家公子离婚,在同城也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
    “那会是谁呢?”霍霆深又有了新的问题。
    “这个大姐暂时也不知道,不过爸爸生前交友广阔,为人仗义,也许他当年帮了别人,我们不知道呢?”霍思璇实在头疼,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编。
    霍霆深终于没有新的问题再蹦出来了。
    “小深,最近功课怎么样?快考试了,你可别放松。”霍思璇赶紧转移话题,如果弟弟再有问题,她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新的慌话去圆了。
    “我知道,我这不是担心你以才回来的嘛,早上我还在自习室画图呢。”霍霆深当初听了大姐的建议,学得是建筑设计,霍思璇认为男孩子掌握一门技术,什么时候都不至于没饭吃。
    “学习这么紧张,那你还不赶紧回学校复习功课!”霍思璇要赶回白宅,想让弟弟尽快回学校去。
    “姐,快四点了,我明天早上再走吧!”霍霆深赖着不想走,他的期末设计确实让他头疼,但已经回来了,他就想好好陪陪大姐。
    “小深,你现在是咱们全家的指望,大姐不在乎你陪我一天半天的,只要你有出息,才是大姐最高兴的事情!”霍思璇说的一本正经,脸上也挂着些不高兴,心里却虚得要命,不知道能瞒弟弟多久,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大姐你别生气呀,我这就回学校画图还不行!”霍霆深跨上背包,做了个奋发向上的姿势“期末保证拿个一等奖学金回来!”
    霍思璇被弟弟调皮的样子逗笑了。
    “大姐,妈妈!我走啦!”霍霆深见大姐笑了,这才冲大姐和妈妈摆摆手,出了门。
    弟弟刚出门,霍思璇的脸就沉了下来,她看着白薇说道:“妈妈!不是跟你说了这些事一定不要告诉小深吗?”
    白薇虽然做贼心虚,但她从来不觉自己有错:“他一直问我,我也是不想说啊,可是那么多钱让我怎么瞒得了。”
    “以后我的事你都别管了,也不许再跟小深说一句,如果他问你,你就说不清楚,让他来问我!”霍思璇说完抓起包就要走人。
    白薇看着霍思璇的意思今天晚上也不会在家住,本想问问要去哪儿,但张了张嘴还是知趣地打住了,现在的大女儿她还是少招惹为妙。
    “妈!”霍思璇刚站起身,就看见霍思彤满面春风地回来了,她后面还跟着霍思璇最不想看见的男人……舒伟。
    “你也在啊?”霍思彤一直住在舒家,昨天跟妈妈打电话知道霍思璇彻夜未归,所以看见霍思璇有些意外。
    “这是我家,我不能在?”霍思璇看见霍思彤实在没什么好心情。
    “正好!那省得我专门给你送去了。”霍思彤脸上似笑非笑看着霍思璇,今天反常地没有跟霍思璇针尖对麦芒地吵,可见心情着实不错。
    “你觉得你给我的,我还会要吗?”霍思璇根本不相信她这个妹妹能给她什么好东西。
    果然她从包里掏出一本精致的请柬递向霍思璇。
    想都不用想,霍思璇就知道肯定是眼前这对狗男女的结婚请柬,难怪霍思彤满面春风的,真是迫不及待,离婚才不到一个月就再婚了。
    霍思璇一挥手打掉了那本请柬,手又不住地抖:“霍思彤,你怎么能装得这么若无其事,还来给我发请柬?你的心是石头?还是你脑子里装得是草!”
    她这个妹妹是她前世的仇人,现世来寻仇的吗?伙着外人让她一次又一次难堪。
    “霍思璇,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是冰释前嫌,我们礼数周全,去不去在你,至于这么大气性吗?”舒伟从来看不见别人的痛苦、难过,紧紧盯着霍思璇阴阳怪气地说。
    霍思璇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再待下去她可能会控制不住想拿刀砍了那对狗男女,她推开霍思彤,看都没看舒伟一眼摔门走了。
    “找到金主了,如今倒是脾气见长!”舒伟看着霍思璇的背影,酸不唧唧来了一句,不知怎么看着霍思璇去找别的男人,他心里还是不舒服。
    “妈!你看我姐!”霍思彤扭得跟麻花一样,蹭到白薇跟前撒娇。
    白薇只是不停地说:“好了好了,她心情不好,你也别跟她一般见识。”
    “伯母,按照礼数我们应该给霍家彩礼,这个是彩礼一百万,但是霍家是不是也应该回给我们相应的陪嫁,如果伯母实在困难,可以结婚当天走个过场,婚礼后我就送还过来!”舒伟说的合情合理,让人无法反驳。
    白薇哪里还有那么多现钱,在这种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大女儿霍思璇。
    刚刚从家里出来的霍思璇早已是泪流满面,老天什么时候才能放过她啊,身不由己给人做情妇,妹妹抢了自己的老公,还炫耀似的给她发结婚请柬。
    “霍思璇!”一声熟悉的男中音,让霍思璇不由自主后背猛地一直,胡乱擦了擦眼泪,她没想到白四爷竟然到她家来找她。
    “四爷!”霍思璇掩住哭声,恭顺地叫了一声,声音怯怯的,白四爷是不是因为她不打招呼就擅自离开白宅生气了。
    “上车!”白擎泽声音比刚才更冷了几分,他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这个女人,可他偏偏是见了三次,两次这女人都在哭!到底是哪个混蛋,他一定饶不了他/她!
    正文 第十一章 婚礼
    “擦擦吧!”白擎泽递给霍思璇一方手帕,脸却朝向车窗外,她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他心疼又有些燥热,恨不得狠狠压在身下,所以他选择不看那个女人,免得做出不雅的事情。
    霍思璇接过手帕,惶恐地擦干净脸,看着白四爷似乎很不高兴,她忍着没敢再哭。
    白擎泽一直冷着脸不说话,司机和霍思璇更不敢说话,车里的气压越来越低。
    偏在这时候霍思璇的电话响了,她一看是妈妈,慌乱地挂掉,调成震动攥在手里,可是白薇百折不挠一直不停地打,“嗡!嗡!嗡!”的震动声并不比刚才的铃声动静小。
    “接电话!”白擎泽终于不再看车窗外,转头盯着霍思璇。
    霍思璇万般不情愿,她都能猜到妈妈找她是说什么,但看着白擎泽锐利的眼神,还是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思璇!思彤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她不计前嫌给了你请柬,结婚的时候你陪妈妈一起去吧,要不人家说我们娘家没人!而且要结婚了,舒家虽然给了彩礼,但是却还要同等的陪嫁要结婚当天一起带回舒家,说面子上好看!所以……不过你放心,婚礼之后思彤答应就还回来了,到时妈妈就还给你,思璇!”白薇的脸皮果然是厚得令人发指,为了自己的面子全然不管女儿的死活,她明知道霍思璇根本没有半毛钱。
    “妈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婚礼我是不会去参加的!钱我也没有!……”
    “我有!”霍思璇还没说完,白擎泽就抢白地对霍思璇说道。
    霍思璇看着白擎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一时忘了电话还拿在手里没挂。
    “思璇!思璇!”白薇听见霍思璇半响没声音,一个劲儿地喊霍思璇,电话的漏音很严重,就跟外音差不多,所有刚才白薇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白擎泽的耳朵。
    白擎泽看了一眼发愣的霍思璇,一言不发从她手里拿过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白薇说:“你好!关于钱的事,我的助手程翊会联系你,再见!”
    “四爷,我就算有钱也不能给,她要钱是给我的前夫和亲妹妹结婚用!”霍思璇的眼泪不争气地又要夺眶而出!
    “给!并且去参加婚礼!”白擎泽说的不容置疑,脸色比刚才更加阴沉。
    霍思璇看着白擎泽,半句都不敢反驳,但让她去参加那对狗男女的婚礼,除非她是疯了。
    “我陪你!”白擎泽看着霍思璇快要发疯的表情,又冷冷地补了三个字。
    白四爷什么意思,硬要押着她去参加让她羞辱万分的婚礼,他们这些人都把她当什么?前夫当他是敝履,亲妹妹当她是仇人,妈妈当她是摇钱树,眼前的白四爷当她是个玩物,花钱看人发疯他会很快乐吗?
    霍思璇很想打开车门立马走掉,但她没有,她没有资格,就算白四爷当她是个玩物,她也得心甘情愿被耍着玩儿,他可是为了她这个宠物花了大价钱的。
    回到白宅,白擎泽径直去了书房,霍思璇生无可恋倒头就睡,这一夜,白擎泽并没有来折腾她,妈妈也没再打来电话骚扰她,应该是程翊已经给了钱吧。
    霍思璇想到白擎泽让她参加那个噩梦般的婚礼时冷冷的表情,昨晚还在床上温情缠绵,转眼间就被甩进万丈冰窟,她心如死灰,告诫自己,不要奢望任何温暖,霍思璇!做好你宠物的本份!
    接下来的一周她都没再见过白擎泽,每天只有封管家按时叫她吃饭,陪她在花园遛弯,到时间提醒她休息,却再没说过白四爷什么时间会来。
    没人说,霍思璇也从来不问,安静地就如同养在白宅的一只小宠物。
    “起床!”又是不知道第几个百无聊赖的早晨,昏昏沉沉地,霍思璇听见有人说话,但眼皮沉得实在是睁不开眼。
    白擎泽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霍思璇,真是个蠢女人!为了那么一个渣男竟然颓废成这副鬼样子,值得吗?
    “赶快起床,去参加婚礼!”白擎泽见霍思璇半天不动,带着一丝怒气,直接掀开了她的被子。
    霍思璇觉得身上一凉,睁眼看见白擎泽横眉怒目地盯着她,赶紧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从浴室出来时,白擎泽已经替她选好了礼服,是一件斜肩拽地的粉色蕾丝长裙,做工精致,裙摆上错落镶嵌的竟然是闪闪发亮的钻石,这样夺目的礼服,不知今天的新娘是否还能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
    “去化妆!精神点,别跟个鬼似的!”白擎泽把衣服塞给她,再连同她整个人都推到化妆镜前,语气虽然恶狠狠的,但眉眼之间仿佛更多的是怜爱,霍思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
    舒家公子虽然是二婚,但是各界名流依然给足了面子,场面盛大奢华,霍思彤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红毯上,耀眼夺目,宾客们纷纷议论这舒伟虽然渣了点,但还真是艳福不浅!
    舒伟和霍思彤站在一起也是俊男美女的一副养眼画面,不管背后如何狗血,那都是人家的家事,前来祝贺的宾客也都纷纷送上祝福,也算是一场宾主尽欢的和谐场面。
    突然人群骚动起来,八卦的宾客又纷纷交头接耳。
    “快看!快看!那不是舒伟的前妻吗?
    “是啊,真漂亮啊!尤其是那条裙子,穿在她身上太美了!简直比今天穿婚纱的新娘子还漂亮!”
    “她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天哪!她旁边是白擎泽耶!”
    “好帅啊!这一对才是真的养眼,比今天的新人看着还要美上十分!”
    挽着白擎泽出现在婚礼上的霍思璇,听着周围飘来的溢美之词,感激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白擎泽。
    “舒先生!祝你新婚幸福,与这位霍小姐白头到老!”白擎泽对周遭的赞美显然已经见惯不怪了,比霍思璇要坦然得多。
    “谢谢!”舒伟看着分外美丽的霍思璇,不由有些呆愣。
    “老公!”霍思彤有些埋怨地拉了一下舒伟,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在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霍思璇却抢走了她的风头,真是个不折不扣贱人!
    “来者都是客!请落座。”舒伟瞪了霍思彤一眼,此时的霍思彤跟霍思璇站在一起,简直黯淡无光,让他颜面扫地。
    “慢着!今天我们来是要专程送给舒先生一份贺礼!”白擎泽没有半点要入席的意思,向跟来的随从使了使眼色。
    正文 第十二章 羞辱
    瞬时全场灯光暗了下来,现场缓缓响起了李慧敏悲伤的声音,是那首《你没有好结果》,霍思璇看了一眼白擎泽,这首歌选得真好。
    就在宾客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唱得是哪出的时候,原本播放婚纱照的巨幅背景屏幕铺满了霍思彤的艳照!随着音乐进入高潮,竟开始播放霍思彤和不同的富家公子在宾馆、夜店纵欲的视频,夹杂在其中的情话更是不堪入耳。
    霍思彤疯了一样拉住舒伟,大声地想要跟他解释,却被舒伟狠狠地甩开,无力地跪坐在地上,音乐与视频戛然而止,现场宾客人人噤声,只有霍思彤的嚎啕大哭回荡在上空,还有背后定格着的最大尺度羞耻照。
    舒伟真的没有好结果,他觉得老天是在跟他开玩笑吧,抬头看到端庄、高贵、娴雅的霍思璇,他突然单膝跪地:“思璇,你还能原谅我吗?我是被这个女人骗了,都是我的错,我知错了,思璇!我们复婚吧!”
    霍思璇笑了,他笑舒伟的可笑,“舒先生,你真会讲笑话!你跟白四爷,一个地下一个天上,我是眼瞎还是心盲?选择你?!”
    白擎泽微微弯起嘴角,这几句话甚得他心,他却不动声色,仍是不高不低的男中音对着舒伟说道:“舒先生,贺礼已经送到!告辞!。”
    说完拥着霍思璇扬长而去,留下唏嘘不已的宾客,以及狼狈不堪的那对新人。
    “解气吗?”回到白宅,白擎泽看着眉眼皆是笑意的霍思璇,心情也跟着明朗了几分。
    “谢谢,四爷!”霍思璇有感激,更有之前对白擎泽的误解感到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
    “我的女人,决不会任由别人欺负,更不许为别的男人伤神,懂吗?”白擎泽忍不住食指勾起霍思璇绯红的脸庞:流盼的眼眸,秀气的鼻子,殷红的小嘴,这个女人竟然让他欲罢不能,情难自已。
    霍思璇看着白擎泽眼里升腾的欲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眼神跟像小鹿乱撞似地惹人怜爱。
    白擎泽一把横抱起霍思璇,把她整个扔到床上,整个人就压了下来,
    “四爷,我先去换衣服!”霍思璇挣扎着想要换下这件价值连城的礼服,弄坏了岂不可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