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8节

    她自然随口追问了封野李厨师长的下落,结果被告知李厨师长家里有急事,连夜辞职了,无论真相如何,反正霍思璇是相信了
    正好这时,霍霆深打电话给她,说是明天回家一趟,惊得霍思璇一身汗。
    无论如何她做别人情妇的事情不能让弟弟知道,他血气方刚的,霍思璇真怕他一旦知道真相后,便不顾一切的了结学业,替自己减轻负担,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如今之计,能瞒一时是一时,所以当天晚上白擎泽又要行驶他作为金主的权利,霍思璇非旦十分配合,还更加卖力了,白擎泽虽然知晓这小女人另有企图,却也不戳穿她,能享受了再次。
    平常被吃抹干净的霍思璇都是累得连脚趾头也懒得动一下,可是晚上她竟然失常的想要找白擎泽聊天。
    “擎泽,我们聊聊天好不好?”
    运动过后的两人全身黏腻,可是此时谁都没想着要起来去梳洗,白擎泽调整好自己的位置后,便让小女人趴在他的怀中,倒也显得静谧极了。
    “聊什么?”宠溺的吻了吻秀发,慵懒的说道。
    霍思璇眸中闪过挣扎,一双手有意无意的轻轻拉扯着男人胸前的毛发,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动作,却让男人原本已经消停了的某处再处兴奋起来。
    “璇儿,看来你还不累,嗯?”声音充满着诱惑,以及压抑的情欲。
    霍思璇惊得从他的身子爬了下来,这都两回了,可千万别再来了,再来的话,她的心里话就没机会说出口了。
    “擎泽,我、我想找你聊聊。”眼看着男人开始动手动脚,怕再不开口就没机会的霍思璇一边吃力的躲着男人的魔爪,一边开口替自己争取机会。
    白擎泽神色一怔,回想起刚才女人配合的场景,准备暂时好心的放过她。
    “说吧,什么想我跟说的。”
    重新把女人抓到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女人光洁的裸背,一副偃旗息鼓的样子。
    霍思璇见男人真的没有下一步动作,这才松了口气,组织了下语言,这才开口道,“擎泽,明天我想回趟家。”
    白擎泽的眉锁不可见的微蹙一下,随即便舒展开来,他低声哦了个字。
    “我想明天晚上住在家里。”
    霍思璇终于忐忑的把最终目的说了出来,并且忐忑的等待着男人宣判她的死刑。
    “不行。”
    答案算是在霍思璇的意料之中,毕竟从每天晚上男人的需求来看,不回来住宿无疑会引起男人的反对。
    她咬了咬下唇,两手靠在男人的胸膛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眸子委屈的盯着男人。
    满脸的胶原蛋白以及欢爱后的绯红面色都让白擎泽差点扑倒而欲所为之。
    “明天我弟弟回家,我不想……而且我也不想让白天跟着。”
    霍思璇一脸犹豫的把心中顾虑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如果白天跟着回家,她不知道该如何跟霍霆深解释为何好端端的有人跟着。
    这次男人连拒绝的话也不说了,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霍思璇,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去一样,直到霍思璇被他看着心里直打颤,才终于听到男人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冷淡的让她慌了神,
    “你害怕让你的家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霍思璇死死咬住下嘴唇,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男人的问题,她隐约感觉到男人的怒意,可是心里却又不解,他们两人的关系本就见不得光,她害怕家里人知道也没什么错吧?
    白擎泽身上的冷意貌似更浓了,浓眉紧锁,再次冷淡的开口,“霍思璇,你个小没良心的。”
    起身,穿衣,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没一会儿,霍思璇听到院子里汽车发动的声音,紧接着,大灯逐渐离去,最终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安静的让霍思璇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她麻木的让被子紧紧裹住光洁的身体,眼睛空洞无神,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布娃娃一般。
    霍思璇这个姿势坐了将近两个小时,可是院子里依旧没有任何响声。
    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了,直到隔天中午,封野的声音在房间的广播里响起,霍思璇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当侧头一看,床铺显然没有被睡过的痕迹,这才发现男人自从昨晚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莫名的一股失落涌上心头,赤裸着身子直接走向浴室。
    她只是稍微收拾了一下,便无精打采的往楼下走去。
    “早,霍小姐。”封野似乎总能料到霍思璇每天会何时出现,然后再每次礼貌的同她打招呼道。
    霍思璇淡淡的点了点头,往餐厅走去。
    “霍小姐,您准备什么时候出门?”
    霍思璇停住脚步,瞳孔猛地放大,心跳不由的加快了几分,她不确定的转过身子,问道,“封管家,你刚才说什么出门?”
    封野一愣,不是一大早四爷就打电话交待霍小姐要出门吗?怎么霍小姐一副见到鬼的样子?不过到底是经过培训的,他明白身为管家的职责是什么,只是笑着解释道,
    “四爷说您今天要回娘家,还说您晚上不回来住了,让我给您暗地里派保镖呢?”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淡漠的亲情
    回娘家?霍思璇在总算是明白了,白擎泽这是同意让自己回家了,只是娘家这个词怎么听上去让她有些别扭呢?不过管她呢?至少白擎泽已经同意了。
    “是,我晚上要住家、不,是我妈家里,不过保镖就不用了吧,我在我妈家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霍思璇一脸笑意的回答道,与刚才的无精打采完全大相径庭,现在的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不是因为可以回家,而是她知道其实白擎泽还是关心她的。
    “霍小姐,您不用有顾虑,保镖只会在您出现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四爷特别交待,白天不用陪您回家。”
    封野虽然不知道为何霍思璇会突然心情大好,但还是一字不落的把四爷交待的话给传达了。
    霍思璇没再拒绝,她也知道这是白擎泽的底线了,如果自己再矫情的话,倒有些伺宠生娇了。
    心情大好的霍思璇胃口大开,再加上厨房本来就按着她的口味做的,不知不觉间已经两碗饭下肚。
    坐在办公室的白擎泽看着电脑屏幕里的人正在大快朵颐的吃着食物,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弧度,连带着他的食欲也被这小女人勾起来了,他麻利的拆开一旁的筷子,打开早已冷掉的饭菜,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吃饭,果真连饭菜都比往常好吃了许多。
    而正在白宅餐厅里吃饭的霍思璇丝毫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正透过上方的摄像头传播到白擎泽处,她只是边吃着饭,边想到白擎泽的妥协,嘴角噙起几分温暖的笑意。
    饭过后,霍思璇回房稍微打扮了一下,这才坐着司机开的车往霍家赶去,只是为了怕霍霆深发现,特地在离霍家很远的地方便下了车,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想起弟弟好久没吃过她做的饭,还特地跑到超市买了些菜,准备亲手做一桌家常菜好好犒劳辛苦的弟弟。
    霍思璇打开大门,看到客厅里坐着的白薇时,明显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淡淡的问了句,“妈,你在家啊?”
    白薇看到霍思璇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事实上今天的一切都是她亲手安排的。
    “思璇,你回来了,外面天气这么热,你回家一定辛苦了。”她热情的起身招呼着霍思璇进屋,一双眼睛却不时的往门外看去。
    霍思璇皱了皱眉,像是没察觉她的异常,随手把门关上了,当然也顺带的阻断了某人的希望。
    白薇一脸失望的收回眼神,不过她很快收拾好情绪,难得主动的上前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并且还客气的说道,“思璇,你看你,回来就回来吧,干嘛还买这么多东西?再说了,这些东西妈妈一大早就去菜场买好了,晚上啊,妈妈就给你们姐弟俩亲自露一手。”
    霍思璇揉了揉了耳朵,不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她那个妈妈竟然晚上要亲自下厨?这稀罕程度可赶上天上下红雨了?
    “思璇啊,晚上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妈妈做给你吃?”
    白薇动作生疏的放着霍思璇买来的食物,态度却是热情的不得了,好像真的是霍思璇想吃什么,她都会做一样。
    “红烧肉,我想吃红烧肉。”
    霍思璇没客气,直接开始点菜了,只是背着她的白薇明显身体一僵,半天没有响应。
    她嘴角噙起几分冷笑,继续说道,“妈,要不然烧个糖醋排骨也行。”
    呵呵,不是要当个好母亲嘛?她就给个机会。
    白薇转过身子,尴尬的笑道,“那个思璇啊,妈妈没买你说的这些食物的材料,要不然改天,改天妈妈一定做给你吃。”
    霍思璇站在客厅的沙发边上,紧绷的小脸带着冷意,纤细却不瘦弱的身形隐约透着淡淡的疏离,声音淡淡的,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讥讽着,“哦,改天么?”
    白薇心虚的点了点头。
    霍思璇撇了撇嘴,声音淡极了,“那我倒是期待着。”
    白薇皮笑肉不笑的走向霍思璇,貌似亲昵的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
    这热情的模样如若让旁人看了去,真以为她们俩是对亲密无间的母女呢?
    霍思璇一直任由白薇牵着,像如今这么反常的行为,通常是有事求于她,以前的她还会顾念着两人之间少的可怜的亲情,可是现在,呵呵,她不知道白薇为什么还会认为自己会帮忙呢?
    “思璇啊,妈妈错了,你能原谅妈妈吗?”
    突然画风一变,白薇跪在霍思璇面前请求她的原谅。
    霍思璇皱眉,她也没有立刻扶起白薇,反而是保持着刚才平谈的语调,问道,“妈,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当了二十几年的母女,她岂会不知道白薇的为人?
    白薇的眼泪就跟开了闸门的水龙头,说来就来,她抬头看向霍思璇的时候,脸庞已经是滑下一行清泪,本就没有上妆的她,面色看着没什么血色,再搭配上眼泪水,倒是看着有几分苍凉。
    不过这并不表示霍思璇一定会心软。
    霍思璇淡笑道,声音低柔道,“妈,你这是干什么,这又是跪又是流眼泪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白薇变了脸色,隐约觉得面前的女儿好像变得不再跟以前这般可以随便揉捏了?
    她没再坚持跪着,直接起来坐在沙发上,不过一双手还是紧紧握着霍思璇的手,眼泪也继续流着,神情更加的悲恸了。
    “思璇,你救救思彤吧?”
    霍思璇虽然面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她眼角下的眼睫毛正极细微的颤抖着。
    白薇一直沉浸在自己刻意营造出来的悲情中,哪里还顾得上霍思璇极其细微的变化,她接着继续哀嚎道,“妈妈知道错了,像舒家这样的家庭哪里是我这样一个妇人可以拿捏的,所以才把思彤推进了火坑,思璇,你是思彤的姐姐,你一定要救救她啊。”
    霍思璇的悲凉从心底里冒了出来,瞧瞧这该是一个母亲说出来的话吗?霍思彤嫁进舒家是推她进火坑?那么这个被她提前嫁入舒家,后来又因为子嗣问题被亲生母亲同胞妹摆了一道的她难道就活该吗?
    这个就是她以前一直要维护的家庭吗?
    明明是被一双温暖的双手紧握着,可是为何她却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冰冷的冰窖中呢?她用力的抽回被握住的手,下意识的揉搓着,希望把冰冷的手变得暖和起来。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情意
    白薇被漠然的霍思璇给吓住了,她想要再次握住女儿的手,可是被霍思璇闪了过去。
    “思璇,我知道你还恨妈妈,可是思彤是无辜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白薇明明前一句还是忏悔的话语,后面一句就变成一把冰刀子,直接戳向霍思璇的心脏,深不见血。
    霍思璇抬眸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心底冷笑着,见死不救?多么严重的指控?而母亲到底是凭什么可以有这么严重的词语来指控她呢?试问,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歪着头,轻轻抚摸原来戴婚戒的右手无名指上,原来的婚戒早已被她扔在首饰盒的角落里。
    “妈,你也说思彤嫁给舒家了,请问我一个舒家的下堂妇还能怎么救她?”她一脸讽意的说道。
    “你不可以,白四爷可以啊。”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