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7节

    过了许久等不到回应,书童拍了脑门,“瞧我,小狐狸怎么可能会说话。”
    月白一怔,顿时就有一点激动,她不是不会说话,是不能说话。
    “听说,天狐帝姬来了。”
    天狐帝姬?上次跟她抢月见草的女子,她来干什么?
    月白瞪大眼睛,用爪子去刨书童。
    书童笑着摸她的脑袋,“别担心,她不会与你争宠,听说是为了妖孽一事。”
    谁要管她争不争宠。
    月白退后从书童身边略过往门口跑去,书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
    小狐狸跑的很快,书童在后面追得手忙脚乱。
    直到小狐狸跑到一男子脚下,书童这才安心下来对着男子恭恭敬敬说,“仙尊。”
    月白原本被眼前的东西撞的眼冒金星,听见书童的话她抬头望去,正好对上男子清冷的眸子这不是玄青还能是谁?
    刚想转身就被玄青一把抱了起来,见状月白也没再挣扎,找了舒服地蜷缩在玄青怀中。
    这几日总是这样,玄青一看见她就会抱着她。
    玄青抱着月白走了过去,到了书童跟前时他停了一下,“下不为例。”
    书童听完擦了  擦额门上的汗珠,“明白。”
    看着玄青离去的身影,书童这才发觉,他今日差点就惹到了这情绪反复无常的仙尊。
    不过这黑狐是何来历?书童摸不清头脑,仙尊不是最不喜魔族中人吗?
    玄青将月白抱回寝殿,将她放到一旁的小椅上,自己却拿着书册子看去了。
    不过,他眼神却丝毫没有放在书册子上。
    这几日,他总是不经意的拿出他们凡间相处的物件,只是眼前的月白却好似从来没见过一样,难不成真被伤透了心,将他忘了?
    想到这里,玄青抬眸看向椅上的狐狸,“你可历过劫?”
    月白耸着脖子颔首了几下。
    玄青闻言扫视了月白几眼,又是几句轻描淡写的话,“今日天狐帝姬前来,说是族中事多,以后收妖一事仅你我二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毫无情绪,似乎那帝姬今日所为他也不为所动。
    不过月白却傻眼了,虽然这仙尊不似表面那般冷酷,可是收妖耽误她练功啊!
    她的尾巴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
    玄青此时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听见了月白内心的独白。
    “过来我这里。”
    月白听见后,虽不情愿却也还是跳下座椅摇着尾巴跳到了玄青的腿上。
    敢情这仙尊还真将她当宠物养了。
    若不是她伤势未好,她才不愿意寄人篱下呢!
    不过,这人怀里真舒服。
    月白用脑袋蹭了蹭玄青的衣襟,找了个舒服的地儿,黝黑的眸子盯着玄青的脸瞧。
    不得不说,这仙尊长得是真好看。
    玄青像似感应到什么低下头看着躺在身上的小狐狸,狐狸见他低头,立刻将头埋进他的胸前。
    这举动,倒是取悦了玄青。
    月白再次醒来是在床榻上,床头还留有几串葡萄,还是剥好的。
    看来今日的书童是记住她的动作了。
    月白拿起葡萄就开始吃了起来,嗯,还是早晨的味道。
    咕噜咕噜,几下就吃完了。
    *
    夜晚,月色皎洁,银白色的光照耀着寒冰殿的每一处。
    “玄青,你这地儿很不错,对着月光下棋我还是第一次,甚妙甚妙。”
    说话的男子穿一身黑色薄衣一脸的书生气,一头黑丝披在脑后,眼眸上有些许猩红,那看人的眼神像是要把人吸了进去,不过举止言谈倒是优雅,想来也是个地位不凡之人他一脸调侃模样盯着玄青望去,玄青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也同意男子的说法。
    男子望着玄青的清冷气质好像什么事都不能将他打扰了去,男子叹了口气,“无趣,无趣,你这张不近人情的脸怕是会惹得众仙女伤怀。”
    玄青微微抬眸,“武神君,你话有些太多了。”
    说完玄青在棋盘上下了一子,正好这一子破了棋面的局。
    武神君看了一眼棋面,“不玩了,输了好几盘了。”
    “可以,明日将葡萄准时送来。”玄青将棋盘一挥,起了身。
    武神君很是大气,“不就是葡萄,我哪里多的很,倒是你,为何要那  么多葡萄?难不成正如传言所说,你养了只黑狐?”
    “嗯。”
    见玄青毫无避讳的模样,武神君顿时就有些震惊,他连忙走到玄青身旁,“原本以为是假的,如今倒是成了真了。”
    “哎,把那狐狸给我瞧瞧,看看是何方神圣能入了你的法眼。”
    玄青停了下来,目光微冷,眼神落在武神君身上好似有一种你再说一句就会被这一计眼神杀死一般。武神君顺势缩了缩脖子,“罢了罢了,不看就不看。不过,你真的养了黑狐?”
    “玄青,你不是一向不喜魔族,想当初天魔大战,你......”
    “够了。”玄青出声将武神君未说完的话打断,“我有分寸。”
    “这狐狸很像一个人,我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件事罢了。”
    武神君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觉得,黑狐像你凡间渡劫时的娘子?想来,你那娘子也是只黑狐。不过玄兄,你那娘子可是你不要的。”
    玄青顿了一下双手握拳后又张开,他面色冷淡好像没把武神君的话听进去。
    此时躲在一旁的月白将他们的话都听了去,原来仙尊竟然有娘子,跟她一样是只黑狐。
    怪不得当初荷花池他会认错人,不过,那人为什么说仙尊的娘子是仙尊不要的?还有天魔大战那天仙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疑问在月白脑海里扎了根。
    第10章 得了园子   既然愿赌服输,那这园子就归……
    月白一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看见玄青总有一种做了坏事的感觉。
    也许,偷听也算是做了一件坏事吧。
    不过她平白无故做了他娘子的替身,这要是以后他将娘子寻了回来,这场面也忒尴尬了些。
    想到这里,月白将肚皮翻滚朝天,眼睛丝毫不眨的看着天花板,可能是看得太过认真,竟连外面有人进来也不知道。
    来人有些轻手轻脚的,月白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到她身旁端详着她来。
    月白看着眼前眉目清秀的男人,伸出尖锐的爪子来,狐狸脸上装作凶猛的模样对着男人露出恶狠狠的神情来。
    不过这男人倒是一点也没被她吓到,反倒是仔细打量着她好一会。
    这不得不让月白怀疑,这寒冰殿是谁都可以进来了。
    就在这时,男人看着她说,“小狐狸,你从哪里来?”
    月白见状没有理他,正想跳下床,可是竟被这男人给拦住了。
    不过这男人的声音倒是同昨日那位有些相似。
    哦不,他就是那个男人。
    月白龇牙咧嘴的对着男人吼叫,男人不但不害怕,反而露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月白小脸一衰,她这是遇上对手了。
    “小狐狸,我不是坏人。”
    坏人会将坏字写脸上?
    “不过你长得倒真像那人,可是我也只见过一面。”
    当初玄青同那位女子告别之时,他才得已见到那位女子的真身。
    武神君心想,莫不成玄青反悔了?若是反悔怎得不去接回那位女子,反而寻了  个相似的,还没张开的狐狸。
    想着他看着小狐狸,眼底却带着丝丝的同情,“不过你也算好的,至少玄青还愿意从我这里给你赢点葡萄。”
    月白内心一怔,原来她素日吃的葡萄,是仙尊赢来的。
    武神君见小狐狸发愣的模样,还以为是伤心了,他连忙说,“你是只狐狸,以后修个男儿身便好了。”
    月白转过身没理他。
    *
    此时,灵霄殿。
    玄青默默的端坐在殿下,听着各路神仙的谈话,他偶尔听一二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望向别处。
    “天帝,如今封印上千年的妖帝重新出世,虽未造成其他大的躁动,不过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说话的人满头白发,唯有那张面若冠玉的绝世容颜能让人看出此人乃是位俊俏的公子。
    这人就是炼制仙丹的太上仙君。
    天帝听完他的话,面上也露出几分担忧,上千年前妖帝的所作所为令人忌惮。
    他转身看向殿下的玄青,“仙尊,您怎么看?”
    “太上仙君所言极是,是得谨慎些,如今妖帝虽没动静难免他不会在暗处出招。如今最重要的,是阻止妖帝将其他妖孽收入囊下,这个道理天帝应该知晓。”
    天帝茅塞顿开,“那此事就拜托仙尊及其他仙君了。”
    谈话到此结束,玄青闻言起身离开了。
    其他众仙也不敢说些什么,毕竟这位仙尊一向是这般特立独行。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