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3节

    武神君感到诧异,“你是说,蜚认妖帝做了主?”
    玄青暗暗点头,“看来这世上的妖孽都投入孑然的手下。”
    “你说这些我能理解,可是小狐狸跟他并无仇恨啊!”
    “因为本尊。”
    武神君一愣,“小狐狸......”
    “是,月白原先被孑然打回原形。”玄青淡淡然,“如今的梦境早已不是简单的梦境,孑然篡改了月白的记忆,若不早日唤醒,恐性命攸关。”
    “玄青,既然他孑然能篡改记忆,我们又何尝不可呢?”
    玄青像是被什么击中心脏,是啊,他为何不能篡改记忆,“先出去再说。”
    两人解除入定。
    武神君刚想施法出牢房,奈何根本没有  法术可施。
    “孑然那来的如此大的权利,竟然能让我们二人的法术消失。”
    “不是我们。”
    武神君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见玄青运法将牢房的锁打掉。
    “你竟然有法术?”武神君很是诧异,“那你在梦境之中的五成,是骗孑然的?”
    “若非如此,孑然不会对我们放下戒备。”
    “你想做什么?”
    玄青笑了一下,“自然是,破了这梦境。”
    “破梦境之法在小狐狸,小狐狸如今狐狸爪子厉害的紧,还笨的很。”
    “可能吧。”
    武神君见玄青说话永远都是几个字,他也不想再多交流,毕竟玄青话少冷清在仙界是出了名的,不过能让他说出这么多话的人,这天上地下恐怕也仅有这梦境中了。
    玄青很快便出了去,丝毫没有注意到武神君一直打量着他。
    玄青临走的时候,施法将他的肉身留在了这里,而他只是一缕灵身。
    随后他也将武神君的灵魂出窍。
    ——
    此时的紫微宫内。
    池逸对着殿下的所有属下淡淡的说,“最近闯入的人太多,必须加强戒备,防止天界的人进来。”
    孑然看着池逸那张已经有了些许沧桑的脸,他顿时感到不对,这梦境的事情是跟着月白走的,如今,这事态怎么越发不同?
    “义父,儿臣想着,不妨将那二个外来人驱逐出去。”
    池逸叹了口气,微微抬头看了孑然一眼,“这二人的身份还未了解,怎可放出?”
    “义父!”
    “行了然儿,你退下吧。”池逸扶着额头,不想再将此话题继续聊下去,如今天界对魔族的态度越来越恶劣,若是那天战争爆发,阿白怎么办?
    孑然见此形式也没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不过他来到了水牢外。
    这几日他甚是感到不对劲,这梦境里的一切越来越接近现实了。
    当初魔族与妖界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天界所不惯。
    只是这梦境没有妖界,却单单只有一个魔族。
    以魔族之力与天界对抗,是根本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孑然施法对着牢内一探,过了几分钟,孑然方才放下心来。
    他多想了,他们如今没有法术附体,怎可对梦境产生破坏。
    孑然转念一想,既然在月白的梦中,玄青会有五成功力,那他必须想个法子,让玄青进不去月白的梦。
    可是他没料到,这牢里只有二人的肉身。
    玄青、武神君很快便来到了月白的住所,只是这住所外被重魔把守。
    玄青快步正大光明的走了过去,武神君随后跟了过去。
    他两如今是一缕魂,谁也看不见。
    月白刚从紫微宫回来,方才在殿后,父亲不让她听这些事情。
    原本想这些事入了迷,门发出嘎吱的声音。
    月白朝外看去,门不知不觉的开了。
    她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正想探看一番,只不过门外侍卫看她的行径,“少主,魔尊让你待在屋内。”
    月白听闻也没有为难侍卫,“方才门开了,可  是有什么人?”
    侍卫摇了摇头,“没有人。”
    “没有人?”
    “是,没有人。”
    月白应了一声,又返回屋内,侍卫又将门给关上了。
    早已进了屋内的两人,武神君很想将这些侍卫给变走。
    奈何,实力不允许。
    “玄青,现在怎么做?”
    “施法,你去盯着屋外,若是有人来了,立即告知本尊。”
    武神君嗯了一声,走到了窗边,手指在窗户上戳上一个洞,不过这个位置很是掩蔽,根本看不见什么。
    玄青走到月白身旁,施法将月白弄晕。
    月白还来不及反应,就趴在桌上,昏迷了。
    只是这个时候,玄青的手停在了月白头顶上方,他有些下不去手,若是将现实的事告知,那她又得重新伤心一次。
    武神君往两人这边看了两人,“玄青,快点,等会来人了。”
    玄青忍下心中的心疼,又重新施了法,他将天魔大战,月白当上魔尊,包括蟠桃宴的事,以及受伤的事一一输入月白的脑海中,只是唯独一件事没有,
    那就是凡间的事情。
    月白又入了梦境,只不过此次的梦境有了画面。
    月白看着身穿战袍的父亲,意气风发,只不过他的眉头始终是皱着的,月白顿时就红了眼眶,殿外很快便跑来一个侍卫。
    “魔尊,仙界打过来了。”
    池逸背过身,手抬着对属下挥了挥,“天,要亡我魔族。妖界呢?妖界如何了?”
    “妖帝已经被封印。”
    池逸叹了口气,从身侧拿了一把长剑,“走,去跟仙界碰一下。”
    “是!”
    月白的情绪也被带动,她对着眼前的两人喊了一句,“别去,会死!”
    可是没人能听见,月白看见他们的身体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心中有了无力感。
    她转身追了出去,使劲对着前面的人喊,“不要去!”
    月白冲到了他们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喊着,可是他们听不见。
    看着前面的人冲入火海,天上的魔人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滑落下来。
    池逸看着眼底的一幕,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对着前方就杀了上去。
    月白红着眼,泪流满面,她想喊,可她喊不出来,她如今喊得早已喉咙沙哑疼痛。
    她看着前方的父亲杀红了眼,身上布满了伤口,可她无能为力。
    她只能在一旁看着。
    这种疼痛好像已经有了一次。
    此时还在对着月白输入法术的玄青,看着月白脸颊上挂满了泪水,他突然想收手了。
    玄青并不是只有这一种办法能让月白出去,只是其他办法的效率很低。
    而且若是一个不小心,他可能不能让月白平安的出了这梦境。
    月白此时嘴里开始喊着,“父亲,你不要死!父亲!”
    听到动静的武神君立马大步走了过来,他抓住月白的手,“小狐狸,快醒醒。”
    “仙尊,要不还是算了,小狐狸很难受。”
    玄青皱了眉头,“已经到这里了,不能前功尽弃。”
    武神君看着月白难受的模样,原本娇  俏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嘴里还喊着父亲,他顿时红了眼眶。
    他不敢听,也不敢看。
    此时的小狐狸是忍受了多大的折磨。
    月白站在池逸的身旁,她蹲了下来,看着已经闭上眼的池逸,她又失声的哭泣起来,可是她触摸不到,她无能为力。
    她什么都做不了。
    月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她面前,可是她却不能去扶着他。
    池逸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男子,他忍着疼痛用力抓住男子的手,“重明,答应本尊,一定要照顾好阿白。”说完这句话,池逸看见重明重重点头方才闭上了眼睛,直到他的手从重明手腕上离开,重明才知晓,魔尊,陨灭了。
    月白想告诉父亲,她在,可是池逸却看不见她。
    看着这横尸遍野的天地,血流成河的紫微宫,月白想,她们魔族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他们变成这副田地。
    她想不明白,魔族是九尾狐中的一员,跟仙界相通,为何就不能放过她们魔狐一族。
    月白抬头看向天空,将眼泪硬生生的憋回去,她必须坚强起来,随后她走到池逸身旁,陪着他。
    她没哭,她怕父亲看见她这副模样,又该说她是小哭包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