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1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1节

    夏萍担心真的会出人命,而且霍思彤的肚子里有孩子是事实,眼下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个孙子重要,见霍思彤差点被儿子给掐死了,连忙上前阻止道,
    “阿伟,你快放手,要出人命了。”
    舒伟看着脸色变成酱紫色的霍思彤,再加上一旁母亲的阻止,这才‘好心’的松开手,新鲜的空气重新回到肺部,霍思彤感觉自己像是小死了一回。
    她跌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只是却不敢大声哭出来,深怕会惊着这个恶魔,是的,现在的舒伟在她眼中看来,无疑就是个杀人恶魔,刚才那一下,她以为马上她们娘俩就要去见上帝了。
    夏萍见儿子终于放手了,松了一口气,不过脸色还是有些难看,到底是什么事让她的宝贝儿子大动干戈。
    “儿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你想把妈给急死吗?”
    舒伟恨恨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霍思彤,把今天一早有人发到他手机的信息说了一遍,一旁的霍思彤听了面如死灰,一双手紧张的都无处安放。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大厅里响起。
    夏萍怒不可遏的看着霍思彤,心里哀嚎不已,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原本以为是捡了个会下蛋的鸡,谁想到这鸡是会下蛋,可也是个水性扬花的风流鸡啊,这下,舒家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霍思彤,你说,我们舒家哪里待你不好了,你竟然带着我舒家的孙子去勾引男人?”
    夏萍气得差点连高血压都犯了,她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看着乖巧的霍思彤背地里如此不要脸。
    “妈,所以你相信了吧,就算她肚子里有蛋,可也不见得那蛋就是我的,与其等孩子生出来让我被人笑的连头也抬不起来,不如现在直接把这顶绿帽子扼杀在摇篮之中。”
    舒伟心里的小算盘早就敲的噼里啪啦响,不管这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都不想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妈,再说了,愿意替他生孩子的女人多的都可以绕同城一圈了,谁稀罕一个霍思彤,当初之所以会爬上霍思彤的床,还不图新鲜,如今知道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他躲都来不及。
    “不,妈,孩子真的是舒伟的,你们不能打掉他,他可是你们舒家唯一的孙子啊。”霍思彤哪里不晓得舒伟的心思,现在唯一能保住她舒太太的位置的人是夏萍,所以这一同情票她必须争取过来,要不然她被舒家赶出来,可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夏萍一脸挣扎的看着眼前,这个孙子她可是很看重的,可是一想到万一儿子真的被戴绿帽子了,她的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搁啊?
    思前想后,当下竟没了主意。
    “妈,你倒是说句话啊?不如让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流了,我再给你另娶一名会下蛋的儿媳妇?”
    舒伟虽然平时不着调,可是却也是个怕妈的孩儿,老妈没发话,他就算是意见再大,也不敢自己作主。
    夏萍一听儿子还要再结婚,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本来跟姐姐离婚再跟妹妹结婚已经成了同城圈子里的笑话,这才多久,要是再传出点风言风语,恐怕他们舒家真是要被人笑得连牙都要掉了。
    她怒瞪了儿子一眼,对他这不着调的性子嗤之以鼻。
    “李嫂,去,请张医生过来一下,就说是替少奶奶安胎,另外,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吩咐,少奶奶不得出门一步。”
    霍思彤虽然是被禁足了,但是一颗悬的心到底还是放下来了,这么说,她的少奶奶位置暂时是保住了,至于以后?哼,如果以后她真的生了儿子出来,到时候母凭子贵,她就不怕这个舒家少奶奶位置会坐不稳?
    舒伟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冷哼一声,便朝外面走去,连夏萍的叫唤声也不管不顾。
    “你个丢人现眼的,还不去房间面壁思过。”
    夏萍见儿子被气走了,她便把气撒在霍思彤身上,语气不善的赶她离开。
    霍思彤这次倒是乖巧的很,从地上爬了起来,闷声不吭的往房间走去。
    舒家的事情在同城炒热了一番,过个几天便消停了,毕竟现在这个年头,有千方百计的人想要制造出点噱头来博头条。
    霍思璇在白擎泽的亲自照顾下,脸上的红肿早已不复痕迹,两人的感情也有了质的飞跃,至少霍思璇在白擎泽面前,会偶尔流露出点女儿家该有的娇羞。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皆大欢喜,比如说程家兄妹。
    程翊对于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白擎泽怨念深重,在他看来,自打白擎泽认识霍思璇后,某人就完全的变了,工作狂的日子已是遥不可及了。
    而程霜却一直都在忐忑之中,事情的发展根本就没有朝着她预料的方向发展,白擎泽非旦没有不管霍思璇,反而还亲自带人去救她,再加上近几日从大哥方面打听到的消息,程霜都快懊恼死了。
    早知道直接让那群绑匪撕票了,现在她也不会骑虎难下。
    当然她更担心的是白擎泽跟霍思璇会不会把这件事情怀疑到她的头上。
    终于在打听到白擎泽重新回公司上班后,程霜借着探病的名义来到白宅。
    霍思璇由于某人昨晚的奋力耕作,华丽丽的晚起了,不过这宅子除了白擎泽,就只剩下她,所以她的晚起,没有任何的压力。
    在听到程霜的到访后,她只能拖着像被皮卡车碾过的身子来到客厅。
    程霜一看到楼梯口出现的女人,眸底便飞快闪过一丝嫉恨,不得不说人靠衣装,霍思璇穿上白擎泽为她准备的当季香奈儿新装,整个人看上去既高贵又典雅,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名媛般的气质。
    “程霜,你来了?”
    霍思璇看到程霜,如同一只快乐的蝴蝶,热情的打招呼道。
    程霜连忙收拾好心情,朝她笑了笑,只是这笑意未达眼底而已。
    “思璇,你没事吧,听说那天我约你出来的时候被人绑架了?”程霜忍住心中的厌恶,亲昵的拉着霍思璇的手,关心的问道。
    霍思璇笑着摇了摇头,拉着程霜在沙发上坐下,转头还吩咐下人把点心准备好,大有一副女主人的气势。
    程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却不得不打碎牙齿往里吞。
    “真是不好意思,那天你应该等了许久吧?”
    霍思璇想着那天程霜应该等了自己许久,心里就难掩歉意,虽然说事发突然,可是毕竟这都是自己跟霍思彤的私事,让程霜久等就是她的失礼。
    程霜心里冷笑一声,她怎么会久等,那天她根本就没去约好的地方好吗?
    不过面上,她还是大气的说道,“没事,只要你没事,我多等一会也不碍事,本来我应该早就来看你的,只是最近真的挺忙的,所以就……”
    霍思璇哪里知道程霜的花花肠子,也哪里会去计较这些,更准确的说,这几天她就像是泡在蜜罐里一样,完全无暇顾及她人了,如果程霜真的过来看她的话,那还真是有些不和谐了呢?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为君洗手做饭
    想着这几日的甜蜜,她的脸上由然而然的散发出幸福的味道。
    程霜看着满脸都是写着幸福的霍思璇,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到肉里,可是她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相反她的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程霜,不如今天我们去逛街吧,这一个星期我都被擎泽关在家里,人都快发霉了。”霍思璇一想到过去的七天,她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虽然有白擎泽陪着挺好,可是那也不能阻拦住她这颗想要出去的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霍思璇的无心之语在程霜听来,却是异常的刺耳,她这是在炫耀跟白擎泽的感情吗?
    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压制住被霍思璇搅得翻天覆地的内心,点头道,“好啊。”
    霍思璇见状,兴奋的起身,就想立马出去。
    “霍小姐,四爷交代过,你不能出门。”
    封野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明明刚才不在的,一看见霍思璇拉着程霜出门,便如从天而降一样,突然出现阻止道。
    霍思璇立马耷拉着一张脸,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没想到当个情妇,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其实这还真是误会白擎泽了,他纯粹是担心她的安危而已,毕竟前段时间出了这么一件事情,现在不得不谨慎一些。
    “封野,思璇只是跟我出去逛逛,这也不行吗?”程霜看到霍思璇不喜,连忙出来假意劝说道。
    封野瞥了一眼程霜,还是摇了摇头。
    程霜当下有些恼怒,不就是一个下人嘛,竟然还不给她面子,可知她是谁吗?不过她倒是没有愚蠢的当场发火,只是‘善解人意’的对霍思璇说道,“思璇,既然擎泽不让你出去,我在这里陪你说会话好了。”
    霍思璇努了努嘴,看到封野一副不可商量的模样,当下也只能郁闷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气氛并没有像往常这般热络,程霜始终端着,并没有像如常那般对霍思璇迎合讨好,没多久,她便找了个理由离去。
    霍思璇没有挽留,虽然程霜极力表现的如同往常一般,终究还是有些不同,在她有限的认知里,两人似乎有了隔阂,可是她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而且还是个虚无缥缈的感觉。
    自打程霜离开后,霍思璇就像是蔫掉的茄子一般,没有半点精神,连同晚饭也一并省了。
    白擎泽一回到家,听到封野的禀告,一对好看的剑眉紧蹙,随后便大步朝卧室迈去。
    轻推开房门,晕黄的灯光下,只见小小的身子缩在沙发上,小脑袋靠在曲起的膝盖上,模样看着甚是呆萌,白擎泽心头一暖,脸上满满是的宠溺之色,就连脚下的动作也不自觉的放轻了,深怕惊着了沙发上的人儿。
    霍思璇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时没觉察有人进来,直到落入一具温暖的怀抱中,蓦然惊醒,慌张的想要回头查看,却被男人抱的不能动弹,直到鼻腔闻到熟悉的味道时,才彻底的放松身躯,任凭自己靠在他的身上。
    “在想什么,嗯?”依旧是温柔带着磁性的声音,这种带着魔性的声音时常会让霍思璇迷乱自我。
    霍思璇就像是陷入热恋中的少女,脸颊不自觉发烫,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就差跳出了心口。
    “封野说晚上你没吃饭?”白擎泽似乎习惯她的发呆,发问的同时,还不忘记亲昵的亲亲她带着茉莉香味的秀发。
    这下,霍思璇总算是彻底的反应过来,只是小脸更红了,就跟熟透的苹果一般。
    “我不饿。”好半天才憋了这几个字出来。
    白擎泽眉头微挑,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烫啊,怎么小脸会这么红?
    “璇儿,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脸颊这般红?”
    霍思璇趁着他的动作,赶紧远离男人的怀抱,足足有一米远,然后像个戒备的小刺猬,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圆溜溜的打转着。
    “我只是、只是不想吃。”
    白擎泽看着逃脱掉的人儿,爽朗一笑,看她的动作,倒不像有病。
    “我也没吃晚饭,不如陪我一起吃。”
    霍思璇一听他也还没有吃晚饭,当下便犹豫了,灵动的大眸子似乎还在控诉着他的不爱惜自己。
    “好了,走吧。”
    白擎泽不给霍思璇考虑的时间,一把拉起她往楼下走去。
    由于晚归,厨房的师傅早已经下班,当然白家的厨师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只需要他的一个指令,即便厨师躺下了,也得认命起床烹任。
    “擎泽,厨房都下班了,我们来吃什么?要不然我随便帮你做点?”霍思璇看着已是漆黑一片的楼下,为难的说道,倒不是她做饭不好吃,而是白家的主厨是五星级标准,而她的厨艺充其量就是烧点家常小菜,她实在没什么信心能烧出让某人能入口的饭菜。
    “你做饭?”
    白擎泽惊讶的挑了挑眉,他倒是没想到霍思璇竟然还会做饭,不过一想到可以吃到心爱之人煮的食物,他便怎么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
    “那就麻烦璇儿了,你随便煮点什么,我不挑嘴的。”
    霍思璇扁了扁嘴,心里嘀咕道,你不挑?你不挑的话,这同城应该找不出挑嘴的人吧?
    虽然某人说了他不挑嘴,但是霍思璇还是明智的选择做他会吃的食物,番茄鸡蛋面,刚好厨房里这些食物都是备着的。
    娴熟的切开西红柿,打了个鸡蛋,随后下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难看出以前她没少干这事。
    白擎泽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背靠着厨房的大门,赏心悦目的看着眼前的人儿,一脸轻松惬意。
    很快,厨房里便飘出香味,不由令人食指大动。
    “擎泽,过来端一下。”
    霍思璇满意的看着眼前这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叫道。
    白擎泽这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盯着这个背影超过五分钟,而且还不带眨眼的。
    他失笑一声,上前拥住那如柳条般细小的腰身,温热的气看懂让霍思璇的脖子有些发痒。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