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6节

    到了西王母殿,殿外的书童看着一身白衣飘逸的仙尊急忙行了礼,玄青应了一声让他进去通报。
    过了片刻书童走了出来请玄青进去,玄青应了一声脚步匆忙就走了。
    留下书童疑惑是否出了大事,让一向镇静的仙尊开始慌乱起来。
    玄青刚走入殿中,就看见在一旁赏花的西王母,他大步向前,“王母安好。”
    “仙尊有何要事?”
    “玄青想借用王母所栽的荷花芯。”
    这荷花芯一向是为了救  治重伤之人,西王母眉目松动,“能让仙尊为之求药的人可不多,这荷花芯你便拿去吧。”
    玄青道了谢取了荷花芯便离开了。
    西王母身边的宫女问了一句,“娘娘可是知晓什么?”
    “你以为上次他是替谁出的头?你可知如果那仙草赠予魔族,那魔尊可就跟天狐结了梁子。”
    第8章 被哄骗了   让月白在本尊这里疗伤
    玄青拿了荷花芯就回了寝殿,刚进寝宫就看见月白的小狐狸身子正蹭着重明的手掌,那双狐狸眼眨巴眨巴的,这番景象让他的内心燃起了一把火。
    小狐狸抬眸正好看见不远处的玄青,它的爪子蹭了蹭重明示意有人来了。
    重明这才将小狐狸抱到怀里,“仙尊你回来了,这寒冰宫果真灵力充沛,阿白现在已经能动弹了。”
    玄青冷淡的应了一声,视线却落在重明的手上,“将她给本尊,本尊替她疗伤。”
    “好。”重明一听也照做了,他摸了摸月白的狐狸脑袋随后递给了玄青。
    月白的狐狸身到了玄青手上,她那双葡萄大的眼睛却对着重明眨巴眨巴的。
    玄青见状直接转了个身,偌大的衣袍将他们的视线遮住。
    随即他的手摸上月白的狐狸毛,替她运功疗伤将荷花芯化为内力传到月白体内。
    小狐狸的身上冒出淡淡的白雾,它伸展开五指,满意的在玄青怀中睡着了。
    玄青将内力收回,看向怀中的小狐狸,他那双常年已久冷若冰霜的眼眸像是被柔化了一般。
    “多谢仙尊救命之恩,以后有事我必定随叫随到,我先带阿白告辞了。”重明说完就准备从玄青怀中将月白抱回来。
    谁知,玄青竟然略过他走到床榻将月白放到床上还亲自给盖上了棉被。
    重明被这一景象吓了一跳。
    “她受伤一事本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听到玄青如此说,重明这才打消了心中的疑惑。
    玄青眉目微微松动,面上依旧淡如水,他转身离开却对重明说,“本尊有些话想对你说。”
    见状,重明跟了上去。
    寒冰殿常年被灵气包裹,许多仙灵都会在这里扎根生长。
    重明刚走出去,就看见玄青站在一颗梨花树下。
    他走过去,却听见玄青说了这样一番话,“想必她是五尾狐一事,你已经知晓了。”
    重明颔首,在月白受伤化为狐身他就已经知晓了。
    “回魔族不会比这里安全。”
    重明皱了皱眉头,这里的确很安全,若是回魔族被族人看见,难免会是一场大战。
    “仙尊的意思是?”
    玄青侧目望着重明,“不妨让她在本尊这里休养,寒冰殿仙气缭绕对她的修为也有帮助。”
    重明一怔,玄青仙尊不是一向与魔势不两立吗?为何如今却愿意将月白养在寝殿内?
    想了想,重明还是接受了玄青的好意,“那就多谢仙尊了。”
    玄青听完那张孤傲如寒梅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他手一挥一只仙鹤停在了二人面前,只听  见他声调微低却又不失灵动,“将神君带去好生招待。”
    仙鹤化作一小姑娘模样,“是,仙尊。”
    随后,玄青装作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对着二人说,“本尊有些乏了,先走一步。”
    这时的重明还没感受到玄青话中的深意,还一脸感激的对着玄青的身影夸赞道:“仙尊果真是仙尊,还挺将义气。”
    他刚想转身朝着寝殿走去,却被那仙鹤拦住。
    “神君,请坐上仙鹤的背,仙鹤送你出去。”
    这句话让重明愣住了,他低下身子看着仙鹤说,“不用,你带路吧,那间屋子都成。”
    这里又不是很大,不用坐骑。
    仙鹤倒是有些糊涂,“神君,这里没你的屋子。”
    “没有屋子?”重明有些不高兴不过想到月白也就忍了下去,“没事,你带路吧,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就成。”
    仙鹤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原来仙尊是诓骗了眼前的神君,她化为鹤身让重明上了她的背,重明说不过只好照做,随后两人朝着外面飞了出去。
    飞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重明看着这周围陌生的场景,这里仙气稀少,丝毫没有寒冰殿的灵力。
    他疑惑的看着仙鹤,“这位仙鹤姑娘,仙尊让你带本神君来这里是为何意?”
    仙鹤后退一步,展翅高飞,随后留下一句,“仙尊让你自行请便,寒冰殿不留无关紧要之人。”
    这时只留下重明呆滞的站在原地,他被耍了?
    *
    而此时的玄青正端坐在月白身旁,看着月白醒来睡眼惺忪的模样,玄青将她一把抱入怀中,用内力继续替她疗伤。
    疗伤途中,月白问玄青,“重明呢?”
    玄青无所谓的应道:“他将你托付给了本尊,说要下山去找灵药。”
    好你个重明竟然将她抛弃在这里,自己一个人下山去快活,不过月白想发泄也只能用爪子对着空气扒拉几下,然后嘴里发出呜咽声。
    玄青见状咳嗽一声,“本尊有些困乏,这里你可以随意走动。”
    月白对他投去感激的眼神,嘴里却是对重明的控诉。
    见目的已经达到,玄青眉目一松,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却带着一丝计谋得逞的笑意。
    这时的重明正对着昆仑虚管着进出的小仙说,“我是你们玄青仙尊请来的,快让我进去。”
    小仙为难的说,“这位仙友,您就别为难小仙了,没有天界的邀请函谁都不能进去。”
    “玄青也不行?”
    “仙尊自然是不需要邀请函的。”
    得到这个回答,重明心中将玄青恨得直痒痒,早先月白就告诉他玄青调戏她,原本看着玄青今日的表现不像是那种无耻之人。
    谁知竟被他哄骗了过去。
    月白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生气呢,不过转念一想,他是被骗出来的,月白要恨也是恨玄青。
    想到这里,重明甩了衣袖,写了几个字在半空中就离开了。
    月白看着突然出现的字,
    阿白,玄青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将我哄骗  下山,并非我将你抛弃。
    重明。
    月白用爪子将字胡乱擦去,为了下山,还找这些烂借口。
    随即躺回床上,缩着身子睡着了。
    一直等在山下的重明见空中毫无动静,他心中疑惑,难道是阿白没收到?
    越想越不对劲,重明俊郎的脸上出现几分怒火,他反手对着空中写字,
    玄青,你我的梁子如今结下了。
    正在研究仙草书的玄青看着这一行字,不在意的挥袖擦去,像是从来没看见过一样。
    重明见依旧毫无动静,看天色已晚,他气冲冲的朝着山下走去。
    第9章 她是替身   你那凡间的娘子可是你不要的……
    过了几日,寒冰殿。
    书童手上拿着一些葡萄与果酒,仙尊告诉他们,这殿内的小狐狸最喜葡萄了。
    原本他们都不信仙尊养了宠物,毕竟仙尊是极其讨厌有毛的东西,就连这殿内的摆设都没有沾一点毛。
    想了一会,转眼就到了寝殿。
    书童刚进去,就看见一只黑色毛发的狐狸,这只狐狸全身散发光泽想必在仙尊这里吸了不少的灵气。
    小狐狸像是感应到有人前来,抬起那双狐狸眼望着书童。
    书童连忙将手上的东西放在它旁边,“仙尊今日有事,所以人小仙给你送些吃食来。”
    月白用爪子揉了揉眼睛,样子可爱极了,她看着吃食眼睛发光。
    是葡萄!
    她素日最喜葡萄了,阿爹跟她说过,她长得最像葡萄。
    不过听这书童说,玄青仙尊有事脱不开身,究竟为何事呢?
    月白拿起葡萄吃了起来,不过只有爪子不太方便,她用爪子指着书童再指向葡萄。
    书童是个聪明的,见状就剥起葡萄来。
    剥完葡萄将葡萄放在手中等着狐狸来吃。
    “哎,小狐狸,你如今可是仙尊最喜爱的宠物。话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