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缠情蜜爱: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123节

    白擎泽听到小女人的回答,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还是有些伤心,他知道这小女人不会轻易原谅自己,毕竟当初他是做了很多猪狗不如的东西。
    “可是如果小童想爹地了怎么办?”
    虽然他跟爹地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喜欢爹地,这大概就是切之不断的血缘之情吧。
    霍思璇顿了顿,并没有说话。
    白擎泽怕惹恼了这小女人,连忙开口道,“如果小童想爹地了,可以打电话给爹地,爹地就来会接你,好不好?”
    小童歪着脑袋看了看爹地,又看了看妈咪,最后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霍思璇心底算是松了口气,幸好白擎泽没有说要让小童跟他住之类的话,要不然撕破脸就不好了。
    由于已经是晚上了,小童经历了绑架后,累得很快睡着了,接下来,车厢里便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车子到了霍思璇楼下时,秦子遇早已经在门口等待了,看到霍思璇抱着小童从白擎泽车上下来时,眸子闪过一抹深意,不过他并没有表露于外,很快便装做镇定自若的样子走过去道,“思璇,小童怎么样了?有没有吓到?”
    同时很自然的从霍思璇手中接过小童,轻松的抱着他。
    白擎泽自然也没有错过这一场景,他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眸子,这五年,两人斗得很厉害,秦子遇早已不只是那个舞蹈学校的老师了,相反的,他现在在商场上也算得上是厉害的角色。
    至于学校则是由专人打理,每年学校的分红,他都会打入霍思璇的账户,所以说,这五年,霍思璇的生活过得一点都不拮据。
    “秦总,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擎泽就好像没看见秦子遇刚才的动作,故作一副诧异的样子。
    秦子遇也是,装作故意才看到白擎泽那般,皮笑肉不笑道,“白四爷,真是太感谢你救了小童,希望你赏个脸,改天让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他说的很客气,言下之意也很明白,他是内人,而白擎泽是那个外人,所以他才会请客吃饭表示感谢。
    可是白擎泽怎么可能让他占这个便宜,同样皮笑肉不笑道,“秦总真是会开玩笑,小童是我儿子,我救我自己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用别人来请客。”
    秦子遇气结,对于小童的身份确实是白擎泽值得炫耀的资本,就骨肉血脉这一说,无论是谁都是割舍不掉的,不过到底是经历了风雨的,他不会因为白擎泽的一句话,就认输。
    “白四爷此言差矣,哪怕小童是你的儿子,可是他跟你姓了吗?他姓霍,所以对于你来说,还是外人错不了。”
    ……
    霍思璇看着眼前你来我往的两个男人,不由暗自翻了翻白眼,如果让这两人一直吵下去,恐怕可以吵到明天早上。在这大冷风中陪两人吵架,她是疯了才会这么做,但凡有些理智都知道赶紧撤离,免得殃及池鱼。
    她从秦子遇手上接过儿子,再笑着对两位说道,“今天我很累了,就不招呼两位了,你们自便吧。”
    说完后,便迫不及待的离开战场了,谁说没有硝烟的战场不可怕?这也是很可怕的好吗?
    霍思璇的离开让原本火力全开的两大男人顿时歇了菜,既然女主角都走了,他们俩吵架也没有意思了,所以秦子遇同白擎泽也很快各自驱车离开,没有再耽误一秒,因为多耽误一秒,那就是多浪费一秒的生命。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目击者
    霍思璇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星期,小童又不见了,不过这一次并不是被绑架了,而是被白擎泽提前接走了。
    她火急火燎的杀到白氏企业,看到小童正在办公室里跟白擎泽下棋时,原本狂燥不安的心竟然莫名的平静下来,突然发现这对父子也是挺和谐的。
    “小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满腔怒火被平息后,霍思璇的语气变得十分柔软,如同往日那般。
    原本还在下棋的两父子神同步的抬头看向霍思璇,特别是小童,看到妈咪时,眸中闪过一丝心虚。
    “璇儿,你别怪小童,是我带他过来的。”
    白擎泽怕小女人责怪儿子,连忙出声增援道。
    霍思璇收回在儿子身上的目光,转而投向替儿子说话的男人身上,目光不再像刚才那般柔和,而是带着一抹冷意,让人莫名的想要打个冷颤。
    “白擎泽,你想见小童,可以事先跟我打声招呼,可是你这样不声不响的把小童带过来,你知道我会有多担心?”
    她的控诉让白擎泽无言以对,不过同时这男人的目的却是达到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霍思璇如何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呢?
    “对不起璇儿,以后我保证不会这么鲁莽了。”
    这道歉的话还是要说的,至少这样会让这小女人消气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白擎泽的讨饶,霍思璇哪怕心里对他再有怨言,就好比一拳打在软棉花上,没有一点作用力。
    “算了,以后记得提前通知我。”
    想了一会儿,她又继续说道,“对了,麻烦四爷以后还是叫我思璇吧,璇儿叫得太亲密了,就我们这种关系,不适合太亲密的叫法。”
    她这算是撇清两人的关系了。
    两父子对视一眼,小童同情的看了一眼爹地,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对白擎泽这个亲生爹地还是挺满意的,所以对于爹地,他还是能帮则帮的。
    好吧,虽然那个秦叔叔也不错,可是到底爹地身上跟他流着相同的血,所以他只能不厚道了。
    白擎泽朝这个刚争取过来的同盟儿子眨了眨眼睛,后者立马会意的对霍思璇说道,“妈咪,我肚子饿了,能不能去吃饭啊?”
    稚嫩的声音算是吸引了霍思璇的注意力,完全把刚才的话题给抛之脑后,笑着对儿子说道,“小童饿了吗?妈咪带你去吃饭好不好?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说话的霍思璇完全是母爱爆棚,不由的让白擎泽看呆了,还是儿子暗自踢了他一脚,他这才从小女人的美色中反应过来。
    “小童饿了吗?不如爹地带你去吃牛排好不好?”
    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是碍于相互了解不够,所以出现了以下的一幕。
    霍思璇没什么感情的开口拒绝道,“小童不喜欢吃牛排。”
    白擎泽狐疑的看向儿子,他们母子不是在澳洲生活了五年吗?没道理不喜欢吃牛排啊?
    小童尴尬的笑了笑,的确,他是真的不喜欢吃牛排,因为牛排太难咬了,不要忘记他只是个五岁的小朋友。
    意识到马屁拍到马腿上的白擎泽连忙转移话题道,“既然小童不喜欢吃牛排,那我们去吃别的,小童做主,爹地只需要付钱好了。”
    “好吧,既然你想跟小童单独相处,晚饭后你把小童送回我家吧。”
    霍思璇也不想剥夺他们父子间的相处时间,十分大气的开口道,气得白擎泽差点没有晕过去。
    拜托,他哪句话说要跟小童单独相处了?他明明希望一家三口一起相处好吗?
    小童真是快被爹地的低情商给膜拜了,他难道没看见妈咪就要走了吗?关键时候,还得靠他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出场。
    “妈咪,其实爹地有事情要告诉你。”
    真不明白明明可以靠实力的,为何不利用,如果让妈咪知道爹地为她做的事情,肯定会感动的以身相许。
    霍思璇狐疑的看了看白擎泽,到底是停下脚步等待下文。
    白擎泽嘴角一抽,没想到小童竟然事先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是小深的事情。”
    他吞吐了的说了句,本来他打算等有结果了再告诉霍思璇的,不过既然被儿子说了出来,那便先说点吧。
    “小深的案子有线索了吗?”
    果真,霍思璇听到是小深的案子,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完全像是一只要战斗的公鸡,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
    小童朝自家爹地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说,你看吧,还是我厉害!
    白擎泽有些汗颜,好吧,关键时候还是儿子聪明。
    “我找了一个目击者,证明确实是颜绾开车撞死的人,虽然那天下着大雨,但是对方还是看见了事发的全部过程。”
    霍思璇听到这个消息,难掩激动的问道,“你是说找到当时的目击者吗?这么说来,我是不是可以起诉颜绾了?”
    白擎泽没有回答,只是低垂着头,沉默着。
    霍思璇一怔,从刚才的兴奋中清醒过来,诧异道,“难道这样都不能把颜绾定罪吗?”
    他早猜到小女人会有这种反应,所以在还有一件证据没有恢复过来之前,对这件事情三缄其口,只是没想到被儿子提前下嘴了。
    “璇儿,你先别急,会有其他证据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把颜绾绳之以法的。”
    可是他的保证在霍思璇听来,却是那么的不切实际,五年前,如果不是这男人的包庇,颜绾这女人早就去坐牢了,如今对于这男人的话,霍思璇无疑是打了折扣的。
    “白擎泽,五年了,我都等了五年了,你让我别着急,难道真要等什么证据都消失了再来焦急嘛?还是说其实你根本就不想要我寻找当年的真相?”
    是的,哪怕过去了五年,她心里对白擎泽的恨有增无少。
    “璇儿,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为了一已私情选择包庇颜绾,但是请你相信,现在我是真心为小深翻案的,不过你要给我时间。”
    白擎泽知道自己有了前科,说什么都是徒劳。
    “妈咪,爹地为了舅舅的事情真的是费尽了心思,要不然你再给爹地一次机会?”
    小童见爹地败下阵来,作为爹地的好儿子,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霍思璇眯了眯眼,一副打探的样子看向儿子,什么时候这两人的关系变得这么亲密?而她这个当妈咪的却一点都不知呢?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出逃
    小童被妈咪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其实他还是挺怕妈咪的,妈咪一生起气来,自己绝对没撤。
    “妈咪,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害怕。”
    装可怜是小童的必杀技,屡试屡爽,每次都灵。但也有意外的时候,就比如这次,他的这一招术在霍思璇面前完全是失去了往常的作用。
    “小童,老实交待,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她可不觉得只是这么短的时间,白擎泽就把这么多事情告诉他了,而且就她对儿子的了解,这小子肯定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别人家的孩子,五岁啥也不懂,除了要家长要玩具,大概也就剩下玩手机了,可是她家的却不同,都开始管家里的事情,这让她如何不忧心?
    小童心中暗叫不好,没想到妈咪这次竟然较真了?想着书包里爹地给他买的手机,他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向妈咪交待一下?
    平常妈咪不发火,可是一发火起来真的很吓人好吗?
    他朝爹地投向求救的眼神,早知道刚才就不当那什么好人了,大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了,现在连累上小人了。
    “璇儿,你别生气,小童只是想要爹地妈咪能好好相处,对吧,小童?”
    小童连忙委屈的点了点头,带着哭腔说道,“别的小朋友都是爹地妈咪一起的,可是我要么只有爹地,要么只有妈咪,为什么爹地跟妈咪不能在一起呢?”
    原来感觉被背叛的霍思璇此时突然感觉心脏被人捂着那般难受,她一直知道小童比同龄的孩子要来的懂事,像这种话她还是头一次听说,所以特别难受。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紧紧抱住儿子,眼眶中也充盈着泪水,当初决定生下小童,就预料到今天这种场景,只是小童太懂事了,像这种让人伤心的问题,她还是头一次听到,所以难免会百感交集。
    “璇儿、小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年我不是被颜绾欺骗了,就不会让你们母子俩受苦了,你们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补偿给你们的。”
    哪怕是大男人的白擎泽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免为之动容,他上前紧紧的拥住两母子,动情的许下承诺。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