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8节

    眸中的惊慌迅速褪去,原本僵硬的身躯变得柔软极了。
    一双柔弱无骨的双手环上精壮的腰身,整个身体都紧贴着男人的胸膛,恨不得能嵌进男人的身体里去,声音更是酥到让人的骨头都要四分五裂了,
    “四爷,我没事。”
    白擎泽诧异女人的主动,认识她这么久,像今天这般主动,霍思璇还是头一次,以致于他忽略了本该注意到的细节。
    “封野说你晚饭都没下楼,是不是家里的厨师不合你口味,明天我就换了他们。”
    霍思彤身体微微一怔,哪是她嫌厨师厨艺不行,而是她发现进入卧室竟然要指纹,如果她下楼吃饭了,等会进不来怎么办?
    “四爷,不关厨师的事情,是我、是我下午在外面吃了太多,晚上就没什么胃口。”
    白擎泽一听不是因为身体原因,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不过他总算是听出了异常,纠正道,“不是不让你叫四爷的吗?怎么又叫四爷了?还有我叫厨房替我们煮了面,呆会儿陪我吃点。”
    不叫四爷,那叫什么?
    霍思彤后悔没有问清楚霍思璇她与白擎泽两人相处的细节,现在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不过一想到她的目的,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原本环在腰上的手便开始不规矩起来。
    沐浴后的霍思彤身上本就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这是白擎泽平常闻惯了的,再加上怀中女人的主动挑逗,他的理智顿时分崩离析。
    “女人,你知道这是玩火吗?”
    声音已经带着浓浓的情欲,原本漆黑如墨的眸子已经被两团火苗包围着,一点就着。
    霍思彤嘴角扬起得逞的微笑,久经风月的她自然知道哪些地方是男人的敏感地带,她的双手麻利的开始解开男人的腰带。
    如果白擎泽还能再一副君子的模样,恐怕连他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他一把压倒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女人,扯掉本就没什么布料的睡衣,如果不是卧室里打着暖气,霍思彤应该会被冻得瑟瑟发抖才是。
    霍思彤从开始的惴惴不安,到现在的沉迷其中,不比不知道,一比才知道,舒伟跟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白擎泽看着身下的女人,心中闪过一丝惊样,不过驾不住女人的热情,俯身而上,直到……
    “你不是霍思璇。”
    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盘冷水从头浇了下来,让热情如火的霍思彤瞬间歇菜。
    她的一双美眸瞪得如同铜龄大小,嘴角有些僵硬,不过她还是努力扯出笑容,掩饰道,“四爷,你怎么了,我是思璇啊。”
    白擎泽眸底满是嫌弃,他竟然差点就跟这个女人搞上了,幸好他发现的及时。
    他不再像刚才这般柔情似水,一脸嫌弃的从霍思彤身上爬了起来,面色深沉的问道,
    “霍思彤,你把霍思璇怎么样了?”
    霍思彤一惊,她没想到白擎宇竟然真的能够分辨她们姐妹俩?要知道连她们亲妈也会时常分不清。
    可是她怎么甘心,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成为白擎宇的女人了。
    她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恐慌,勉强撑起已经打颤的腿,走到白擎泽身边,靠了过去,假笑道,“四爷,你怎么了?我就是思璇啊。”
    白擎泽一闪,差点让霍思彤摔了个狗吃屎。
    还没等霍思彤起身,白擎泽就已经气势汹汹的捏住她的下巴,这力道差点没把下巴给捏碎了。
    霍思彤想要挣扎,奈何她在白擎泽面前,就是蚂蚁在大象面前一边,丝毫没有任何抵御能力。
    “霍思彤,我没什么耐心再说一遍,霍思璇在哪里?”
    霍思彤从他的眼里看到阴狠的戾气,如果不是白擎泽让她无法动弹,此时她应该吓得屁滚尿流了,没想到,白擎泽竟然这般恐怖,只是这眼神,就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一样。
    “四爷,我、我……”
    支支吾吾了半天,恁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白擎泽把霍思彤狠狠的往地上一丢,便大步朝门外走去。
    房间里铺着厚厚一层地毯,霍思彤倒也没有被摔痛,可是心里对白擎泽的阴影却无法抹去,刚才,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陷入无底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四爷,出什么事了吗?”
    刚端着两碗面的封野见白擎泽面色阴沉的下楼,忐忑不安的问道。
    白擎泽狠狠的扫了一眼封野,心底对他有些恼怒。
    被殃及池鱼的封野咽了咽口水,心里嘀咕着,他好像也没干啥坏事啊?
    “罢了,看好楼上的女人,我有事出去一趟。”
    白擎泽也不管封野是否听明白自己的意思,神色匆忙的离去。
    楼上的女人?封野百思不解的看了看手中的面条,再朝楼上瞥了瞥,四爷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再者,看好是什么意思?四爷不是一直都当霍小姐是如珠如宝的吗?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这就变天了?
    任凭他在白家干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直到真正的霍思璇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明白这个乌龙事件,不过这都是后话。
    正文 第十七章 不值这个钱
    白擎泽一出白宅,便掏出手机,熟悉的按了组号码后,大步朝车库走去。
    “白总,什么事?”程翊淡漠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
    “出事了。”
    白擎泽刚交待一声,车子便向离开弦了的箭,冲了出去。
    程翊顿了顿,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面无表情的问道,“什么事?”
    “霍思璇有可能被人绑架了,我要立马知道她的下落。”
    程翊眉头一紧,霍思璇被绑架了?在一心几用的情况下,他很快得出结论,这大概跟某人脱不了关系,因为他实在想不出霍思璇有被人绑架的必要。
    他立马在马路上来个漂亮的飘移,调头往公司开去。
    霍思璇被关在一个杂物房里,四周一片阴暗,从光线上来看,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不过就时间的推算来看,现在应该已是傍晚,只是不知道霍思彤是不是真的代替自己回白家了呢?
    还有白擎泽会不会发现其实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还是说,其实白擎泽不管那人是不是自己,只要长得相同一张脸,无论是谁都无所谓?
    她苦笑一声,也许她的失踪到现在都没人发现吧?
    “吃饭了。”
    一男子有黑布蒙着他的脑袋,端来一碗方便面进来,语气不善的说道。
    霍思璇的手被反绑着,想要吃饭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刚才独处那会,她算是想开了,蝼蚁尚且还偷活着,无论能否平安出去,她都不能亏待了自己,吃饱了,有机会逃跑的时候还能跑得快点呢?
    “大哥,你看我的手被你们这么绑着,我就算想要吃饭也没法子啊?”
    她假意示弱道,一双眼睛眨巴着,完全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男子朝霍思璇看了看,许是觉得有道理,虽然没有开口回答什么,但还是上前粗鲁的替霍思璇解开绳子。
    临走前,到底还是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话,“你给我老实呆着,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小心思,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霍思璇赶紧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绝对听话。
    直到房门被重新合上,霍思璇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她揉了揉已经红肿的手,看着地上已经没在冒气胀成一团的泡面,唏嘘不已。
    不过转眼一想,这些绑匪倒还算人性,起码没有让她干吃泡面,换个角度,顿时觉得这泡面倒也成了美味。
    最后,她连一口汤都没有放过。
    接下来的一夜她便是在忐忑中渡过。
    隔天一大清早,趴在桌子上的白擎泽被桌上的铃声所吵醒。
    虽然是被吵醒的,但是一睁开眼,他眸中已是一片清明,拿起手机,发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电话,他眉头微蹙,熟练的划开屏幕,低沉的开口,
    “哪位?”
    只是当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的眉头逐渐紧蹙,眉心紧的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程翊一推开门就见白擎宇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凡靠近一步,绝对是被电得连渣都不剩。
    不过现在重点不是关注白擎宇的情绪,他立马快步走到仪器面前坐下,开始对对方手机的追踪。
    “一个亿?”白擎宇冷笑一声,起身朝落地窗走去,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可是脸上满是阴戾之色。
    停顿一下,继续说道,
    “我怎么确定霍思璇就在你们手中?”
    对方的手机明显被人移动了,因为不一会儿,白擎宇便听到了霍思璇的声音。
    “喂。”
    霍思璇声音里带了些复杂的情绪,刚才绑匪的话她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包括一个亿的赎金。
    白擎宇狠戾的神色已被担心席卷了一半,他握着手机的手明显青筋突起,看向窗外的目光也变得深沉了些。
    “你没事吧?”
    声音变得有些苦涩,只是在霍思璇听来,这声音未免有些冷漠。
    霍思璇不知道该如何跟白擎宇开口,绑匪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注视之下。
    “我被绑架了。”
    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可是一开口她便懊恼不已,霍思璇就差骂自己是猪头了,白擎泽难道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吗?所以她这是什么回答?
    白擎宇倒是没往深处想,现在他要做的是尽量延长时间,好让程翊找到对方的位置。
    “所以你觉得自己值一个亿?”
    霍思璇心里咯噔一声,白擎泽话中的意思是他不打算管自己了?
    不过她心里的话还没有问出口,绑匪就已经气急败坏的把手机拿回去,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
    白擎宇嗤笑一声,长腿朝程翊走了过去,当视线接触到仪器上已经显示成功两个词时,他便不再耽搁,朝程翊做了个手势,快步向外面走去。
    程翊自然看懂了他的手势,阻止的话还未曾说出口,就见白擎宇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只好无奈的起身,一边还通知手下,尽快朝目的地赶去。
    “如果我是你,不属于你的钱就不要肖想。”
    白擎宇已经没什么耐心跟绑匪周旋,说完这句话便提前挂断了电话。
    绑匪头目气得差点没把手机扔掉,他干这一行这么久,还没见过哪个家属态度这么狂傲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