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9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9节

    月白待在一头生着闷气,任武神君如何做她都没有一丝反应。
    “小狐狸,本神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这么蠢。”
    瞧瞧,这是安慰狐狸的话吗?
    武神君见状用手指轻轻得去戳小狐狸,他堂堂一仙人,竟然沦落到要去讨好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你若是不生气了,本神带你去看好看的。”
    月白闻言依旧没有心动,她如今只想找个地方躺着。
    只是,武神君却不这么想,只见他双手合并,掌心露出淡淡的白光,瞬间一人一狐就到了另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是在大草原上,不过这里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什么。
    只能看见天空中那一轮明月。
    武神君将月白带到一山崖上就放到一旁,只见他开始攀岩,爬了一回还低下头看着毫无动静的月白,“小狐狸,快爬上来。”
    月白看了一眼悬崖的高度,难不倒她。
    她双腿朝后一蹬,瞬间就爬了上去,再到悬崖上跳跃了几下,很快就到了山顶。
    随后她趴在一旁,盯着还在缓慢攀岩的武神君。
    她想不明白,为何不直接施法上来反而还要用爬。
    武神君气喘吁吁爬上来之后,他抬头看向天空那一轮明月,“小狐狸,本神带你来这里可不是带你攀岩的。”
    “你看,站在这里看月亮是不是感觉离它很近。如果刚才我们是用法术上来的,那感觉就很不一样。”
    随后,武神君站在明月底下,从月白的角度看过去,好像月亮真的离他很近。
    武神君用手触摸月亮,他回头呼唤着月白,“小狐狸快过来。”
    月白闻言像一只兔子一般跳到了武神君的背上,它学着武神君的模样,伸出爪子去触摸月亮,就好像真的摸到了一样。
    这个想法另她心生欢喜。
    就这样,黑狐站在穿着水蓝罗衣武神君的肩膀上,他的头发原本是披着的,如今被风吹起,发梢打在他白皙的肌肤上,倒是生出一副静然的画面来。
    第12章 变幻成人     玄青抵达武神殿,殿外的……
    玄青抵达武神殿,殿外的二位仙娥半蹲着身子,“仙尊。”
    玄青袖子一挥示意她们起来,随后将手放到身后,“武神君呢?”
    “神君此时还在温泉,仙尊可以同我来。”
    玄青应了一声,跟在一位仙娥身后,仙娥左拐右拐终于到了。
    仙娥在门外对着里面说,“神君,玄青仙尊来了。”
    可  是里面只有水流的声音,丝毫没有得到回应。
    仙娥怔了一下,思虑片刻才半蹲身子,“仙尊,神君好像不在。”
    玄青抬腿走了过去,略过仙娥将门推开,入目之处的确没有人的踪影。
    他面带疑惑,他明明在这里感应到了武神君的气息,难道是他感应错了?
    玄青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终于明白了什么,原来,是在另一个空间。
    他告诉仙娥,“本尊在这里待着,你自行便是。”
    仙娥见状也就离开了。
    待仙娥离开后,玄青这才施法进入了武神君所在的另一个的空间。
    进入空间后,一望无际的漆黑,唯有那高高挂起的一轮明月。
    “早就听闻武神君创造了异空间,不过他带月白到这里是为何?”
    *
    月白同武神君端坐在悬崖边上看着天上的明月,丝毫没有感受到空间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武神君看向月白,“小狐狸,本神再带你看一个好看的。”
    月白歪着脑袋很是疑惑,这黑漆漆的地方,那还有什么好看的。
    “看好了。”武神君二只手在空中比划着,瞬间一股强大的灵力从他手中发出,而他手中的灵力竟然变幻成一只只亮着的虫子。
    是萤火虫!
    萤火虫在武神君的掌控之下朝着月白飞了过去,片刻月白被萤火虫围了起来。
    这场景很是好看,顿时月白脑海中闪现出一副画面,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也被萤火虫这样围着,她的笑容很甜。
    月白摇了摇头,想把脑海中的场景给甩掉,她怎么会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呢?
    武神君看着呆滞住的月白,还以为她是被这副场景给震惊得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月光打在了月白的身上,她的身体瞬间就飘了起来,一股股灵力输送到她的体内。
    武神君正准备去将小狐狸救下来,只是一股刺眼的光芒让他的眼睛闭上。
    再次睁开眼,那还有什么小狐狸,哪里只有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还穿着他方才怕小狐狸冷而盖上的外袍。
    外袍正好将女人小巧的身子包裹着。
    月白看着自己的手内心忍不住震惊,她竟然吸收了月光的灵力从而变回了人形。
    直到月白回头看向武神君,他这才看清了月白的相貌,那人有着完美无瑕的脸庞,即使不是那么令人感到惊艳却也让他的内心惊起了一片涟漪,一头黑发披在肩上,那双透亮的眸子里毫无丝毫魅惑却生出几分纯净。
    他不敢置信,小狐狸竟然在这里修成了人形!
    而这一幕也被赶来的玄青尽入眼底,他看见了武神君眼底的惊艳与震撼。
    月白走到武神君跟前,她很明显的看到武神君脸庞有些许红润,“你,你脸怎么会这么红?”
    武神君连忙将视线转移,“本神,本神热了而已。”
    他冲着月白转了几圈仔细打量了好几下,还是不肯相信这就是那只黑狐。
    “你真的是小狐狸?”
    “如假包换。”
    “  你怎么修成女儿身了?”
    月白皱了皱眉,想到今日发生的事,没好气的说,“我本来就是女儿身。”
    此时武神君一向巧言如簧的嘴却也说不出话来,他见过很多好看的仙女,却从来没见过这般有灵气的女子。
    他突然感到庆幸,玄青将她送到他的身边。
    玄青在不远处看着武神君目不转睛的盯着月白看,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不满来,他瞬间施法到二人身边。
    “武神君。”
    一道清冽的嗓音响起将二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月白同武神君一起回头,正好看见玄青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玄兄,你怎么来了?”
    玄青面色冷淡,随之看了月白一眼,“来接人。”
    “仙尊,月白不能跟您回去,这些日子感谢仙尊对月白的照顾。”
    她如今既然好了,自然是要回去的。
    玄青闻言,冷淡的脸上看不出情绪来,他看向月白说,“既然如此那明日便出发去收妖,原本因你受伤收妖一事也耽误了许久。”
    “可否让月白回一趟魔界,再与仙尊会合。”
    玄青心有不满好似被刚才两人的举动气的,又好似被月白拒绝他有些难受,这才轻飘飘的吐出二个字来, “随你。”
    *
    月白从昆仑虚结界出来,刚好看见那山下等着的男人,这不是重明还能有谁。
    重明很快也看见了她,喜悦的神情呈现到他的脸上。
    一路上,月白都走的很快,丝毫不给重明开口说话的时间。
    重明追了上去,“阿白我真是被哄骗下山的,我可一直都在这里等你,若我说谎,我便成不了凤凰。”
    月白停在原地,无奈的看着重明,“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信吗?”
    “阿白,看在那玄青真将你治好,我便不与他生气了。”
    月白叹了口气接着说,“还不如不好呢,那冰块脸让我处理完魔族的事,就尽快跟他去收妖。”
    “哎,重明你知道云上仙人吗?”
    重明原本还在为月白打抱不平,又听见她这一问脑海里瞬间想起一个人来,“云上仙人,我与他见面还是几百年前了,还是在仙魔大战的时候。”
    “冰块脸收了他妹妹为徒。”
    重明听见这句话倒也没太大反应,想来并是那云上仙人逼迫的,九重天谁人不知云上仙人的妹妹对玄青仙尊有爱慕之心。
    只是他没想到,玄青竟然答应了。
    “云上仙人曾经救过玄青仙尊一命不过那是仙尊很小的时候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仙尊应了他的请求也很正常。”
    月白点了头,像似想起什么,“重明,你知道冰块脸有个凡间娘子吗?”
    “凡间娘子?”重明摇了摇头他倒是知晓玄青下凡历劫一事,不过是什么时候下凡还真不知道。
    月白见状没再过问。
    两人回到紫微宫,宫内的族人早已等待在宫门外,月白一愣询问重明,“族人守丧完了?”
    “嗯,好像几个族长也回来了。”
    月白应了一声,加快  步伐走了过去,族人看见她的身影,异口同声道:“恭迎魔尊。”
    “起。”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