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节

    “你看上次他那张冰块脸,比寒冰床还冷,我要是一个人跟他前去,路上岂不是拘束的很?更何况,我都记不得凡间是何模样了。”
    重明思考了片刻,当下决定一同前去。
    第二日,月白同重明一起出现在玄青眼前。
    玄青见状也如同月白所说那般,依旧冷的一张脸,却也没说些什么。
    过了许久玄青才开口,“此次前去凡间,两位切记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得动用法术。”
    说完这句话,几人就下了山。
    他们所到的地方名为襄阳,刚入了城就能听见各种嘈杂的声音,有小贩的吆喝声,还有各种卖艺的杂艺人的声音。
    月白顿时就来了兴趣,跟个兔子似的到处乱窜,重明连忙叫她跑慢些,唯有玄青一脸冷漠的看着她却也未阻止,倒也不像他一贯的作风。
    过了一会,月白将重明唤了过去而对玄青不闻不问,玄青看着他们二人如胶似漆的模样,也不知道怎的心中窝着一团火。
    第5章 妖帝出世(捉虫)   冥人族口中的有灵鬼……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嬉笑声,玄青第一次眼神复杂的看向月白,月白穿着一件粉色衣裳,青丝用被羽毛般的玉钗挽着其余的发丝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原本皮肤如同珍珠似的白皙,一双黑眸带着些许灵动,此时对着一小贩摊前发出如同黄莺鸟的笑声。
    玄青离他们有一段路程,看不太清哪里的景象。
    在看见重明很是温柔的用手轻轻抚过月白的发丝后,玄青怔了一会皱起眉头,随后运行内力对着不远处两人发声,“此番前来,两位不要误了大事。”
    这道声音传到月白的耳朵里,月白楞了一会将手上刚拿到的糖人递给重明,“这糖人跟你蛮像的,原本还想做一个我的,这下倒是做不成了。”
    月白回头对着小贩说,“老师傅,另一个糖人不用做了,我们还有事。”
    老师傅很是善解人意,“无妨,下次老者再给你们小两口做一个。”
    这一句“小两口”倒是让月白楞住了她摆  手解释,“我们不是,老师傅误会了。”,说完两人将钱给了就离开了。
    玄青看着她们二人的身影,冷着一张脸说,“我们将去冥人族。”
    “冥人族?”月白疑惑道。
    “冥人族是给人进行冥婚的地方,为了满足情人生前没有完成的心愿。”玄青看了月白一眼耐心解释道。
    这下月白懂了,“仙尊,我们不是来除妖孽的吗?”
    玄青继续说,“以前的冥人族是给心意相通的情人进行冥婚,自从妖孽出世后,事情远远不如这么简单了。”
    月白明白一些点了头,几人才继续上路。
    走了将近几个时辰,月白等人才看见那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冥人族的牌匾。
    这里一片寂静无声,倒没有几丝人气。
    玄青对着身旁的两人说,“进去的时候,将自己的气息隐去。”说完他就缓慢朝着冥人族里面走去。
    月白同重明跟在其后。
    几人刚进冥人族,却发现外面一片寂静无声,这里面却是热闹的很。
    此热闹非彼热闹,这冥人族里多处响起唢喇声,每间屋子都挂满了红灯笼。
    只是这街道上却空无一人。
    玄青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没有挂红灯笼的屋子旁,对着门敲了三声。
    过了几秒钟,门开了。
    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瞬间变得亮堂起来。
    几人刚走进去就被一堵墙拦住,只听见里面传来一位老妇的声音,“几位可是来请愿的?新郎新娘是谁?”
    这老妇的声音甚是嘶哑苍老。
    月白怔了一下,内心深处生出一个想法来,她不由得看了玄青一眼,见此人镇静的很,她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她可不结冥婚。
    就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玄青突然开了口,“小生与娘子情投意合,奈何生前不能喜结连理。小生听闻冥婆这里可满足小生同娘子的心愿?”
    冥婆笑了,苍老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如此,你二人进来便是。至于另外一位公子嘛,你们之间的情感老妇也管不了。”
    话音刚落,玄青一把拉过月白的手,两人手上的温度瞬间上升,月白小脸一皱想将手甩开,奈何这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只能不满的说,“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这不,连称谓都省了。
    玄青偏过头,那双冰冷如霜的眸子看向月白,他不慌不忙的回道:“妖孽一事......”
    月白听着这如同警告一般的话语,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都听仙!尊!的!”
    听完这句话,玄青嘴角上扬,手对着上方转了一圈一阵白色光芒将两人围住一同消失在原地。
    月白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红床幔的床上,她连忙从床上起来,刚拉开床幔她惊呆了。
    这满屋子的红纱,最可怕的是,地板上竟然洒满了鲜血。
    月白刚想推开门,只听见门外传来唢喇声,就跟在街道上听见的一样。
    月白连忙躺回床上,不到半刻,门开了,唢喇声停  了。
    冥婆走了进来望向床榻上的女子一眼随后回头对着鬼仆说了一声,“抬棺,吹奏!”
    不出片刻,方才那唢喇声又再次响起,冥婆走到床前对着月白细声说,“新娘子,吉时已到。”
    月白紧闭双眼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她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扶起,她只能默默的跟着来人走。
    啪的一声,开棺了。
    月白整个人被扔进了棺材内,就在棺门关闭的那一刻她顿时睁开了眼睛,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棺材被摇摇晃晃的抬起,那唢喇声再次响起,几个鬼仆在冥婆的指引之下,朝着离开冥人族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敲锣打鼓,再无其他声响。
    直到走了一段路程,月白周围的唢喇声停了下来,迎来的是别处的唢喇声,一样的敲锣打鼓,一样的棺材。
    月白的棺材跟另一边的棺材拼接在一起,这时月白听见另一边的棺材里传出一道男子的声音,“无事吧?”
    是玄青!月白顿时欣喜若狂连忙回应,“仙尊,是你吗?”
    “是我。”
    得到回应的月白又接着问,“仙尊,这场冥婚为何跟我得知的信息不同?我们会被送往哪里?”
    “这是因为我们不是真正的冥婚,还记得方才我让你们屏住气息吗?你我的气息一屏住,身上的灵气就会出现,我们如今已经成了冥人族用来修炼的有灵鬼。”
    “有灵鬼?”
    玄青应了一声,“此番他们定将我们送往妖界,这也是本尊为何前往冥人族。”
    “那重明呢?重明是否知晓我们的行踪!”
    玄青冷哼一声,“一个天上的仙,还能看不透这场把戏?”
    这话让月白明白了,重明的身份暴露了,于是她没再说话,以免给重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原本以为二人这一路不会说话,没想到玄青说了一句让月白毫无厘头的话。
    “你还要装到何时?”
    “啊?装什么?”
    玄青睁眼看向棺壁好似能透过这里看见对面的人一样,“没事。”
    如今他倒想看看,月白到底想做什么,明明那日两人的身份已经各自知晓,从蟠桃宴到如今,她竟然假装不认识他?
    一路颠簸,月白好几次都在棺材里左右翻滚,有时身子往玄青的棺材撞去,能听见棺材相撞的声音。
    过了一会,棺材终于被放下了。
    鬼仆们对着前方一男子行了礼,这男子身着红衣满头白发,那双红色的眸子魅人心神比那九尾狐族还厉害了几分,“孑临尊上。”
    孑临听到声响应了一声,这才缓慢的转过身来,“这里面就是冥婆所说的有灵鬼?”
    有灵鬼是指人死后比其他鬼多了一些灵力。
    鬼仆点头说,“正是,此鬼身上的灵力是小的们从未见过的。”
    孑临那红色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着棺材,随后嗤笑一声,“堂堂天界仙尊,不敢出来与本帝相见吗?”
    第6章 又入虎口   玄青对着月白说,等会我将死……
    此时,只  见棺材从地面飞升而起到半空,随后在半空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棺材瞬间被四分五裂。
    玄青一袭红衣从天而降,他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好似即刻就能让妖界的气温骤降十几度,只见他眉头轻挑,那双清冷的眸子默默的盯着孑临如同看一死人一般。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朝着孑临走去,反而是走到另一棺材旁,他用力将棺材板推开,直到看见里面的月白无事手才慢慢顺着棺材板一侧滑落下去。
    月白在里面自然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奈何她法力不济被那冥婆将法术给封禁了,直到棺材板被打开,她顿时看见玄青那张冷冰冰的脸。
    “谢谢仙尊。”
    玄青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月白见状,用力从棺材板里爬了出来,刚出来她就被一道视线死死的盯住。
    “仙尊不是自称不与妖邪来往,这位女子算怎么回事?”孑临若有所思的看着玄青直到将他们二人身上穿的衣服瞟了一眼,“看来仙尊为了将本座重新封印也是做了许多事啊。”
    他是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位女子是魔,还是个半魔。
    玄青没有搭话,只回头看向月白,轻轻吐出几个字,“来本尊这里。”
    “哦。”
    月白走到玄青跟前,“仙尊,你们两人认识?”
    方才听那男子的语气,他们好像还是旧相识。
    玄青不屑一笑的说,“手下败将而已。”
    月白一愣,他这么明晃晃在人家面前这样说,真的好吗?
    她微微压低嗓音,“仙尊,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还是给他一些面子。”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