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2节

    “霍思璇,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她一脸惊恐看着霍思璇和白擎泽,气急败坏道。
    “霍思彤,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告诉我,你把小童怎么了?”
    霍思璇对着这张与她相似的面孔,不由心有感慨。五年前,她可以不计较霍思彤绑架自己,可是五年后,这女人怎么可以重蹈覆辙,又绑架了小童?真是爷爷奶奶都忍不了,无论如何,霍思彤都要为这次的行为付出代价。
    霍思彤总算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是啊,她有小童,难道她还会怕了他们?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好了,反正她什么都没有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冷笑一声道,“霍思璇,真是没想到,五年前用计把你逼走了,如今你竟然还敢带着孽种回来?凭什么我过的连狗都不如,而你却一直都过得高高在上呢?”
    白擎泽皱了皱眉,对于霍思彤提到五年前的事情面色一沉,当年他本打算要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可是霍思璇的出走,让他方寸大乱,以致于他很长时间都一蹶不振,这件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淡忘了,再后来,随着颜绾肚子里孩子的流产,这件事情更是不了了之了。
    “霍思彤,当年是你故意引我去酒店的对不对?”
    经过细细一想,当年所有的事情他都能串联起来,所以很肯定的问道。
    霍思彤狰狞一笑,承认道,“没错,白四爷,没想到这么精明的你会摔在我跟颜绾替你挖的坑里吧?当初其实我就在那间房间里,还是我跟颜绾一起扶你到的床上呢?而且我也亲眼看见霍思璇这个笨女人去的酒店,怎么样霍思璇,我给你安排的戏码精不精彩?”
    说到过往,她便陷入了当初的回忆,脸上讽刺的笑意更浓了,一想到两人因为识会五年来相隔两地,她的心里就无比的痛快。
    “霍思彤,当年是你故意设的局?”
    霍思璇虽然一早知晓这件事情大概与这个妹妹脱不了关系,但是当事情的真相真正暴露在她面前时,她还是被打击到了。
    霍思彤得意一笑,“我亲爱的姐姐,看到心爱的男人在你面前与人翻云覆雨时,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突然间,只见她画风一转,面色不甘的说道,“可是颜绾那个笨女人,这么好的机会竟然弄砸了,连下药也不会,竟然过量下药,让白四爷晕了过去,不过好在,她不至于笨得离谱,至少让你相信了,不是吗?”
    她的话让在场的几人为之一怔,特别是白擎泽和霍思璇,他们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
    白擎泽确认道,“你是说我跟颜绾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那么她的孩子是哪里来的?”
    霍思彤听了白擎泽的话,笑的更加大声了。
    “哈哈……孩子?白四爷,那一晚不止你晕过去了,而且颜绾的亲戚也来找她了,试问她怎么会怀上你的孩子?”
    白擎泽无疑感觉自己被颜绾那女人彻头彻尾的给耍了,如果不是那个孩子,他跟思璇怎么会分隔五年?想到这里,他眸中的阴霾之色更加明显了,看向霍思彤的眼神也更冷了。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霍思璇听到这里时,不由感叹起造化的弄人,那一晚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思彤,五年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是小童是个孩子,你绑他为了什么?”
    霍思彤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霍思璇竟然问她绑架小童的原因?还真是可笑。
    “姐姐,小童是白四爷的孩子,你说我绑他干什么?如今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为我自己争取点利益,你说我下半辈子该怎么活?”
    虽然明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可是被现实所迫的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下半辈子考虑。
    头几年,她害怕白擎泽找到自己,一直过着天不见日的日子,她的小金库因为那次下药事件,基本散得差不多了,本来想要去舒家再讹点,可是这几年,舒伟迷上了赌博,把家财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个空壳子还在强撑着,根本帮不上了她。
    实在混不下去的她原本打算去国外躲躲,正好那天在机场看见霍思璇母子,所以心生一计,准备从霍思璇那里讹点钱再走,这绑架的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打过去,人家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说实话,她看到白擎泽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恐惧的,不过当猜想到这个孩子可能是白擎泽的孽种时,突然心境开朗了,霍思璇再有钱,怎么可能比得过白擎泽呢?
    只是她有没有想过有没有命花这一道理呢?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因果报应
    “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你要保证小童没事。”
    听到她只为求财,霍思璇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霍思彤哪根神经不对了,非得要杀小童泄恨的话,怎么都可以。
    霍思彤略微有疑虑的看了看白擎泽,四爷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如今人家都在眼前了,她不觉得自己的下场会好到哪里去,不过这都到了这份上,她已无后路。
    “四爷,我不想伤害小童,只要你给我一个亿,并且答应帮我拿到美国的绿卡,我就放了小童。”
    白擎泽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这才开口道,“没问题,只要你放了小童,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
    霍思彤微蹙了眉头,对于白四爷如此好说话有些置疑,这不应该啊?该不会有什么陷阱等着自己吧?可是一想到小童的所在之处不可能被找到,她原本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四爷爽快,我也不会食言,不妨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其实颜绾当时肚子里是有孩子的,只是这个孩子是谁的就不自知了。”
    反正她跟颜绾也算是兔死狗烹,出卖起颜绾来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霍思璇一阵愕然,她原本以为颜绾至少是爱白擎泽的,可是如果真的爱他,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连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不知道,不就是代表她很滥交吗?
    不过白擎泽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她说的,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
    “思彤,你知道当年是颜绾撞死小深的吗?”突然霍思璇像是想到什么,神色激动的开口问道。
    霍思彤神色一僵,她没想到颜绾竟然是撞死小深的那个逃逸司机?如果小深还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对这个二姐置之不理的,她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样想来,如果不是自己去帮颜绾,是不是有可能小深不会死呢?
    这都是因果报应啊!
    “思彤,你跟颜绾走得近,你应该会有证据证明颜绾是凶手的,对不对?”
    “璇儿,你别过去,危险。”
    白擎泽看着霍思璇激动的想要走过去,连忙拉住她,劝道。
    毕竟眼前的霍思彤还是极度危险的,被逼急的兔子还会咬人呢?这五年来,他确实在私底下做了些手脚,把霍思彤逼到了墙角。
    只是这几天一直都在寻找证据的霍思璇如何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但凡有点良知,霍思彤都应该把她知道的告诉自己。
    “思彤,无论我跟你斗得怎么厉害,小深一直是没有错的,而且他也是一直认你这个二姐的,难道你要看着他枉死吗?”
    她想要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来打动霍思彤,可是人家是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的。
    颜绾自然不会傻的跟人到处去说她撞死人这件事情,霍思彤自然是不晓得的,可是她跟霍思璇斗惯了,当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情她事先是毫无知晓的。
    只见她极尽讥讽的一笑,“霍思璇,你不要跟我提霍霆深,他是你的弟弟,不是我的弟弟,从小到大,他哪一次不是帮着你这个大姐对付我这个二姐的,所以他死了,我笑都不及,怎么可能会帮他找凶手呢?你跟他的感情不是很好吗?既然这样,这个重要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你头上了。”
    话虽然说到这种地步,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神情还是一副悲凄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对霍霆深有几分感情的。
    霍思璇皱了皱眉,对于妹妹的话甚是不苟同,她真是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无情到这种程度。
    “璇儿,你别被她骗了,霍思彤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年的真相?你放心,等救出小童后,我一定会帮你找出当年的真相,把颜绾绳之以法。”
    白擎泽轻轻拥住小女人,向她许下承诺道。
    既然他跟颜绾根本没有发生过事情,那么所有的事情就只是个闹剧,既然是闹剧,那么他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把当年的事件事情还原真相。
    霍思璇抬眸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微微拧了拧眉,既然这男人决定出手了,确实比她一个人大海捞针来得实际许多。
    “霍思璇,你们少在我面前秀恩爱了,快把现金打到我账户上,然后送我出镜,要不然我不敢保证,那孩子是否还有命活着见你们。”
    霍思彤最见不得霍思璇过得好了,如今这两人赤裸裸的在她面前秀恩爱,如何让她不懊恼呢?
    正在她口出狂言的时候,白擎泽的手机响了,是程翊的电话。
    原来打从刚才,程翊便一直没陪同出现,他带着手下趁着霍思彤不注意去找小童了,如今无非告诉白擎泽小童已经找到,让他不用有所顾虑。
    所以当白擎泽接完电话后,霍思彤便感觉有种大势以去的感觉,虽然她很自信白擎泽绝对不会找到那个地方,可是神通广大的白擎泽做事情又哪里会让人猜到呢?
    果真,只见白擎泽大手一挥,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便把霍思彤团团包围住。
    “你、你们要干嘛?难道不怕我让人杀了那孩子吗?”
    霍思彤有些底气不足的开口道。
    白擎泽不屑的笑了笑,“你是说你那不堪一击的手下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能送你去见他们。”
    霍思彤面色一白,她能明白这男人说的送自己去见他们的意思,不,这不可能,白擎泽怎么可能会那么找到小童呢?
    “霍思彤,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为把小童藏在外面的车子里我们就会找不到嘛?告诉你,想绑架我儿子,你就得做我承受我怒气的结果。来人,直接杀了。”
    “不,姐姐,你让四爷别杀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一听白擎泽要灭了她,霍思彤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跌坐在地上,祈求着霍思璇。
    霍思璇看着地上如同蝼蚁的女人,眉头蹙得死紧,说心里话,她对这个同胞妹妹已经算是仁之义尽了,人的忍耐是有性的,这三番四次的迫害,真是圣人也忍不了。
    不过她也没有忘记之前白薇对自己说得一番。
    “思璇,我跟思彤是姐妹,哪怕她做了多错的事,你这个当姐姐的能原谅就原谅了吧,现在小深已经不在了,妈不想再白发人送黑发人,虽然妈的这个要求有些过份,但是如果是你爸爸的话,我想应该也是希望我们一家人都过得和睦的。”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针锋相对
    “璇儿,你不要为难,霍思彤这条命我是要定了,如果你害怕,就让他们等我们走后再动手。”
    白擎泽看着面色不怎么好的小女人不由开口安慰道。
    “不,姐姐,我真的错了,你不能扔下我不管的,我们是同胞姐妹,打从娘胎里的时候就在一起的,你不能见死不救的。”
    霍思彤继续哀求道,她了解霍思璇,所以这般多年才会吃得她死死的。
    白擎泽朝手下使了个眼色,便立马有人拿布堵住霍思彤的嘴,也不知道这块布是哪里来的。霍思彤虽然想要反抗,可是哪里会是这些人的对手,除了发出呜呜声,便什么也做不到了。
    “算了,还是把她交给警察处理吧。”
    沉默片刻后,霍思璇终究打算放过霍思彤一马,至于她要坐在几年的牢,就不是自己能管得着的事情。
    白擎泽虽然不赞成,不过到底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把霍思彤交到警察局,任凭法律做审判。
    ……
    “妈咪,听说他是我爹地?”
    回去的路上,坐在霍思璇怀里的小童指了指旁边的白擎泽小声的开口问道。
    其实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发现小童简直就是白擎泽的小模板,两人根本就是一模一样,无非就是一个大,一个小而已。
    白擎泽没有同小朋友相处的经验,虽然他极力想要亲近儿子,可是看到这般又小又软的模样,深怕自己的一个大动作就会吓到孩子,以至他一直正襟危坐着,僵硬的如同一束雕像。
    霍思璇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到旁边的男人,不由暗自一笑,这男人竟然在紧张?试想一下,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竟然会紧张?要不要这么惊悚?
    “是,他是爹地。”
    不过她倒没有想要隐瞒小童的意思,反正就算她有心要隐瞒,已经知道事实真相的白擎泽也不见得会不认这个儿子,与其卡在中间当坏人,不如直接坦荡的承认了。
    小童一听真的是爹地,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便舍不得从白擎泽身上离开眼了,虽然他不说,但是从小到大,他还是十分渴望父爱的,特别是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爹地,只有他没有,他便会很失落,但他又不忍心让妈咪伤心,可见他忍的多么辛苦。
    “妈咪,以后我们是不是要爹地住一起了?”
    哪怕他的智商有多高,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他也同一般的小朋友一首歌,希望自己的父母是可以住在一起的。
    霍思璇偷看了一眼身旁的白擎泽,很快便否认了,“不,小童,虽然他是你爹地,但是以后我们不会住一起。”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