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2节

    月白竖起大拇指,还是孑然懂她,她这父亲只会觉得她懒惰不爱修炼,“义兄这话才正确,那像父亲,每每只会说女儿的不是,再说了女儿哪有天天偷懒。”
    池逸听完这句话,对着月白就是一顿道歉,“是是是,父亲错了,原谅父亲可好?”
    此时,远在梦境之外的武神君以及花宛两人都焦急的在客栈等待着。
    武神君看向一旁的花宛,“虽然仙尊让本君照看你,只是小狐狸与他这么久没出来,指定出了什么事,所以本君要去那梦境走一趟。”
    花宛见状急忙道:“神君可否带上花宛,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再次看了花宛一眼武神君摇了摇头,“若是你进去再出什么乱子,本君可担当不起,更何况,仙尊让你在此地待着,你就在此地待着。”
    被武神君厉声拒绝的花宛表面虽客气,只不过内心早就与武神君结下了仇,仙尊听见那女子进入蜚的梦境竟然没有以往的冷静之态。
    只是,她明明从哥哥哪里听说,仙尊不近女色,就连凡间的妻子都抛弃了,莫不成仙尊与那女子的事不是空穴来风?
    第16章 神君来了(捉虫)     夜深人静,静的……
    夜深人静,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牢里一片漆黑,玄青只能透过那墙面上仅有的窗户得到一丝光亮。
    只见他端坐床榻,入了定。
    玄青进入了一个梦境,是月白的梦。
    而此时月白正睡得安稳,突然一阵白光将她包裹起来。
    月白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她朦胧中看见她处于一片空白的浓雾之中,穆然瞪大眼睛,随后又镇静下来。
    这是哪里?
    “这是你的梦,是你将本尊召唤来的。”玄青从天而降一如既往很冷清,“你真的有义兄吗?”
    她的梦?月白环视了四周,一片浓雾丝毫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景象。
    “假的又如何,真的又怎样。”
    月白这话说的漫不经心,好似是真是假她根本不在乎。
    “我不在乎,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被我召唤而来,我只知道我喜欢这里,这里有我想要的一切。”
    “没有能让你牵挂的事了吗?”
    月白怔了一下,抬头望向玄青,她看着眼前眉目如雪,一身正气凛然的男子,“没有。”
    这句话是她认真思考过的,的确没有任何能够让她牵挂的事情。
    玄青苦笑一声,“你不是她,她不会这样说。”
    “她是谁?”
    “你不认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认识。”
    “你认识我吗?”
    月白被这话堵得哑口无言,顿时觉得好生无趣,这男子貌似一直都是冷冰冰的。
    就连方才从他眼底看出的一丝情绪也消失的像从未出现一样。
    “我相信你了。”月白道。
    “信......什么?”
    “明天就让父亲将你放了。”
    “小妹这是要将谁放了?”孑然厉声说着,随后  飞到二人身旁,目不转睛的看着玄青,“一个随意进入别人梦境的人,可信吗?”
    玄青接上孑然递来的眼神,他不屑多说一句话。
    “小妹,这里危险为兄先送你出去。”话毕,孑然一掌将月白送了出去。
    也就是这一掌,让月白很是熟悉,好像她经常遭受过这一掌一样。
    不过还没来得及询问什么,她就被一道光吸了进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天亮了。
    月白立即从床榻上跃起,她必须去找玄青,她脑海中的画面,跟这里的不太一样。
    刚走了出去,只见她的贴身侍女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看着她说,“少主,有个男子指名说是你的朋友,魔尊让您过去验明身份呢。”
    月白瞧了一眼门外,看来只能等会再去找那人了。
    “带我去见父亲。”
    ——
    武神君看着眼前的青年男人,苦口婆心的说,“老大爷,本君的确是小狐狸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未婚夫。”
    “无耻之徒,竟敢诬蔑本尊女儿的名声,来人,将他给本尊拿下。”
    武神君连忙准备使用法术将面前的人干掉,奈何法术伸展不开,他此时才发现,这蜚制作的梦境竟然能让他的法术消失,随后他反手抱头,“各位大哥,打人不打脸。”
    几个侍卫很快便将他按倒在地,这恐怕是武神君此生最窝囊的时刻,堂堂一代神君竟然被这些凡夫俗子欺负,真真是丢了神仙的脸面。
    武神君正在心底暗自神伤之际,直到看见不远处那道身影时,他对着不远处大喊,“小狐狸,小狐狸。”
    月白一怔,他是在叫她?
    待走到池逸面前,月白方才询问了一句,“父亲,找女儿有何事?”
    池逸抬手指了指一旁的武神君,“可认识?”
    月白打量了武神君两眼,这男子面若星河,唇红齿白,不过她的印象里没有这号人物,月白正想告知父亲,怎知男人喊了一句,
    “你看了本君的身子,要对本君负责的。”
    池逸众人被这句话给惊到了,看武神君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月白脸都绿了,这男人怎么如此恬不知耻。
    男人的身子她怎会看见!
    “你无耻!”
    武神君暗淡无光的眼神看了池逸众人,一脸委屈的指控着,“当初你变成小狐狸时,跟本君在同个池子洗澡,怎么现在还不承认了。”
    月白被此人的言语气的不轻,“我根本不认识你。”
    武神君又接着说,“小狐狸,本君说过,若你化为男儿身咱们就是兄弟,化为女儿身本君便娶你。”
    月白还想说些什么被池逸拦住了,池逸连忙让人将武神君压了下去,再让此人说下去,恐怕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就连池逸也有些分不清真假,毕竟那武神君说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的。
    “父亲,月白没有做过。”
    “父亲明白。”
    月白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池逸扔下公务繁忙脱不开身为借口离开了。
    ——
    武神  君被几个侍卫压着,说,“你们带本君去哪里?”
    “闭嘴,继续走。”
    直到看见牢房的那一刻,武神君愣住了,他堂堂一神君,竟然要来做阶下囚。
    不过,此时他也不得不照做了。
    谁让,他没有法术傍身。
    在牢房打开的时候,武神君一眼就看出另一个房间里正在入定的玄青。
    他急忙走进玄青所在地方,对着侍卫说,“本君就住这了。”
    侍卫冷漠道:“随你。”
    钥匙将牢门打开,武神君立即走了进去。
    在侍卫全离开时,他才对着玄青轻轻唤着,“仙尊,仙尊!”
    只是没有回音。
    不行,他得去入定的地方寻找仙尊的灵魂换他出世。
    想着便也那样做了,不过武神君入定很快,只是他的面前是一片薄雾,根本看不清方向。
    前方传来打斗声,武神君跟着声响的方向走了过去,走的越久,那打斗的声音更是激烈。
    武神君刚将薄雾走过,只见他的上方一白一红正打得难舍难分,谁也不想伤害谁。
    “没想到你竟然能想到梦境可以运用法术。”孑然一面当着玄青的进攻,一面嘲讽着。
    “废话真多。”玄青的功力再次增大,直接将孑然的结界冲破,孑然随后吐出一口鲜血,他妖孽的擦了擦嘴角的红色血迹。
    在打伤孑然的同时,玄青早已感应到有另一个人的存在,“武神君,本尊不是让你在外面等待吗?”
    第17章 经历重来   月白看见父亲再次死在自己面……
    武神君闻言,立即反驳,“小狐狸多日未归,本君放心不下。”
    玄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再次出掌对着孑然打了过去,他的掌法一向出神入化,只不过在这场梦境里他的法术仅仅只有五成,只是对付孑然绰绰有余。
    孑然暗想不好,他没想到玄青的五成法力也有如此强大的神力,若是再打下去,他肯定招架不住。
    如今,只有一条路了。
    孑然并没有与玄青针锋相对,反而朝后退了一步,“玄青,本帝先走一步。”
    看着孑然消失,玄青丝毫没有去追的想法。
    武神君见状,他了解玄青,玄青不去追肯定有他的用意。
    “这场梦境不单单由蜚制造。”玄青看着不远处那道结界说着。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