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3节

    少年时月白同父亲前往九尾狐参加狐族换帝女一事曾见过此女子一眼,这女子就是那位帝女。
    月白瞧着他们探索着四周的模样,看来他们也是为了月见草而来。
    月白并没有直接出去,反而躲在暗  处准备静观其变。
    她默默的看着那两个人到处寻找月见草的踪影,就在女子发出一声喜悦的叫喊声的时候,她知道,她们找到了。
    那位天狐帝女正准备去将月见草直接摘下的时候发现了面前这棵树的不同之处。
    “这树竟然如此怪异。”
    “时莫,还是回族去问问狐帝吧,这树如此怪异若是强行将月见草摘下,恐会多生事端。”
    时莫身边的男人担心的不无道理,可是时莫却不这样认为,“三儿,你若是害怕就自行离开,父亲哪里我会解释。”说完时莫还瞧了三儿一眼。
    三儿抿了抿嘴,虽有些怒气却也不敢说些什么。
    藏在暗处的月白听着两人意见不同的争议,那男子倒是思虑周全。
    时莫打量了怪异的树几眼,不可置疑的嘲笑说,“不就是一棵树,本帝女难不成还怕了它去。”
    说完不顾三儿的阻拦,时莫直接运功将手中的白玉剑朝着月见草的方向扔了过去,这速度之快让月白也来不及阻止。
    月白眉头紧蹙,从她这个位置看过去,那月见草早已被白玉剑所割下,如今正明晃晃的掉落在地上。
    等了几分钟,这洞内毫无动静,时莫娇喝一声,那脸上满是轻蔑的笑意,她趾高气昂的看着三儿居高临下的说,“我就说没什么事。”
    就在三儿自知理亏准备附和的时候,这洞内开始如同迅雷不及掩耳的晃动起来。
    三儿连忙将时莫扶着,一边喊道:“时莫,我们快出去!”
    此时时莫怎么肯前功尽弃,她扒掉三儿的手,摇摇晃晃的朝着月见草走去。
    马上狐族就要考试了,这月见草她必须要得到。
    原本躲在暗处的月白所在的位置并没有被这洞内的形势影响,只是她感到后背一阵发凉,转过头去一看,正好一张血盆大口的嘴流着哈喇子的凶兽正盯着她,好似在看什么美味一般。
    来不及考虑,月白直接从暗处跑了出去。
    月白看见还在争吵的两人,连忙提醒道:“快离开这里,凶兽出来了!”说完月白如同兔子一般快速朝着进来的洞口跑了出去。
    时莫两人看见那凶兽的模样面色惊骇,随着月白的方向跑了出去。
    凶兽看着到嘴的食物落了空,大喝一声,直接对着她们冲了过去。
    月白刚跑到入洞口突然发现,这洞口竟然被堵住了,想到方才那凶兽的模样她忍不住皱了眉头,这下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战。
    洞口被堵,月白不得不原路返回,正好看见远处跑来的时莫二人。
    她对着二人说,“洞口塌陷堵住了。”
    时莫面色凝重,“那凶兽马上就追来了。”
    就在两人对话时,那张着血盆大口的凶兽出现在她们身后嘴里发出恐怖的笑声。
    月白回头看了一眼凶兽,对着时莫说,“留二个人拦住它,其余一人去找出口。”
    这下也只能这样了,时莫当机立断,“三儿,你去找出口。”
    随后两人  对着凶兽冲了过去,月白手掌发出淡紫色的漩涡一掌打向凶兽,而时莫则是口上念咒,将白玉剑分身无数直接朝着凶兽飞去。
    凶兽被击中后,发出恶狠狠的惊叫声,随后一阵巨大的光芒朝着月白们打去,她们方才所施的法术又重新被打回在了她们自己身上。
    月白被强力的法力击中飞出数米身子落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响,时莫也不列外。
    鲜血顺着月白的嘴角流了下来,她用力撑起身子却还是倒回了原地。
    就在凶兽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洞外发出巨响,一把青色的剑冲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只金色的鸟。
    而后,穿着一身白衣薄衫的玄青腾云驾雾从洞外进来,那凶兽一看见他,立马就乖顺了许多。
    青色的剑回到了玄青手上,而那鸟则是飞到月白身边幻化成人形。
    “月白,怎么受伤了?”
    月白看着一脸急切的重明摇了摇头,“我无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这里的动静早已被三界知晓,这不,玄青仙尊奉命前来阻止,月白,你闯祸了!”
    玄青念咒将凶兽送回原地封印起来,随后将月见草捡起,不冷不淡的声音响起,“这草,是谁摘下的?”
    无人应答。
    玄青依旧冷着一张脸好似什么事情也影响不了他的情绪,“既然无人承认,那请几位同本尊走一趟吧。”
    第4章 西王母难   月白等人寻找月见草被仙界发……
    月白被重明扶着一言不发的跟在玄青身后,相反时莫倒是与三儿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嚷着要回去。
    玄青听见倒是也没什么反应。
    很快便到了昆仑虚,西王母殿。
    西王母雍容华贵,大气凛然的看向殿下的众人,扫视了一周,方言道:“刚才得知西山动静,以为是谁造下如此祸乱,原来竟是你们。”
    这话说的毫无情绪可言,众人也看不出西王母是想说些什么。
    “天帝让本宫来将此事做个了断,这月见草被摘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看守它的却是法术高强的凶兽,你们几人惹恼了凶兽倒是不足为奇,只是凶兽再次觉醒恐怕当下的其他妖孽也将接连出世。”
    西王母说完这些话看向玄青,“仙尊可有何建议?”
    玄青背手看向不远处那层紫色的薄雾,“本尊认为,不妨兵分两路,一路为凡间,一路为妖界。”
    西王母颔首点头,“就依仙尊的想法,只是当下这月见草一事该有何定论?”
    “王母怎么看?”玄青道。
    “月见草乃仙家之物,切不可落入其他种族手里,本宫看殿下的众人皆是九尾狐中人,只不过......”
    西王母还未说完就被玄青将话截了去,“殿下那位红衣女子乃是天狐中人,天狐乃九尾狐中最接近仙的种族,依本尊看,不妨将月见草赠予天狐中人。”
    这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忧,时莫听见这话,顿时就欢悦起来,连忙道:“多谢  仙尊,多谢王母娘娘。”
    相反重明看向月白轻轻说,“不必挂怀,仙家做事一向如此。”
    月白面色惨白,只缓慢点了个头,对于西王母的安排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说。
    原本魔族与天界的关系便是水和火一般,此番给了天狐倒也是能理解。
    西王母摆了摆手示意时莫起来,又说,“月见草一事已有定论,如今阻止妖孽出世一事,各位听从玄青仙尊的吩咐便好,本宫乏了各位自行请便。”
    待西王母离开后,玄青对着月白等人说,“如今各位身上有伤,待休养几日便出发。”
    “多谢仙尊。”
    *
    月白同重明道别了玄青便回了紫微宫,一路上两人相顾无言,月白偷偷看了重明一眼,知道他生了气,“重明,我知错了。”
    重明这番才停下脚步望向月白,那双桃花眼充满了关切以及失望,只听见他说,“月白,你若是告诉我要去摘月见草,我怎么可能不同你去?你为何非得背着我独自一人前去,这下可好,岂不说受了伤,月见草也没得到。”
    这番话倒是说进了月白的心坎里,只看见她黝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重明听完重重的敲了月白的脑门,“还敢有下次!”
    说完重明还想对着月白的脑门再来一次,月白见状连忙捂着头跑了,边跑边说,“不敢了,不敢了。”
    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回了紫微宫,刚入紫微宫重明就让月白去寒冰床哪里疗伤,不仅能恢复伤势还能好好的惩罚月白一下。
    月白原本不想去的,那寒冰床很是冰冷,一天下来就能使她神志不清。奈何她此时也不敢反驳,只得对着重明做了个鬼脸,然后朝着寒冰床走去。
    入了夜,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月白的抽气声,她一直没入定,这寒冰床实在是太冷了。
    寒气入体,她虽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热流正顺着她的血脉打通她的任督二脉。
    只是,这里气温低下,她的法力根本就抵抗不了寒气。
    她此时要是逃了出去,重明铁定会不理她。
    想了想,月白叹了口气,还是待上一晚吧。
    第二天清晨,月白是被冷醒的,她一夜都是蜷缩着身子睡的。
    她醒后不久,门外传来脚步声,过了一会,重明的身影就出现在她跟前。
    重明手里端着一碗姜汤,看着她冻的发抖的模样很是心疼,连忙将手上的姜汤递给她,“快喝,喝完去练功。”
    听到练功二个字眼,月白直接就傻了,“我刚练完!”
    “寒冰床虽能让你的法术得到提升,只不过,你如今的修为吸收不了。”
    重明一语点出要害,月白只得默默跟着前去练功。
    月白跟在重明身后,很快两人便来到了静心湖旁。
    这里是魔族难得的被仙气环绕的地方,其实也是因为重明总是在这里练功,久而久之也沾染了些。
    重明盘腿而坐,月白跟在其后  ,很快两人便一同入定。
    过了几个时辰,两人终于从入定中出来。
    “感觉如何,吸收了吗?”
    月白知晓重明是问寒冰床一事点了点头,方才她已经感受到修为增进了不少,若不是寒冰床不能久入,她还真想多去几次。
    从静心湖内出来,就收到来自天界的信,月白看了几眼信上的内容,寥寥几个字:
    天狐族中即将考试,此番前去凡间仅魔尊同我二人,
    玄青留。
    月白将信扔给重明,“这天狐族中的考试,我能不能去?”
    “不能。”
    得到否定的答案月白瞬间就暴躁了起来,“上次荷花池一事,要是这仙尊把我吃了怎么办?”
    重明依旧对上次的事心有余悸看着月白认真说了一句,“我会跟在暗处。”
    “好重明,你就跟我一起去吧,不用管那什么仙尊,他就一闷葫芦。”
    “闷葫芦?”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