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5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5节

    “舒伟?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当闻到一大股酒味时,她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千夫所指
    “你喝醉了。”
    这是一个肯定句,舒伟的脸已经变成酱紫色,连站也站不稳,眼神有些涣散,她甚至怀疑舒伟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我、我没醉。”
    舒伟明明醉的很厉害了,就连原本平的地板看起来也是斜的,但是他却轻易的认出了窗前的女人就是霍思璇没错。
    霍思璇可不管这男人到底醉没醉,现在她就想尽快离开他。
    “你别、别走。”
    即便喝醉的舒伟也能轻易的抓住霍思璇的手臂,由于突然的靠近,这满身的酒味差点没把她给淹没了。
    霍思璇强忍住翻滚的胃酸,用力的甩掉男人的手,面色不快的说道,“舒伟,你到底想干什么?”
    舒伟因为她的用力而往后踉跄了一下,不过幸好,并没有狼狈的摔到地上,可是也因为霍思璇的这副拒人于千里的模样,惹怒了他,他再次抓住霍思璇的手,这次是用了十成的力气。
    “霍思璇,你是我老婆,你说我要怎么样?”
    “舒伟,我们离婚了,你快给我放手,我的手好疼。”
    霍思璇不敢太大声说话,毕竟这场合,稍微一大声,估计明天两人又得上头条。
    可是舒伟才不管这些,现在他的脑子一直想着霍思璇是他的老婆,他的老婆凭什么他不能碰,至于离婚什么的,那又怎么样?谁规定离婚了不能再结婚?
    好吧,他承认他后悔了,打从霍思璇挽着白擎泽进门的时候,嫉妒就如同野草一样,在他的心中疯狂生长,如此绚烂夺目的女人本该是他的,可是这一切都被别的男人占有了。
    最让人懊恼的是,在同城,他舒伟完全可以横着走,只除了在白擎泽面前,他连使阴的机会的都没有。
    随后他的目光便一直追随着曾经拥有过的身影,特别是看到霍思璇如同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白擎泽身旁时,他后悔的连肝都疼了。
    “思璇,我后悔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嗯?”
    舒伟并没有放手,他只是一味的想要挽留霍思璇,丝毫不管霍思璇原本白皙的手腕上已经有一道深深的红痕。
    霍思璇想要挣脱,可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只能忍住疼痛,试着跟这个已经醉得一踏糊涂的男人讲道理。
    为什么她会认为舒伟醉得一踏糊涂呢?因为在过去他俩在一起的日子里,像类似如此践踏自尊的话,舒伟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的,如今既然连脸都放下了,只能说这酒精应该是彻底迷糊了他的心智。
    “舒伟,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吗?”在孤立无缘的情况下,除了先稳住他,霍思璇真的想不出有任何的办法。
    平时这男人就不讲道理,更别论被酒精的控制后的他?他的两只手便如同铁臂一般紧紧箍住女人的双臂,带着酒精的气息华丽丽的包裹住霍思璇的全身,这一刻,霍思璇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脸上完全是不加掩饰的对这男人的厌恶。
    “思璇,我爱你,我们复婚好不好?”
    霍思璇快被眼前的这个醉鬼给整疯了,这还是她认识的舒伟吗?她下意识的往四周慌乱的瞧了一圈,还好,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注意到他们这里。
    复婚?他凭什么以为在杀害了他们孩子后,她还会回到他的身边,再说了,现在的自己已经是身不由已了,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造成了,现在的她恨不得扒了这男人的皮,喝了这男人的血,以此来慰藉孩儿的在天之灵。
    “舒伟,你先放开我,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谈谈吧?”
    即便恨的牙痒痒,她也得忍着,至少在她还没有能力同舒家对抗的时候,她就算是咬碎牙齿往肚里咽,她也得忍着。
    “不,思璇,你是我的,我知道了,你不是怪我踢到你的孩子吗?没关系的,我们现在就来造个孩子。”
    造个孩子?霍思璇被舒伟的话震惊的连反抗的动作都忘记了,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待到她反应过来时,舒伟已经粗鲁的扯开她颈部的扣子,并且满是酒精的嘴巴俯了上去,湿热的触觉立即通过大脑反映传达到全身各处。
    “不,浑蛋,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我是白擎泽的女人,你放开我!”
    霍思璇发疯的开始挣扎,一想到刚才这个恶心的感觉,她就想把这渣男千刀万剐。
    “白擎泽,哼,他不过是穿我旧鞋的男人。”
    一听霍思璇提起白擎泽,舒伟脑海中的弦瞬间绷断掉,他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开始拼命的拉扯着霍思璇的衣服。
    霍思璇从未没有像此刻这般如此屈辱,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今天就算死,她也不要让头禽兽占了自己的便宜。
    “啊……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声尖锐的声音彻底的惊起三层浪,在挣扎的两人都被这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就在霍思璇还未来得及松口气时,便见人潮四面八方涌入而来。
    “思璇,怎么是你?你怎么跟舒家少爷在一起?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程霜心里冷笑了一声,假装慌张的走到霍思璇面前,用着不大不小,正好众人都可以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霍思璇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回答程霜,自然连程霜脸上的讥讽也没有瞧见,一看到那么多人,她只是慌张的想要拉好衣服,可是无论她如何拉扯,依旧遮挡不住胸前的风光,还有舒伟留下的痕迹。
    “哟,这是什么情况啊?当众本色出演艳照门啊?”
    名媛a带着讥笑的表情说道。
    “哎呀,这两人不是离婚了吗?怎么就情痒难耐,在这里玩上了?”
    “不对啊,霍思璇不是四爷的女伴吗?刚才我还看到她跟四爷一起出现呢?”
    “呵呵,肯定是她手段好啊?不仅能勾引四爷,现在连前夫都吃回头草了,姐妹们,我们应该好好跟她学习如何撩男人技能啊?”
    ……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所有的指责无一对霍思璇的批评,水性扬花、不要脸这些难听的词语几乎成了霍思璇的标签。
    霍思璇孤立无援的站在人群中间,不知所措着看着面前一张张精致的面孔,她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她们的侮辱,可是她却又不得双手挡住胸前,免得春光乍泄。
    程霜幸灾乐祸的看着快被唾沫星子淹死的霍思璇,眸底满满的戾气,敢跟她抢男人,就得要承受她怒气的后果。
    正当霍思璇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全身冰冷的时候,她的身上被劈上了一件西装外套,她惊慌的抬头,发现是白擎泽时,面色并没有好转,反而如同掉进了冰冷的湖底,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白纸一般。
    他会不会也误会自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不知为什么,别人的言论或许让她难堪,可是白擎泽的想法,却让霍思璇分外的在意,如果连他也误会了……
    “擎泽,事情不是你……”
    准备解释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白擎泽给打断了,
    “别怕,一切有我。”
    白擎泽替她拉了拉紧西装外套,霍思璇这瘦小的身躯便完全的被包裹住了,这时他才抬头朝四周瞥了一眼,跟刚才看向霍思璇时温柔的都可以滴出水来的眼神完全不一样,虽然还是一副笑脸,可是这笑意明显未达眼底,而且眸底风云变化,多种复杂的情绪纷扰其中。
    凡是被瞥过一眼的人神奇的住嘴,刚才还议论纷纷的声音戛然而止,甚至安静的有些可怕。
    程霜垂在两旁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指甲更是被深深的嵌入肉里,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为什么?为什么白擎泽还要帮着这个贱人,明明已经当场捉奸了不是吗?不,好不容易才导了这么一场戏,她一定要让霍思璇身败名裂。
    “擎泽,你来的正好,思璇一定是被误会的,她怎么可能还喜欢舒少爷?再说了,舒少爷怎么可能比得过你。”
    程霜走到白擎泽身边,假装替霍思璇辩解,最后又像是揭露了什么秘密一样,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可就是这么欲盖弥彰,再次让现场沸腾起来。
    “这位不是程家小姐嘛,我听说她是四爷的未婚妻唉。”
    “什么?四爷有未婚妻了吗?有未婚妻竟然还让霍思璇做女伴?”
    “谁知道呢?所以说霍思璇手段高明啊,这不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要两手都要抓,她就不怕一个都抓不到嘛?”
    “呵呵……”
    程霜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嘴角弧度微扬,不过也就瞬间,快的让人几乎抓不住,因为现在的她看上去一脸惊慌,还开口替霍思璇解释,
    “唉呀,你们不要这么说思璇,还有,思璇跟擎泽没什么关系的,她今天当擎泽女伴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程霜,你就是太善良了,现在的女人为了攀高枝,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一位跟程霜关系比较好的名媛非常有义气的站出来替程霜说话。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他们离婚了
    “是啊,程小姐,现在的小三可是比正式还要嚣张呢?我看她就是心里有病,被小三上位了,现在也想要拆散你们,我看啊,程小姐,你可得要管好你家四爷啊。”
    见有人光明正大站出来说话了,自然便会有第二人,第三人,一时间现场竟然成了讨伐霍思璇大会。
    “够了,都给我闭嘴。”
    白擎泽的脸阴沉的如同乌云密布一番,就差要滴出水来了。
    白四爷的风评大家自然都有所耳闻的,花心这件事情,上层社会十个估计八个花,但人家胜在大方,以前跟他交往过的女性,分手费可是相当丰厚,所以他给人的印象就是风流大少,但是人很nice。像今天这般发脾气,倒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他直接揽住霍思璇的腰身,走到晚上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舒伟面前。
    灌了不少酒的舒伟碍于男人的压力,不得不往后退了两步,不过到底还是借着酒胆,理直气壮的说道,“你、你干嘛?”
    一八五的白擎泽站在一七五的舒伟面前,无疑高出半个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嗤笑道,“舒大少,想你们舒家在同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大庭广众之下欺负我女伴,说出来不嫌丢人嘛?”
    “我丢什么人,霍思璇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怎么,老子跟自己的女人亲热,还要经过你白四爷同意吗?”
    此时的舒伟完全被嫉妒冲昏了头,换成以往,他是绝对不敢这般跟白擎泽说话的,所以说酒精真的是个好东西,瞧把舒伟的胆子都壮大了倍。
    “你不要脸,我才不是你的女人。”
    霍思璇深怕白擎泽误会,连忙出声辩解。
    白擎泽不在意的拍了拍霍思璇的肩膀,低声呵笑道,“舒大少,年纪轻轻的难道就记忆力混淆了?我相信全同城的人都记得你劈腿小姨子,跟霍思璇离婚了吧?怎么?这么快又想吃回头草了?”
    舒伟被白擎泽说得脸红到脖子跟,只是原本就酱红的脸不怎么明显罢了。
    白擎泽笑着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单手放开霍思璇,靠近舒伟,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希望以后别再出现像今天这种打脸的情况,你跟霍思璇已经离婚了,她跟你再无瓜葛,以后最后别用你的女人这几个字,要不然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的表情如同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寻常,可是说的话却让舒伟不寒而栗,白四爷的手段,相信是同城人都有所听闻,舒伟的眸中竟然出现一抹惊慌之色。
    “璇儿,我们走吧。”
    白擎泽再次揽住霍思璇的细腰准备离开,只是经过程霜旁边时,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程霜气急败坏的看着远离的背影,下唇都快咬出一道血痕了,没想到,白擎泽竟然这般护着霍思璇,明明跟他有婚约的是自己不是吗?
    直到坐到宽敞的车内,霍思璇紧绷的情绪才有所缓解,不过她依旧不敢看白擎泽一眼,因为从他出宴会厅后,一张脸就紧绷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她尽可能的把自己缩在角落里,低垂着头,连大声喘气都害怕,深怕会惹恼了这位金主,今天自己可是把白擎泽的脸面都丢尽了。
    一路上,车内一直呈现低气压,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