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2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20节

    一时间餐桌子只有动筷子跟咀嚼的声音,这氛围着实有些压抑。
    霍思璇本来中午就吃多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在白宅嘴巴被养叼了,眼下餐桌上的食物就跟味同嚼蜡一般,难以下咽。
    不过为了难持假象,她还是逼着自己进食,只是手上夹菜的动作显然慢了许多。
    霍霆深不知道,他看姐姐只顾着扒碗里的米饭,恁是给她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弄得霍思璇有苦难言。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回来吧
    白薇一直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由于心里有事,以致她不断的抬头,视线在两姐弟间搜寻,这副脸上一直写着‘我有心事’的模样,哪怕再迟钝的霍霆深都能察觉了。
    终于,霍霆深放下筷子,问道,“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本来这星期他不准备回家的,手头还有一份工作急着完成,可是他妈恁是追命连环call打了好几个,还让他亲自打电话给大姐说什么他要回家,如今看来,确实是有事跟他要交代。
    本来一直垂着头跟食物做斗争的霍思璇听到弟弟的问话,猛得抬头朝白薇瞥了过去。
    白薇下意识的闪躲女儿的注视,拿着筷子的手因为用力指关节都已经泛白。
    霍霆深疑惑的看着两人的互动,眸中的不解愈加明显,他隐约觉得这两人有事情瞒着自己。
    “妈,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急着叫我回来!”
    气氛眨眼间被拉紧到一把如要绷断的弦,安静的几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霍思璇左手慢慢攥紧,嘴角扬起薄冷的笑意,一双黑白分明的黑眸满是冷冽,突然之间朝白薇射去无数道冷箭,仿佛一簇而发。
    “是你叫霆深回来的?”
    声音冰冷的如同地狱远远传来,让人为之战栗。
    白薇变了脸色,这般强势的霍思璇让她连完整表达都变得困难。
    霍霆深急了,原本白皙的俊脸通红一片,特别是看到一直不说话的母亲,他焦急的催促道,“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薇一想起小女儿许给自己的承诺,一狠心,一咬牙,再暗自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泪水便如同山涧般的清水一股恼的流了下来。
    霍霆深虽然不待见母亲,但是看到一把年纪的白薇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说不在意倒是假的。
    他焦急的问道,“妈,你这是到底怎么了?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吗?”
    霍思璇面无表情的看着声泪俱佳的白薇,眸底尽是淡淡的嘲意,所以说这顿饭才是今天的高潮么?
    “深儿,自从你爸爸去世后,我们这个家庭就已经支离破碎了,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只能我们娘仨还在一起,这就还是个家。”
    白薇一边哭诉着,一边还不忘记拿起一旁的纸巾醒一下鼻涕,总之,这顿饭已经彻底让人难以下咽了。
    霍思璇干脆挺直的背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波澜不惊的看着母亲演戏,再顺便在心里实时点评一下,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演技到底有没有提升。
    “如今思璇、深儿你们还都在,只是可怜的思彤,被婆家软禁在家里,可怜的她还大着肚子,如果一直被软禁着,我真担心她以后生出来的娃娃是不是会得抑郁症。”
    抑扬顿挫,句句都是泪点,确实让人听后为之动容。
    霍霆深本就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如今听完白薇的一番话,整个人热血沸腾,一双黑眸更是因为激动变得猩红,小拳头抡抡就差冲出去要找舒家评理去了。
    虽然他同样不待见二姐,甚至说心里还是怨恨二姐的,毕竟是二姐抢了大姐的老公,可是听到二姐被别人家欺负,血缘至亲的霍霆深还是于心不忍。
    这大概就是自家的儿子自家人可以打骂,但是别人,呵呵!
    “妈,你怎么不告诉弟弟思彤是为了什么被舒家软禁的?”
    霍思璇不咸不淡的声音冲散了霍霆深的热血沸腾。
    白薇心虚的垂下头,甚至连哭声都变小的,只是偶尔抽泣一下,避免眼泪干了,再也流不出来了。
    霍思璇脸下满是凉薄的笑意,她身体向前,双手交叉靠在餐桌子,一双凤眼直勾勾的盯着白薇染了色的头发上,再次不紧不慢的说道,“妈,你这是什么居心啊?你知道舒家在同城的势力吗?你想让弟弟去舒家被人撵出来吗?还是说你想连霍家的最后一根独苗也要连根拔起?”
    声音只是冷冷淡淡的,可是每一个字的控诉却让白薇抬不起头,她当然知道舒家在同城的地位,所以她才要紧紧抓住舒家这颗大树。
    有一件事情连霍思彤都不知道,舒伟早在之前就找过白薇,他希望借这个岳母的手把自己的妻子重新拨乱反正一下,并且提出了天价的好处费。
    再后来霍思彤偷偷打电话告诉她霍思璇跟白四爷的事情,一个一举数得的计划便在白薇的脑海中形成。
    如果能搭上白四爷这条线自然是极好的,可是如果搭不上,舒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两个女儿,谁能给她,给霍家带来最大利益,那么谁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所以一开始她就拐着弯的打探霍思璇跟白四爷的关系,只是从种种迹象来分析,白薇显然已经放弃了白四爷这颗大树,这不她又恶毒的想要把霍思璇重新安排到舒伟身边去,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霍思璇早已不是几年前那个任她捏搓的霍思璇了。
    餐厅里的气氛似乎更加诡异了,餐桌上的大鱼大肉已经成了摆设了,因为谁也没有心思再去动它们了。
    霍霆深一会看看大姐,一会看看母亲,本就涉世未深的他有种凌乱的错觉。
    霍思璇安抚性的朝弟弟笑了笑,紧接着懒洋洋的说道,“妈,如果你还想认我跟霆深,我看还是不要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思彤已经可以联系到你,自然也可以联系到警方,我有想过她为什么不打电话给警方而打电话给你吗?好吧,退一万步来说,警方也管不了舒家的事情,那么请问你一个妇孺如何跟家大业大的舒家对抗呢?”
    白薇张了张嘴,似乎还是不甘心。
    霍思璇往上挑了挑眉,讥讽的一笑,“看来妈还有别的方法,不如说出来听听?”
    霍霆深同时也带着期盼的眼神看了过去。
    白薇深吸着气,鼓足勇气的说道,“舒伟说……说他还放不下你,只要你答应回舒家,他们就放了你妹妹!”
    哦,原来真正的大招摆在这里啊!
    “妈,你疯了,你竟然还让姐姐再回到舒家!”
    霍霆深可没有霍思璇这般淡定,听到白薇的话,他气得没想把桌子的东西都给砸了。
    霍思璇始终浅笑着,就像是听笑话一般,看到着急上火的弟弟,她竟还有心情安慰着,“霆深,你先别激动,生气伤身。”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什么叫跟着……
    “可是姐姐……”
    霍思璇抬手阻止了弟弟,她轻轻推开椅子,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这个叫了二十几年的母亲,现在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陌生的紧。
    原本以为她让自己做情妇已经很伤人了,果真没有比较没有伤害,刚才她说的每句话都像是有人拿了一把刀反复的深插进去,就这样,狠狠刺进去,拔出来,再刺进去……
    霍思璇以为自己应该是麻木了,可是谁曾想到,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还是会痛,唯一让人欣慰的是,这种痛已经不像当初那般痛彻心扉而已。
    她双手死死撑住餐桌,凉凉的开口问道,“妈,舒伟应该不止说了这些吧?他这是承诺了多少好处给你?”
    她可没天真到要嫉妒白薇对霍思彤的母爱,因为她的母亲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不可能做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哪怕是对亲生女儿。
    白薇心虚的摇摇头,特别是看到霍思璇脸上这决绝的表情,她如何还敢再承认呢?
    霍思璇冷笑一声,“妈,你难道就不怕我会过河拆桥吗?”
    白薇变了脸色,她确实里心里慌了,不过面上还是依旧假装镇定的说道,“不会的,思璇,你是霍家的女儿,妈这么做都是为了霍家,为了霆深,你会不管我,可是你不会不管霆深的,对不对?”
    “妈,你不要每次都拿我来当挡箭牌,我才不要姐姐为了我们这个家委屈求全。”霍霆深最烦的就是一有事,就利用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位置,逼姐姐妥协。
    同时,他担心姐姐会像以前那般做傻事,连忙走到霍思璇身边,恳求道,“大姐,这次你绝对不能听妈的,你相信我,就算我们公司没有舒家的帮忙,我也一定会让霍氏起死活生的。”
    霍思璇苦笑的拍了拍霍霆深的手,现在她已经卖身给白擎泽了,她唯一可以利用的条件都没有了。
    白薇看着天真的儿子说着天真的话语,不由嗤笑一声,脸上透露着饱经苍霜的疲倦感,“我的傻儿子,你别傻了,就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能让我们霍氏起死回生?你听妈的,好好劝劝你姐姐,如果没有舒家的支持,我们的公司都支持不到年底。”
    “那就让他倒闭,霍氏没有了,我可以重建,可是姐姐没有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姐姐。”
    霍霆深决绝的说道,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同意让姐姐再跳了那个火坑。
    白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她这么做难道就仅仅只是为了自己吗?她的两个女儿可以恨自己,可是唯独这个儿子,他没有这个资格。
    “霍霆深,霍氏是你爸爸的企业,你知道能这么轻松的说一句放弃就放弃呢?既然思璇不愿回舒家也可以,你不是跟着白四爷吗?你去求白四爷,让他出手帮忙。”
    白薇看到霍思璇铁了心不帮忙,又恢复平时趾高气扬的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霍霆深皱眉,一副不解的问着,“什么叫跟着白四爷?谁是白四爷?”
    霍思璇看向白薇的眼神又冷了几分,难道她要连霍家唯一一颗幼苗都要践踏了吗?
    霍霆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颤抖着双手扳正大姐的身子,四目相视,焦急地问道,
    “大姐,你到是说话啊?”
    霍思璇闭了闭眼,朱唇微启,“小深,你听我解释……”
    可是白薇显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她并不给霍思璇解释的机会,依旧没心没肺的说道,“思璇,妈之前也是为了你好,你回舒家,你就是个正室,如今跟着白四爷,没名没份的,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你?”
    霍思璇瞳孔缩起,身体因为生气而不自觉的战栗。
    这是亲妈吗?光捡一些讽刺刻薄,往心窝里插的话说了。
    显然霍霆深比当事人更难接受,他往后退了一步,白着一张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姐姐,轻声问道,“大姐,妈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去当了别人的……”
    情妇两个字他说不出来,多年来的教养也不允许说出自己说出这两个字。
    霍思璇上前想要拉住霍霆深,可是却被他闪开了。
    抓了空的霍思璇面如死灰,她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霍霆深打击会有多大?她知道弟弟并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弟弟不能接受这么优秀的姐姐竟然会为了这个家委屈自己去当别人的情妇。
    霍霆深没再说什么,转身往楼上跑去。
    “你满意了?”
    霍思璇用手背抹了抹眼泪,转过身带着几分悲凉的看着白薇,眼底满是无限的讽刺。
    白薇的心里也并不好受,特别是看到儿子离开时受伤的眼神,如果说她对两个女儿有私心的话,那么对这个最小的儿子,则是无私的奉献。
    不过自尊心作祟的她依旧死鸭子嘴硬,“思璇,是你先不顾着这个家的。”
    霍思璇真的没想到,都到了这种地步,白薇竟然还为自己找理由?
    没一会儿,霍霆深便拿着行李下楼,霍思璇的注意力立马被分散了,她脚步慌乱的走到楼梯口,担心的问道,
    “霆深,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霍霆深平静的回了句,“我回学校了。”
    说完话,便毫不留恋的往门外走去,完全不顾背后默默垂泪的霍思璇。
    霍思璇咬着唇,看着紧闭的大门,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不一会儿,视线便变得模糊了。
    “思璇,你看小深也不希望你做人家情妇,不如你跟舒伟低个头,认个错,回去当舒太太吧?”
    白薇完全不顾被她搅合的一塌糊涂的气氛,仍旧没皮没脸的劝说道。
    霍思璇闭了闭眼,睁开眼时已是一片决绝。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