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0节

    由于学生还在放寒假,所以学校里很冷清,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门口有个保安还在忠于职守着自己岗位。
    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紧接着一辆豪车便出现在保安的视线前,没一会儿,一具身形高大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莫名的有种压力感。
    “这位先生,学校放寒假了,如果你有什么事,等到开学再过来。”
    保安并不认识白擎泽,所以让男人面无表情的朝他走来时,他感觉到压力的同时,只能硬着头皮朝他解释道。
    “我找秦子遇。”
    白擎泽没什么耐心跟保安解释,如果不是校门紧锁,他早就车子直接开到里面去了,还用得了下车跟这保安叽叽歪歪吗?
    “可是秦先生没在学校里啊?”
    保安不明白为何大过年的有位长相帅气而且多金的男人会来找秦子遇。
    白擎泽眉头一拧,神情不悦极了,秦子遇竟然没在学校?那么之前他发短信让自己来学校是几个意思?
    正当他打算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秦子遇时,身后也响起了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两人转头时,看到的便是一个漂亮的车子漂移动作。
    没一会儿,便看见秦子遇从车上下来。
    白擎泽眯了眯眼,他竟然比自己还要晚?
    “白四爷,来的还挺及时的嘛?里面请。”
    秦子遇一脸淡笑的邀请的白擎泽往学校里走去。
    白擎泽冷哼一声,径直的带头走去,秦子遇安抚的看了下保安,抬腿跟上。
    保安看着相继离开的两大男人,心里不由有些羡慕,为何同是男人,瞧人家这气质,这身型,简直就是上帝亲手打造的楷模啊,而像自己这种三大五粗的身型,充其量就是朵绿叶,专门陪衬他们的。
    “秦少爷,思璇有什么东西要你给我的?”
    一到办公室,白擎泽几乎就迫不及待的问秦子遇要东西了。
    秦子遇却没打算这么快给他,只见他打风马牛不相及的问了句,“白四爷,你觉得这学校怎么样?”
    白擎泽一怔,随后敷衍的回了句,“自然是好的。”
    “如果我说从这学期开始,我将要接手这学校了呢?”
    白擎泽,“……”
    他接手这学校?什么意思,这不是自己买给霍思璇的学校吗?
    “秦子遇,这是思璇的学校。”
    “是啊,这是思璇的学校,可是她却委托我打理这学校,所以你觉得思璇是抱着什么样的决心离开呢?”
    秦子遇不辩驳白擎泽的说辞,相反他还认同了,只是这认同却相当硬生生的往白擎泽的心中扎了一刀,霍思璇竟然连学校都不要了?
    “你说什么?”
    白擎泽不可置信的问道,霍思璇怎么可能连学校都不要了?这一刻,他有种已经失去了这小女人的感觉。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天才宝贝
    “白四爷,我知道你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你应该明白思璇下了多大的决心。这是思璇要给你的东西,你好好看看吧。”
    秦子遇从抽屉里拿了个文件袋递给还处在错愕中的白擎泽,很是淡定的开口道。
    白擎泽接过文件袋,面如死灰的打开袋子,龙形戒指从文件袋里掉了出来,咯噔一声,掉在了地上,特别清脆的声音。
    他看着地上的戒指,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自从霍思璇知道这戒指的含义后,她便一直视这戒指如珍宝,带在身边,相反那只在拍卖会上拍得戒指则是一直都躺在保险箱中,如今她连这只戒指都还给自己了,其中的想法可想而知了。
    “白四爷,文件袋里还有一张纸,不如你看了之后再后悔吧。”
    秦子遇有些故意的说道,自打他知道白擎泽跟初恋偶断丝连时,他气得就想杀人,之所以把霍思璇交代的事情拖了这么久,就是怕自己克制不住情绪,又跟白擎泽干架了,哪怕他自知不是这男人的对手也罢。
    白擎泽听完这句,几乎是本能的从里面拿了一张纸出来,这是一份诊断书,让看到诊断书上写着早孕两字时,他不由的缩了缩瞳孔,他自然明白早孕两字是什么意思,前几天刚从颜绾的诊断书中看到过。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诊断书,这怎么可能?不,他要找思璇当面对质,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带着他的孩子离开他呢?
    “秦子遇,思璇呢?你tmd告诉我霍思璇她去哪里了?”
    他就像一只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上前攥住秦子遇的衣领,痛苦的怒吼道。
    秦子遇像是猜到了这男人的行径一般,任由他攥着,不咸不淡道,“白擎泽,就算我告诉你思璇在哪里,你也找到了她,那你是打算怎么安置她?”
    “你管我怎么安置她,你只要告诉我她在哪里?”
    此时白擎泽的心里就只是想要快点找到那个小女人,她怎么能带着他们的孩子离家出走呢?
    秦子遇真是被白擎泽的话给逗笑了,既然这样,他就是不告诉某人,思璇去哪里了。
    “白四爷,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个义务要告知你这件事情。”察觉到白擎泽眼眸中的怒火,他又继续说道,“还是你想要跟上次那样,打断我两根肋骨?”
    从白擎泽手中挣脱出来,秦子遇又继续说道,“上次我是看在思璇的面子上才会息事宁人,这一次,白四爷尽管试试,看看我们秦家是不是吃素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同上次那样息事宁人,相反如果白擎泽要动手的话,他们秦家绝对是不死不休,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这后果也是够这男人吃一壶的。
    白擎泽眯了眯双眼,心里已经意识到无论如何,秦子遇都不会告诉自己思璇的下落,当下便没再多说什么,从地上捡起龙形戒指,拿着诊断书黯淡的离开了。
    五年后同城机场
    “妈咪,这里就是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吗?”一道稚嫩的声音在人声鼎沸的人群中清晰的响起。
    一张被墨镜盖在半张脸的女人情绪复杂的看着面前人来人来的大厅,不由有一丝的恍惚,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踏上同城这块土地了,可是没想到,时隔五年,她还是回来了,她始终忘不掉弟弟的惨死。
    是的,她就是霍思璇,当年在同城一夜间消失匿迹的霍家大小姐。
    “是啊小童,这里就是妈咪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好不好?”
    霍思璇收拾起心中悲伤的情绪,蹲下身子,强颜欢笑的对儿子说道。
    小童皱了皱眉,不高兴的摇摇头,“妈咪,你不开心,我不想妈咪不开心,我们还是回澳洲去吧。”
    这五年,霍思璇母子俩一直生活在澳洲,对于妈咪为何突然决定回同城,小童不是很理解,不过只要妈咪高兴,他是没什么意见,可是他发现,回到同城,他家妈咪好像还不开心了。
    霍思璇无奈的摸了摸小童的头发,这孩子打小就比一般的孩子聪明,学东西也特别快,虽然才五岁,可是却特别的老成,她的一点小情绪都休想瞒住他。
    “小童,妈咪没有不开心,妈咪只是一时触景伤情。”
    “触景伤情?那就是说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让妈咪伤心了?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回来?”
    霍思璇,“……”
    同年龄的孩子可能连触景伤情这个词都没听过,可是她家天才宝宝早已经明白这个词的含义,甚至还能用这个词的意思来堵她了,被一个小屁孩堵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小童,妈咪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来,这样吧,妈咪答应你,等妈咪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后,妈咪再和小童一起回到澳洲去好吗?”
    她试着同小童沟通,反正自家儿子的智商已经足够他能听懂这段话了。
    小童勉为其难的应了声,“好吧,谁叫你是我最重要的女人呢?我只能听你的了。”
    霍思璇再度汗颜,这么早熟真的好吗?
    这次回国,她谁都没有通知,连好朋友秦闵熙都不知道,所以两母子只能自己去找出租车回家。
    这个家其实就是霍思璇提前在网上订好的房子,租了一年的期约,装修什么的都已经配备齐全,只要拎包入住就行。
    在她回来的第三天,秦子遇同秦闵熙这对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两人终于接到了某人的召唤,邀请他们到她的新家聚会,两人皆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霍思璇告诉他们的地址,不过还是有先后,秦子遇早秦闵熙一步。
    门铃响起时,霍思璇正好在做菜,所以是小童去开的门,当两人相见时,秦子遇还是被惊吓到了。虽然五年前他是知道霍思璇带着身孕离开的,可是这五年,几乎是断了联络的,所以突然这么一个小萝卜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难免会有所措手不及。
    “是秦叔叔吗?”
    小童倒是一点都不怕生,看见秦子遇时便很快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没办法,这五年,妈咪时常在耳边提起秦叔叔的事情,所以他不想知道也不行。
    听见小童的叫唤,秦子遇突然间有些难堪,刚才接到霍思璇的电话时,惊喜取代了一切,所以他根本没想太多,直接杀过来了,所以什么礼物都没带,第一次见面,确实是挺失礼的。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娃娃亲
    “子遇嘛,快进来啊,在门口干嘛?”
    系着围裙的霍思璇听到声音,便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秦子遇错愕的模样,不由笑着让他进来再说。
    秦子遇听见声音抬眸看到霍思璇时,心头不由一滞,五年不见,眼前的女人远比五年前更加动人了,原本的长发此时已换成一头干练的短发,整个人都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致命魅力。
    五年了,原本他以为自己放下了,可是只需一眼,他便知道这辈子他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了。
    “叔叔,为什么你一直都盯着我妈咪?”
    小小年纪的小童很是敏感,对于觊觎妈咪的男人,他一直都抱谨慎的态度,虽然他是不反对妈咪再婚了,可是对方的人品一定要过硬,至少得他同意才行。
    小童那稚嫩但是却严加指责的声音不由让秦子遇把注意力给收了回来,原本还是错愕的面庞,不知何时爬上满满的笑容,哪怕这笑容仔细一看还是有些僵硬。
    “叔叔是感觉你妈咪太漂亮了,一时失态了,所以你能原谅我吗?”
    不知为什么,秦子遇这人对待别人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相当不合群,可是对于孩子,却特别有办法,只是一句话就让小童对他的印象分如同坐火箭一般的往上涨。
    或许小童觉得这位叔叔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小孩子,而且也不像一般叔叔那么道貌岸然,明明觊觎妈咪的美色,可是一个个装得什么一样,就凭对方这么坦诚的态度,小童决定把秦子遇列入妈咪追求者行列了。
    既然将来有可能成为一家人,自然态度就不一样了,他如同小大人般的伸手右手自我介绍道,
    “叔叔,我是小童,是妈咪的儿子,很高兴认识你。”
    这算是从另一种身份同秦子遇打招呼了。
    秦子遇挑了挑眉,对于小童前后转变的态度有些诧异,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也煞有介事的伸出手握住小童的小手,态度谨慎的如同对待什么大人物一般。
    霍思璇被两人相处的模式给逗笑了,一个才五岁,一个三十好几了,可是这两人竟然要用这么隆重的见面礼仪?
    “哇塞,这么可爱的小朋友是谁啊?”
    秦闵熙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随即便一阵风的刮了进来,抱起小童又是亲又是抱的,哪怕是天才宝宝的小童也被这无厘头的阿姨吓得够呛。
    好在一道稳重又熟悉的声音随后响起,“小熙,你小心肚子里的宝宝。”
    秦闵熙这才不舍的把小童放了下来,不过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却不甘心的在小童的身上打转着,像是在算计什么。
    霍思璇干脆先把厨房里的火给关了,笑脸盈盈的走了出来,走到众人面前,开心的说道,“闵熙,恭喜你啊,你也要当妈妈了。”
    秦闵熙这才把视线对上这张五年未曾见面的好闺蜜,一时间控制不住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死女人,你终于肯回来了,真是太可恶了,这五年来,竟然连一个音讯都没有,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