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7节

    “白总,我不渴,不如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她可没有忘记某人的助手说过自己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可是我渴了,要不然程翊给我倒杯咖啡,给夏董倒杯水好了。”
    白擎泽眸中闪过戏谑,不紧不慢的吩咐道。
    程翊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见好就收果然是不可能在自家老板身上看到的,他难道没看见夏萍的头顶都开始冒烟了吗?
    最后,他非常‘好心’的帮了个忙,用不卑不亢的声音拒绝道,“老板,五分钟后你将要跟公司高层开个会议。”
    言下之意是,你已经来不及喝什么咖啡了。
    他的‘好心’提醒却让夏萍直接慌了,就十分钟的时间,还被白擎泽自己磨蹭了一半时间,再这么下去,她要如何跟公司的股东交待。
    一想到这里,一抹焦急之色染上脸颊,当下她也顾不得什么脸面,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白总,我知道小儿昨晚浑账,无意冒犯了您的女……女伴,我在这里替小儿像您道个歉,请白总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舒氏吧。”
    夏萍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霍思璇与白擎泽的关系,犹豫了一下,用了个比较稳妥的词,可是即使是稳妥的词,她仍然觉得这个词像是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但是一想到跟一夜之间消失了几十个亿的市值来说,这一巴掌就又受得起了。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什么事情都有一个价钱
    白擎泽有些意外,没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夏萍竟然还真向自己低头了?
    不过他心中仍是冷笑一声,他可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只是这样他就会忍心了?一想到家里那女人在这个恶妇人身上的受到的委屈,他就想直接上前扇上两巴掌。
    “哦?夏董事长的小儿是……”
    饶是一向是冷静寡言的程翊,也差点没被自家老板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表演给逗笑了,咱能别这么欺负人了吗?
    夏萍则是差点被气得快抽过去了,竟然问她的小儿是谁?能不能不要这么作弄人?白擎泽会不知道自己跟舒伟的关系?
    她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住她本就火爆的脾气,用力的吞咽好几次口水,这才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舒伟,昨晚宴会上的事情是舒伟不对,不过他喝醉了,今天一早上我就教训过他了,以后他看到霍……思璇一定会绕开走的。”
    一提到霍思璇,夏萍就打从心底里厌恶,虽然她把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精得跟只狐狸一样的白擎泽给发现了,当下他的眸底就是满是狠戾之色,连看向夏萍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许多。
    “哦,原来舒伟是您的儿子啊?我记得好像昨天舒伟还口口声声说璇儿是他的老婆呢?不过,您刚才也说了,说他醉了,只是不知道如果醉酒杀人,用不用坐牢呢?”
    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些把自己犯的过错都推到醉酒这件事情上,明明品德败坏,却还想着要逃避责任,这样的人,在他看来就该直接拉出去枪毙一百次。
    ……夏萍不明白这件事情怎么跟杀人扯上关系了,这明明是两件完全不相同的事情,当然她完全的忽视了两件事情的本质是一样的。
    “白总,您说笑了,小儿只是……只是……”
    夏萍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后半句话,就怕得罪了眼前这个披着羊皮的狼。
    确实,打从夏萍一进室办公室,白擎泽就一直浅笑着,可是这笑意却让夏萍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意。
    “呵呵,只是被调戏而已吗?夏董事长是想说句话吧?”
    白擎泽冷笑一声,放在口袋里的手已经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决定了,以后每碰到那个人渣,他就要上前狠狠揍他一顿。
    夏萍的脸就像一只上了色的五色盘,各种颜色。
    “白总,时间到了。”
    程翊总是在关键时候出来说上一句。
    “不,请白总再给几分钟,什么事情都有个价钱,只要能让白总消气,我们舒氏绝对有诚意。”夏萍慌了,白擎泽的不按常理出牌,完全把她原先准备的套路给打乱了,一听他们要赶人了,她竟有些口不择言了。
    什么事情都有个价钱?好,很好!
    白擎泽额气的青筋因为夏萍的一句话突突直跳,他脸上的笑意更渗人了,整一个阴险到不行。
    夏萍突然感觉打了个冷颤,不过她的注意力全都在白擎泽身上,只见一脸殷切的看着他,渴望能听到一个解约方案,至少在她心里看来,就算白敬泽如何狮子大开口,也不会提出几十个亿的天价来吧?
    “程翊,送客。”
    千等万等,只等来两个字!
    夏萍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更让她意外的是,霍思璇那贱人在这男人心中竟有如此地位,让他不惜下血本打压舒氏集团。
    “白总,凡事好商量,今天我是带着诚意过来的。”
    程翊的出现让她备感压力,临走前她还是想争取一下,只可惜某人连一眼正眼都瞧她。
    待到程翊送客再次折回来时,发现某人又回到座位上,不由眉头微微一蹙,再次提醒道,“白总,高管们都在会议室等您。”
    白擎泽身子压根动也没动,依旧垂着头,努力奋写当中。
    程翊的脸沉了沉,老板这般随兴,真的好吗?不过谁叫他是个打工仔呢?无奈之下,再次开口,
    “白总,这次会议讨论的是下个季度我们公司发展的方向……”
    这次白擎泽总算有反应了,至少他把笔放下了,也抬头看他了,不过仅此而已。
    “程翊,这些事情你都懂吧?”
    ……程翊彻底黑化了,他懂,他懂有屁用啊,这公司是谁的?他懂他能替老板作主吗?
    “你知道我手头我还有很多文件没看呢?乖,你替我坐镇吧!”
    程翊已经倾向火山爆发的边缘,这人还可以再过份一点吗?别人还不知道,他会不知道嘛?无非就是争分夺秒的处理公务,以便下班准时回家。
    “你怎么还不走?他们都已经在等你了。”
    处理完一份文件的白擎泽一抬头,发现程翊正若有所思的盯着他,他也不在意,反而还‘好心’的提醒到。
    程翊最终转过身子,不再跟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种马计较。
    “等等……”
    就在程翊快跨出大门时,白擎泽及时的制止了某人的脚步。
    程翊狐疑的转头,他不会天真的以为这男人是回心转意了,事实上这男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他。
    他挑了挑眉,等待某人发话。
    白擎泽复杂的看了一眼程翊,沉默一秒钟后,开口道,“让程霜离霍思璇远点。”
    程翊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就知道程霜那丫头做的事情逃不了这男人的火眼金睛,而他会采取如此温和的方式警告程霜,大抵也是为了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就比如说舒家好了,代价可是是一夜之间蒸发几十亿的市值。
    “好。”
    简单的一个字,却把程翊的心声都表明了出来。
    白擎泽朝他挥了挥手,继续低头处理公事,但也代表着对程霜过往对霍思璇所做的一切到此为止,他白擎泽不再追究的意思,如果以后再发生什么事,就算程翊的面子也不卖了,这点,他相信程翊也会明白的。
    程翊关上大门后,眉头才蹙成一块,一抹忧思涌上心头。因为他比谁都明白妹妹的心意,奈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感情的事情本就不能强求,只希望这个傻妹妹经历过这次事情以后,能认清现实,要不然恐怕连自己都保不住她。
    凌近傍晚,霍思璇便开始在厨房里忙碌,完全不顾一旁一脸哀怨的五星级大厨。
    “霍小姐,是不是我烧的不合您胃口,您提出来,我可以改。”可千万不要就这样炒他鱿鱼,像白宅这么轻松又高薪的工作,点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霍思璇拿起汤勺盛了点汤往嘴里一放,美味极了,她满意的眯了眯眼,这才转向一旁急得快要哭出来的中年男子,笑着说着,“李哥,你真的想多了,你烧的很好,我也爱吃,你放心,以后这厨房还是你的,我就是今天稍微借用一下。”
    李厨师一听不会炒了自己,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去了,连神情都放松了许多,当下也有心情开玩笑了,“霍小姐,您这是特意做饭给四爷吗?要不要我帮忙。”
    霍思璇的厨艺本就堪忧,至少在她自己看来,这厨艺还真是不够瞧的,既然人家五星级大厨都主动开口了,这不偷师就是她傻,当下连忙高兴的点了点头。
    准时下班的白擎泽一回到白宅,看到的便是霍思璇一口一口亲切的叫着李哥,当下一张脸便黑了下来。
    跟在后面的封野愁的连头发都快白了,什么时候他家四爷醋劲这么大了,都快把他给酸死了。
    而偏偏厨房里的两个当事人一点感觉都没有,霍思璇正沉浸在李厨师高超的刀功上,完全没有发现空气中多了一丝火药的味道。
    还是后来封野实在看不过去,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才惊醒崇拜中的霍思璇。
    霍思璇听到声音,一转头看见白擎泽,笑意由内而处的散发出来,身下的步伐更是轻快的往男人方向移动。
    总算,这般欣喜若狂的模样取悦了正在吃醋中的男人,脸色也有所好转。
    只见他理所应当的揽住刚走到身边的女人往餐厅走去,假装不经意的问道,“今天怎么在厨房?”
    霍思璇想着身上的油烟味,挣扎了两下,可惜没成功,最后干脆恶意的往白擎泽身上蹭了蹭,这才开口说道,“是啊,我在做饭啊,你先坐一会,还有最后一道菜,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把某人成功护送到餐厅,她准备再次往厨房走去,可惜她小看了一个男人的醋意。
    “擎泽,你快放手,李哥正等着我下厨呢?”
    白擎泽深邃的眼眸听到‘李哥’两个字,不由的眯了下,不动声色的问道,“李哥?”
    单纯的霍思璇没往深处想,笑着点了点头,献宝道,“是啊,下午我从李哥身上学了很多道菜呢?以后我烧给你吃好不好?”
    “下午你跟李厨师长一直都在一起吗?”从声音上来听,某人的情绪变化不大,可是一旁的封野却吓的连直冷汗。
    霍思璇点了点头,不嫌事大的说道,“擎泽,我每天在家好无聊啊,以后干脆我就要拜李哥为师好不好?以后每天的饭都由我来负责,行不行?”
    其实霍思璇说这话还有别层的意思,下午时分,夏萍打电话找过她,让她替舒氏求个情,她这才知道白擎泽在背后为自己做的事情,除了满满的感动之外,她这颗简单的大脑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要好好扮演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情妇。
    而情妇的工作不就是好好伺候金主吗?这么一想,就想起n天之前,白擎泽对自己这赞不绝口的厨艺,所以才有现在这么一出。
    不得不说男人的思维跟女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白擎泽完美的把刚才小女人的话用他自己的意思理解了一遍。
    他挑眉问道,“你很无聊?”
    一时顺着某人思路的霍思璇非常实诚的回答道,“恩,是好无聊,你要上班,闵熙也上班,都没人陪我。”
    随意的抱怨了一句后,才反映过来,无聊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拜李哥为师好嘛?
    “擎泽,你说我向李哥学习厨艺好吗?”
    “不好。”直接拒绝,没有商量。
    正文 第三十章 :男人的妥协
    可怜的李厨师开始担心的事情终于要成为现实了,只见白擎泽抛了个眼神给封野,后者则是一脸的苦哈哈。
    “为什么?”霍思璇没看见两人的互动,见男人拒绝自己,一张小脸耷拉了下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为什么连她唯一的兴趣也给剥夺了?
    “因为以后你会变得很忙。”
    见小女人不开心了,一向没有解释习惯的白擎泽竟然破天荒的开始解释起来,虽然这神解释某人也不见得能听懂。
    霍思璇扁了扁嘴,没再继续胡搅蛮缠,谁叫这男人是自己的金主呢?金主的话就是圣旨,再者凭良心讲,这金主对她还是不错的,所以她只要角色定位好就行。
    晚餐愉悦的气氛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而破坏,反而白擎泽给足了霍思璇面子,平常只一碗的饭量,因为某人的亲自下厨,非常给脸的再添了一碗饭,至于什么饭后运动嘛,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待到隔天霍思璇清醒过来时,她口中的李哥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厨师长换成一位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女妇人。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