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9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9节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刚才通电话的是白家掌舵人白擎泽的话,他会后悔他妈把他生出来。
    “老大,怎么办?”
    绑匪甲上前担忧的说道,该不会这次他们真的血本无归吧?
    “怎么办?我tmd的哪里知道怎么办啊?”
    绑匪头目烦燥的踢了一脚旁边的矮凳,顿时凳子四分五裂,可见这力道有多足。
    霍思璇下意识的哆嗦一下,她想着如果刚才这一脚踢到自己身上的场景,肋骨应该会断上几根吧?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你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霍思璇虽然努力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人家偏偏就注意上她了。
    霍思璇努力的压制内心的恐惧,强迫自己与绑匪头目对视。
    绑匪头目走到霍思璇身边,用脚踢了踢霍思璇的腿,不屑的说道,“真是晦气,原本还想指着你大发一笔横财,谁想到竟然是个累赘。”
    霍思璇眸中闪过一丝受伤,白擎泽的态度让她的心如同置放在冰天雪地一般,冰凉冰凉的。
    是啊,她只是他的情妇,怎么可能值一个亿?
    “大哥,我不值钱,不如你们放了我吧,我就当没发生过这事情,好吗?”
    既然白擎泽不能来救她,她只能自救了。
    “放了你?哈哈……”绑匪头目就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到嘴的肉竟然还枉想让他吐出来?这要是传出去,估计里子面子都得吧?
    众人的笑声直让霍思璇心里发毛,该不会他们这是要杀人灭口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霍思璇放在胸前的手不安的绞着,一双美眸警惕的看着四周,犹如一只困兽犹斗。
    “老大,既然这女人不值钱,但好在有几分资色,不如赏给我们,让我们痛快一番?”
    绑匪乙开始出谋划策,没道理辛苦了一番,弄得个人财两空啊?
    霍思璇虽然看不清几人的面容,但是她会脑补啊,一想到等一下会发生的事情,她的骨肉僵硬的发疼,如果被人轮奸,她宁愿死。
    绑匪头目显然是把手下的话给听了进去,因为他看向霍思璇的眼神完全变了,他看向霍思璇的眼睛不再是闪着人民币,而是男人对女人的情欲。
    “你别过来!”
    霍思璇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地方就这么大,而且四周又都是绑匪,她又能退到哪里去?
    “女人,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要是把哥们几个伺候的舒服了,我或许还tmd的放你一条生路,要不然你别怪我先奸后杀。”
    绑匪头目一边说着威胁人的话,一边开始解腰带,旁边还有几位虎视眈眈的绑匪等着。
    霍思璇害怕的往四周看了看,惊慌的眸子闪过一丝绝望,难道今天她真的要在此受尽侮辱而死吗?
    只是不知道她就算死了,真正为她伤心的又有几人呢?
    绑匪头目越靠越近,近在霍思璇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腥臭的味道。
    “走开,你走开!”
    虽然知道徒劳无功,可是霍思璇还是拼命的用手在胸前挣扎。
    也不知道是太轻敌了还是别的原因,反正绑匪头目的脸上妥妥的受了霍思璇一巴掌,这力道可想而知,反正霍思璇是用了吃奶的力气。
    如果不是绑匪头上套着黑布,估计脸上的五指印深深的浮现在大家面前。
    这一巴掌来得太突然,让周围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霍思璇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次她绝对是死定了。
    果然反应过来的绑匪头目杀人般的眼神投了过来,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往霍思璇脸上招呼过去,“啪啪”两声,顿时脸上如同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
    “臭婊子,竟然敢打老子?”
    这两巴掌已经完全把霍思璇给打蒙圈了,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她的胸前已经一片清凉。
    正文 第十八章 解救成功
    霍思璇从未像现在这般绝望,就算现在她想自我了断,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眼角的泪水划过肿成一片的面颊。
    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剥去,尽管鸡皮疙瘩掉一地,但是她如同老僧坐定一般,一片死寂。
    直到一阵声响响起,这一切才停止下来。
    霍思璇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结束的,直到冰凉的身体被披上一件外衣,原本失神的眼睛才开始聚焦,竟然会是白擎泽?
    他不是不打算管自己了吗?
    “璇儿,你怎么样了?”低沉略微带着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霍思璇很想给个微笑,只是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她便陷入沉睡。
    近乎赤裸的身子,肿成馒头的双颊,这些无一不深深刺激着白擎泽的感观,他的眸中闪过一丝阴戾,胸口就像是被针扎一样疼痛。
    “程翊,按照龙门最高等级处理了。”
    白擎泽怜惜的抱起已经昏迷的霍思璇,神情淡漠的扔下一句话,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身为好友兼助手的程翊却是心头一颤,这帮人已经是触碰了某人的底线,一想到这些人将要面临的下场,即便冷静如常的他,眸中都闪过一丝畏惧,最高等级?这可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绑匪们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没死的羡慕那些刚才就已经死掉的人,任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绑架的女人竟然跟道上听了闻风丧胆的龙门扯上关系。
    封野目瞪口呆的看着四爷手里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霍小姐不是一直在楼上呆着吗?那么请问四爷手中的女人是谁?竟然还有一模一样的霍小姐?
    如果不是他正值壮年,他差点以为自己是老眼昏花了。
    “封野,等下司徒过来,让他立马上楼。”
    白擎泽并没有想跟封野解释的意思,抱着身轻如燕的霍思璇脚步匆忙的往房间走去。
    封野赶紧应了一声,匆忙跟着上去,就在白擎泽准备推开房门时,他这才硬着头皮阻止道,“四爷,霍小姐还在房间里。”
    说完这句话,封野便感觉到身体中了n个眼刀子。
    “封野,限你一个小时内把房间消毒一遍,另外,如果那个女人还出现在我的视线中,你直接可以回家养老了。”
    白擎泽神情不悦的下死命令,脚步却没再往房间走去,而是抱着霍思璇往客房走去。
    回家养老?这么严重?封野赶紧开门进去,严格按照四爷的吩咐执行去了,要知道这般气急败坏的四爷,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一直坐立不安的霍思彤看到房间门被打开,见是封野时,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霍小姐,麻烦请你离开。”
    封野就算是脑细胞缺乏,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之前的霍小姐,看两人如此相似的面貌,除了双生儿,哪还会有其他?
    霍思彤脸色微变,欲言又止。
    “怎么?难道还要我叫人请你出去吗?”
    既然不是四爷在意的人,他也没必要客气对待了,态度变得强硬,颇有管家的气势。
    “我可以离开了吗?”
    霍思彤不相信的确认道,别以为她有多稀罕这地儿,虽然这里的条件舒家还不及千分之一,但是她也明白,白擎泽确不如舒伟这般好搞定,就凭刚才已经箭在弦上了,他恁是停了下来。
    封野不耐烦的点了点头,看向霍思彤的眼神如同看到什么瘟疫,巴不得她走得越远越好。
    霍思彤再也不敢耽搁,拿起包包仓惶而逃。
    封野摇了摇头,这才疾步出去,开始准备替房间消毒。
    白擎泽小心翼翼的把霍思璇放在柔软的床上,见她依旧紧闭着双眸,昏迷不醒的模样,眸中满是懊恼,如果他早一点找到她的话,这些苦楚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受了?
    司徒策火急火燎赶过来时看到的便是含情脉脉的白擎泽。
    “哟,今个儿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吗?”调侃的声音在原本寂静的房间响起。
    白擎泽收回在霍思璇的眼神,又恢复一副淡漠的模样,朝司徒策瞥了一眼,不快的说道,“我找你是救人的,不是来耍嘴皮子的。”
    司徒策这人本就没什么医德,他心情好,可以分文不收的救助病人,可是心情不好,就算那人病得立马死掉,他连瞟都不会瞟一眼,偏偏他的医术在同城乃至放眼全国,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他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医生,可是他的这些臭毛病在白擎泽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白大少的一个电话,就算他人在西伯利亚,他也得坐飞机用最短的时间赶回来。
    “啧啧,白大少,这小妞是谁啊?都被人打成猪头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啊?真是可怜啊。”
    嘴上说着欠扁的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含糊的,娴熟的动作无一不显示他的专业过硬。
    白擎泽一向知晓他的德性,倒也没跟他计较,虽然没什么面部表情,可是眼神中还是偶尔会流露出对霍思璇的关心。
    “司徒,她身上没受什么伤。”
    见司徒策准备掀开被子检查时,白擎泽连忙开口阻止道。
    司徒策狐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着实他的表现太可疑了好吗?
    “可是她不是昏迷着吗?我总得拿听诊器听听她的心跳怎么样吧?”司徒策拿着听诊器准备往霍思璇心脏处去,只是半路就被截了。
    白擎泽面色露出可疑的红晕,他抢过司徒策的听诊器,不假于人手的说道,“我替你放好,你只顾听着就好。”
    这次司徒策总算是明白了,敢情这男人的一系列别扭行为是在吃醋吧?所以说床上躺着的女人是……
    他完全是一副八卦的嘴脸。
    白擎泽恼怒的瞪了一眼笑得如同狐狸般的司徒策,自己找他来可不是让他来八卦的。
    司徒策见白擎泽动怒了,这才收拾好玩笑的心情,认真开始听诊,当然所有关于跟霍思璇的肢体接触,都让白擎泽代替了。
    霍思璇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眸子,发现这并不是她熟悉的房间,恐惧再次席来,不过好在脑海中昏迷前的一幕马上涌了上来,回想起是白擎泽救的她,所以她现在算是安全了吧?想通之后,眼中的惊慌这才逐渐褪去,待转过头去,发现自己对上的便是两张如同童话里走出来的面孔,当然其中一张便是刚才脑海中闪过的那张。
    “白少,我说得没错吧,你的女人就是惊吓过度,时间一到就会醒过来,你偏偏就不放心,拉着我一起陪着。”
    司徒策虽然是一脸抱怨的模样,可是他还是八卦倒底是怎么样的女人可以收服了这位千年老妖。
    别看白擎泽人前一副谦谦公子,如沐春风的模样,他的眼光别提有多高了,除了那位初恋,估计就眼前这女人了吧?
    “美女你好,我叫司徒策,是你男人的死党,以后你也可以叫我司徒。”司徒策自然熟的自我介绍起来,不过倒也真是挺佩服司徒策的,就
    霍思璇想要起身,谁知碰到脸上的伤口,疼得眼泪水都快出来了。
    白擎泽虽然想要上前帮忙,碍于司徒策的存在,他还是忍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下起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司徒策觉得自己此时就跟用过的草纸一样,用完就丢。
    “白少,你知道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虽然不甘心,但还是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当然他的心里也没忘记吐嘈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死党。
    待到不相干的人离去时,刚才绷着一张脸的白擎泽终于有了不一样的面部表情,他小心翼翼的捧起还是肿的厉害的面庞,心疼的说道,“还疼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