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8节

    寒冰殿,书童将剥好的葡萄端了进去,只是屋内空无一人,他四处打量,“小狐狸?”
    无人应答。
    书童将葡萄放到桌上,四处寻找着。
    正好寻到殿外装上从灵霄殿回来的玄青。
    玄青见书童一脸焦急模样像似在寻找什么,“怎么了?”
    书童急忙说,“尊上,属下准备给小狐狸送葡萄,只是这殿内属下上上下下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小狐狸的踪影。”
    “可将殿内都找了?”
    “找过了尊上。”
    玄青眉目顿时冷了起来,“今日可有谁来过?”
    书童想了想,才将武神君前来一事告知玄青。
    “可是武神君知晓尊上去灵霄殿议事便离开了。”
    “不必寻了,本尊知道了。”说完玄青施法从原地消失。
    而此时的月白正在武神君的葡萄园吃着葡萄,武神君正在一旁打量着她。
    这一画面很快便被前来的玄青瞧见,原本他以为会出什么事,看来她在这里过的还不错。
    武神君很快就察觉到了玄青的气息,不过他倒是也没有一副认罪的行径,反倒是嬉皮笑脸的对着玄青说,“看你家的小狐狸,吃了我多少葡萄。”
    “武神君将本尊的人带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吗?”
    玄青说这话的时候声色微冷,武神君眉心一挑,“玄兄,我只是愿赌服输,将你家小狐狸带过来一次吃个饱。”
    “哦?”玄青不苟言笑的看向月白,“可吃饱了?”
    月白与玄青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玄青的想法。
    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吃饱。
    玄青  见状嘴角勾起,“既然如此,武神君这园子本尊便收下了。”
    武神君听完小脸一黑疑惑道:“什么园子?”
    玄青没有回答他的话,只见他衣袖一挥,他们几人瞬间换了个地方。
    这时武神君才发现,他的园子,竟然被移来了寒冰殿!
    “快,谢过神君。”
    月白在地上翻滚了一下,示意感谢。
    不过武神君可不高兴,他整张脸都黑了,他只不过是想逗逗这二人,未曾想竟然将自己的葡萄园子给赔了出去。
    “本尊想了一下,若是每次都让你将葡萄送来太麻烦了些,这样甚好。”
    武神君虽不高兴,却也不敢说些什么。
    不就是个小葡萄园,他能再建一个。
    等武神君走后,月白看向玄青,他就不怕武神君记仇吗?
    “他不会。”
    嗯?月白一愣,他竟然能听到她的内心的话。
    不对,这男人竟然用读心术!
    月白表示抗议!
    不过抗议无效,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玄青离开。
    玄青走了一会,见小狐狸没有跟上来,又才反回去想抱小狐狸。
    只是这次月白躲开了。
    别人的东西,她才不会要呢。
    看着月白大摇大摆离开的模样,玄青的手依旧保持想抱她的动作。
    就连玄青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动作好似已经成了习惯。
    微风吹起玄青的衣角,他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月白离开的样子,他好像看见那个毫不在意转身离开的女人。
    即使知道她们是一个人,玄青从月白身上也看不到她身上有那人的影子。
    好像,是真的把他忘了。
    第11章 仙尊收徒   小狐狸,跟本神去住几天吧……
    自从玄青将葡萄园移来了寒冰殿,月白一整天都是待在里面
    只不过这种快活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月白从葡萄园出来散步,正好听见几个仙娥说,“听说尊上要收一女子为徒,你们说尊上一向不近女色,为何要收一个女徒?”
    另一个仙娥则说,“那位女子是云上仙人的亲妹妹,听说一直爱慕尊上。云上仙人一向最疼妹妹,这不前来找尊上,更何况当初云上仙人救过尊上一命,这恩情自然是要还的。”
    月白在一旁听着这段对话,不由得对那位云上仙人有些好奇。
    他既然知道仙尊不近女色,为何要把亲妹妹往火坑里退呢?
    又或者,他是觉得仙尊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他妹妹?
    还没得出结论来又听仙娥说,“听说那女子貌美如花,肤白如雪,气质甚好,不过有一点,她怕狐狸。你们说仙尊会不会将那狐狸给丢了?”
    另外几个仙娥摇了摇头,她们不敢胡乱猜测尊上的想法。
    接下来的话月白没听,一整天下来她都没精打采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女子怕狐狸,尊上会不会把狐狸丢了。
    直到下午,月白才得已见到姗姗来迟的玄青,不过他身后还跟着二个人,那绿衫女子想必就是他那新徒弟,而另一个则是武神君,突然月  白就知道玄青的想法了。
    果不其然,那绿衫女子躲在玄青身后,玄青表情虽冷冰冰却也没拒绝,相反,武神君倒是走过来将月白抱了起来,在她耳边说,“去我那住上一段日子吧。”
    得勒,听到武神君这样说,月白就知道自己被抛弃了,这绿衫女子长得倒是真水灵,不过玄青当真忘了那被他辜负的女子?
    月白有些难过,不知道为她,还是为了玄青凡间的娘子,可能是因为她们是同族中人吧。
    武神君将她抱着去跟玄青告别,玄青都没说什么,也没看她。
    月白此时才忍不住感叹,世间男儿多薄幸,果真是真的。
    不管仙凡,终究还是落了俗。
    *
    武神殿。
    武神君怕小狐狸难过,将殿中所有的美食都送到小狐狸跟前,包括她最喜欢的葡萄。
    小狐狸上次虽出卖了自己,不过一狐狸能懂什么,都怪玄青那头老狐狸。
    看着小狐狸没精打采的模样,武神君又说,“小狐狸快吃,这可是寒冰殿里没有的食物,等会本神带你去泡温泉。”
    月白依旧一脸落寞的模样,她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真身。
    武神君见小狐狸没有食欲,便着手示意仙娥将食物收了下去。
    他则将小狐狸抱起去泡温泉。
    刚到温泉,月白就看见武神君准备脱衣服,她已经看见那衣服一角有漏光,连忙转身捂住狐狸眼睛。
    武神君见状暗暗想着,小狐狸竟然还会害羞。
    “你个还未修成人形的小狐狸,看了人身又有何妨,再说了,若你以后修个男儿身,咱们就是兄弟。”
    月白闻言,将手拿开了些,顿时就看见泡在温泉里的武神君,他肌肤白皙,那春光乍泄在泉子里若隐若现,不过月白只匆匆看了二眼便又闭上了眼睛。
    若是武神君以后知晓她早就修成人形还是个女儿身,会怎样?
    不过下一秒武神君的话就解开了她的疑惑,“若是女儿身,那本神就对你负责。”
    说完,武神君便施法将小狐狸吸到了温泉边上,月白一个没站稳,掉进了泉子里。
    武神君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反而仰头大笑了起来。
    月白心想,她这是造了什么孽,遇到阴晴不定的妖帝被打伤,被冰块脸的仙尊抛弃,还被眼前的神君捉弄。
    就连重明也不在她身边。
    *
    玄青坐在案牍旁,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他眼神扫过站在不远处的女子时,不冷不淡的开了口,“不必守着。”
    “师尊,需要花宛做些什么吗?”
    玄青没有搭话。
    花宛见没回应,依旧在原地没动。
    “云上仙人送你来本尊这里,是想让本尊带你修行。”
    这番话便是告诫花宛,别动别的心思,他仅仅只是教她修行。
    其实花宛也知道,师尊能收她为徒,甚至为了她将自己的宠物给送了出去,也是看在大哥的面上。
    她也不敢再多话,只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她小时候曾同大哥见过师尊一面,那一面便让  她心生爱意。
    大哥告诉她,师尊这人冷酷无情,不近女色,她也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玄青抬眸望向门外,“进来。”
    门外的书童跑了进来,行了礼便说,“方才听武神殿的人说,武神君将殿内的美食都放到小狐狸跟前,可是小狐狸硬是没吃,如今已经被武神君带去温泉了。”
    说完他便瞧了一眼仙尊的表情,虽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却能感受到,这屋内的气温好似又下降了。
    书童刚一抬头,那原本案牍旁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