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0节

    霍思璇下意识的摇摇头,只是轻微的动作却让她痛彻心扉。
    “你别乱动,司徒说你的脸要到明天才会消肿。”白擎泽心疼的连肝都疼了,连忙制止住她这般如同自杀的行为。
    霍思璇被眼前温柔的男人弄得不知所措,先前男人凉薄的声音还时不时在脑海中回放,可是就是这样凉薄的男人竟然带人来救自己,现在还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
    白擎泽察觉到霍思璇探究的目光,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对了上去,顿时这双深邃的眸子如同无底黑洞一样,差点就把她吸了进去。
    “璇儿,你别怕,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让相关的人付出代价。”
    他的话霍思璇并没有听进去,只是觉得璇儿两个字从眼前的男人嘴里吐出来,别有一番滋味,似是有人拿着鸡掸子在她心头轻抚着,让人战栗不已。
    霍思璇当真看不懂这男人了,自己不就是他的一情妇吗?那么现在他的真情流露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璇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擎泽见霍思璇半天没有反应,担心的开口问道。
    缓过神来的霍思璇连忙摇了摇手,刚才两次下意识的摇头,脸上的疼痛已经让她铭记于心,如果再来第三次的话,她就真的是笨成一头猪了。
    “我想再睡一会。”
    非常缓慢的说出几个字,但还是扯痛了伤口,不过比起刚才的疼痛,这点小痛倒是在她可以忍受范围之内。
    正文 第十九章 打脸
    白擎泽以为霍思璇真的累了,点了点头,还贴心的替她盖好被子,深怕她冻着了。
    隔天一早,睡了一个安稳觉的霍思璇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主卧室,嘴角微微一扬,自嘲道,这睡功,该不会有人把她卖了都不自知吧?
    手机铃声一直不依不饶的在响着,霍思璇回过神来,看到来电显示时,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真诚的微笑,熟悉的划开手机屏幕,嗔笑道,
    “闽熙,你丫的有空理我了吗?”
    只是面部表情动作过大,霍思璇脸上有种酸爽的味道。
    电话那头的秦闵熙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ipad,脸上满是幸灾乐祸,言语间也是满满的嘲弄,“思璇,你快上网,绝对大快人心。”
    留下一句话,便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断了,让霍思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还是乖乖点开浏览器,看看到底是什么消息让秦大美女如此兴奋。
    刚一点开浏览器,关于霍思彤的消息扑面而来,标题一条比一条劲爆,什么霍思彤为嫁入豪门不惜爬上姐夫的床,什么假怀孕目的是逼姐姐离婚等等。
    霍思璇快速的把消息往上拉,每一条消息都让她神清气爽,心中的恶气全数消失干净,也顾不得脸上还未消肿完全的面庞,一张嘴都快咧到耳后根。
    白擎泽就是被这个笑容迷的七晕八素的,他向来知道霍思璇长得是极美的,可是往常的她就像是个没有灵魂的娃娃,相处这么久,除了北极小镇那次,这般真心的笑容倒是难能可见的。
    站在门口发呆了许久,见这小女人还依旧傻笑着,他这才不得不进来阻止,就怕再笑下去,就得面瘫了,毕竟脸上的红肿还没有彻底康复。
    “什么事这么高兴?”
    突兀的男声让处在极度兴奋中的霍思璇瞬间回过神来,刚才还咧着一张嘴的她由于震惊,一时没有收回来,当场僵在那里。
    她的动作完全取悦的某人,由胸腔共震的笑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
    开怀大笑的白擎泽瞬间拉短了两人的距离,震惊的霍璇也因为他的笑声变得有些羞赧,小脸微红,视线不敢对焦男人。
    白擎泽笑着在床边坐了下来,霍思璇明显感觉床的一边深陷下去,明明都已经做过更亲密的动作,可是此时的她却紧张极了,握着手机的手心都开始往外冒汗了。
    “璇儿,你知道你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吗?”
    ……明明是一句甜的不能再甜的蜜语,可是在霍思璇看来,这句话的威力无疑相当于一颗原子弹,当场把她给炸飞了,她恁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怎么这种表情?”
    白擎泽亲昵的捏了捏霍思璇的鼻子,惊得她逃避三尺,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男人。
    这么久以来,他何尝做过这么肉麻的动作?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身份,霍思璇压制住内心的疑问,不断给自己催眠,他是金主,无论对方做什么事情,自己只需要配合就好。
    催眠成功后,她这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霍思彤的事情是你做的?”
    其实这句话已经是个肯定句,像这种铺天盖地的消息,舒家拿它毫无办法的事情,除了白四爷,她想不出还能有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得罪同城的舒家,除非是吃饱了撑着,再说了,她只认识白擎泽不是吗?
    白擎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着问道,“这份礼物你可还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她喜欢的就差在地板上翩翩起舞了,就霍思彤的行为,都可以关到监狱里坐上一辈子的牢了。
    可就是亲情的枷锁,像这样的冷处理,却是对大家来说是最好的,而且一想到舒家因此再被狠狠的打脸,霍思璇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你是我的女人,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白擎泽轻轻揽过霍思璇的身子,让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承诺道。
    霍思璇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他的女人?这句话已经听了好几遍,此时的承诺却真正搅动了她的内心,她甚至奢望的想着,也许自己不仅仅是他的情妇,也许……
    “你怎么不说话?”
    白擎泽觉察到怀中小女人的异常,强势的让她与自己对视,一双灼热的眼神像是让霍思璇无所遁形一样。
    霍思璇咽了咽口水,只能逼着自己说话,“擎泽,我绑架的那晚,霍思彤有没有来找你啊?”
    这件事情虽然霍思璇一直好奇,却也不是刚才她想的事情,只是现下被逼的没办法,她这才临时扯了出来,好掩盖她真实的想法。
    白擎泽挑了挑眉,松开霍思璇,起身朝窗边走去。
    “嗯。”
    极其轻柔的回答,由于是背对着霍思璇,所以她分不清此时白擎泽的想法,她张了张嘴,想问当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为何他会如此快速的找到自己,她可没有天真的以为白擎泽是在接到绑匪电话后才发现自己不见了。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霍思璇犹豫了半天,终于把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口,“所以你应该是发现我跟霍思彤的不同,所以才会在绑匪打电话之前就已经知晓我的方位了吧?”
    不得不说霍思璇这次真相了。
    白擎泽的脸色变化万测,谁也猜不透他此时内心的想法,从霍思璇的角度看,只是觉得男人一米八五的个子异常的挺拔,背脊挺的直直的,莫名的让人有种安全感。
    只见他忽的转过身来,霍思璇连忙把关注在他身上的目光收回来,假装四处观看,就是不聚焦在他身上。
    白擎泽自然没有忽视她的小动作,不过也没有戳穿她,反倒还好心的解释起来,“我是在绑匪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才追踪到你的行踪,不过幸好我及时赶到了。”
    如果你被糟蹋了,我一定让他们后悔动了你。
    后面的一句话,白擎泽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神变得异常深邃,让霍思璇再度脸红。
    “那,那你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我跟思彤的,要知道连我妈也会经常弄错。”
    霍思璇连忙转移话题,只是她的这个话题有比上一个更好吗?因为白擎泽已经开始剥开她的衣服。
    她想躲开,只是在她想躲开的那一瞬间,她想到自己的身份。
    睡衣被无情的撩开,光洁的臂膀露了出来,左肩上的红色蝴蝶若隐若现。
    霍思璇的心里都已经做好贡献的准备,完全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只是当温热的嘴唇亲了亲她的肩膀时,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不一会儿,连衣服也被穿好了。
    她不解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无辜的大眼睛上下扑闪着,长而卷的眼睫毛就像是蝴蝶的薄翼一般,轻轻煽动着,楚楚可怜极了。
    “宝贝儿,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不保证接下来的事情哦。”白擎泽半真半假的说道。
    霍思璇连忙垂下头,脑海中却在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白擎泽亲的应该是她左肩上的红色蝴蝶,所以说他是靠这个红色蝴蝶才知晓她的身份?
    一时间,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兴奋、暖心……
    “擎泽,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这句话一直藏在霍思璇心底,可是她却一直不敢问出口,今天实在是被感动的不行,难以自持,想知道答案。
    正文 第二十章 :风流
    “傻瓜。”
    白擎泽轻轻拥她入怀,亲昵的说了句,外加上眸中一闪而逝的精光,只是速度太快,任谁都没有发现
    霍思璇的脸上失望微闪,因为这个傻瓜却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不过很快她便释怀了,情妇就情妇吧,不图最终享有,只求曾经拥有。
    相比起白家的浓情蜜意,舒家则是彻底的闹翻天。
    在白家被扫地出门的霍思彤正战战兢兢的站在沙发边上,脸上也是青紫一片,额头甚至还流着血,样子看着着实狼狈极了。
    “妈,我要跟这个贱人离婚。”
    舒伟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这女人她竟然骗自己,敢情她肚子根本就没肉啊?害得自己把思璇肚子里的孩子踢没了,这新仇旧恨,简直不共戴天。
    霍思彤一听舒伟要跟自己离婚,连忙顾不得自尊,如一条小狗般一样跪在男人脚步,哀求道,“老公,我不要离婚,我不离婚。”
    夏萍虽然不待见霍思彤,可是一想着孙子,她也只得先留着霍思彤,大不了先生下孩子再踢了她便是。
    想到这里,她便勉为其难的开口道,“儿子,霍思彤虽然水性扬花,可是到底还是你儿子的妈……”
    “妈,什么孩子,网上都说了,她是假孕来骗我们的。”舒伟赶紧打断夏萍的发言,眼里是对霍思彤不加掩饰的厌恶。
    “不,老公,我有孩子的,我可以去医院检查,我真的怀了你们舒家的孩子。”
    霍思彤赶紧捧着还是平坦的小腹开口澄清,这个孩子可是她目前唯一的保命符啊。
    舒伟不屑的看着跪在他腿边如同一只丧家犬的霍思彤,讥笑道,“霍思彤,以前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说吧,昨天你是从哪里回来的?”
    原本还有些底气的霍思彤一听舒伟说起昨个儿的事,当下就跟歇掉的豆芽菜一样,面如死灰。
    夏萍狐疑的看着儿子,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昨天?昨天霍思彤不是该从娘家回吗?前天还打电话回家说什么她妈病了,要在娘家住一晚,到底是穷人家出生的,结了婚还三两天往娘家跑,像什么话。
    “儿子,出什么事了吗?”
    夏萍胆战心惊的问道,要知道自打娶了这女人后,家里就没有一天是安生的,婚礼当天,他们舒家的脸面就被人狠狠的在地上踩了一次,今天一大早的,以前的丑事又不知被谁曝了出来,害得家里的电话差点就打爆了,就是这种焦头烂额的情况下,她没想到竟然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她看向霍思彤的眼神便如同是淬了毒的刀子。
    霍思彤哪里还敢吭声,心里想着只要自己来个死不承认,舒伟应该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
    “怎么?敢做不敢当了吗?”舒伟一脚踢开腿边的女人,满是嫌弃的说道。
    这一腿舒伟虽然是避开肚子,可是也是下足力气的,霍思彤闷哼一声,可是到底是有些心虚,她也不敢反抗,只能没什么底气的解释道,“老公,前天我回娘家了,昨天才回来的,这件事情妈也是知道的。”
    她赶紧把昨天跟夏萍说的一套说辞说出来,只是她的说辞却惹得舒伟讥笑不已。
    “霍思彤,你以前是个贱人就算了,没想到嫁给我后还想着给我戴绿帽子,你当我是死人吗?”
    舒伟讥笑后便气急败坏的俯身,用力的掐紧霍思彤的脖子,马上霍思彤便感觉自己一口气提不上来,双手只能拼命的敲打着舒伟的胸膛,可是气的眼睛通红的舒伟哪里肯轻易放手,他面色狰狞的继续的说道,
    “霍思彤,我舒伟可不是任你揉捏的傻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