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4节

    就在这个时候,月白眼前的场景突然消失不见,就连身旁的人也没有了,陷入一切黑暗之中。
    玄青听见了外面的声响,走了神,随后他再次将法术输入月白体内。
    “小妹,义兄进来了。”
    玄青眉头紧锁,若是让孑然闯了进来,肯定会让他的法术中断,月白会有危险。
    武神君用眼神同玄青交流,他们在赌,赌孑然不会进来。
    第18章 两人独处   月白同玄青单独在一起……
    孑然眼神凌厉的对视着房门,里面丝毫没有传来一丝声响,他刚准备推开门,身后传来,
    “公子,魔尊找您。”
    孑然放在门上面的手重新收了回去,他面色凝重,“走。”
    待门外的动静消失后,玄青同武神君都松了口气。
    月白的脸变得越发的苍白,额头布满了细小的汗珠。
    梦内的场景变得清晰起来,月白此时站在一个山洞外,她走了进去。
    刚进去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个红衣男子,不是义兄吗?
    再望过去,他身前的女子,不就是她吗?
    下一秒,月白就看见那个跟她像似的女子被孑然一掌打了出去,而接住她的男子,是重明。
    “怎么回事!”
    月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这个白衣翩翩的男人,不是那个梦里的男人吗?
    “仙尊,月白被孑然打伤了。”
    月白听见这句话,一道白衣身影从她身边略过,直接朝着孑然打了过去。
    她想走近开,可是画面消失了,越来越多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
    月白蹲下身子痛苦的抱着头,过了一会,她站起来了,只是眼神完全变了。
    原来,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她入了蜚的梦境,中了孑然的圈套。
    月白缓缓睁开双眼,那  眼中的神情早已与以往的不同,玄青一看便知她已经恢复记忆。
    玄青淡淡说,“醒了?”
    “多谢仙尊搭救。”月白回道。
    “先出梦境。”
    玄青都这样说了,其他二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出了梦境,月白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花宛跑了过来,她瞧瞧的对着武神君说,“我们先走。”
    武神君好看的眉眼微弯,嘴角带笑,“小狐狸这是,邀我约会?”
    “约你个大头鬼。”
    月白说完就往前走,没搭理后面的人。
    “小狐狸,等等我啊。”武神君连追带跑,紧赶慢赶才追上月白,“我这不是说笑嘛,再说了,生气可是会长皱纹的。”
    月白做了一个额头皱纹的模样,“你看,我变老巫婆了。”
    这一幕又落到玄青眼中,他甩开拉着他衣袖的花宛,不动声色的说,“本尊无事,赶紧寻找蜚的下落。”
    花宛应了一声,跟在玄青身后,只不过她的眼神透露出对月白的不满。
    方才仙尊的举动让她落实了内心的想法,苍蝇不叮无缝蛋,仙尊果真对那狐狸有意思。
    ——
    此刻的孑然看着梦境被打碎,他却丝毫没有要生气的样子,更多的却是耐人寻味的微笑,“游戏,才刚刚开始。”
    他反手将蜚唤了出来,“去,让他们知道你的下落。”
    蜚爬在地上,丝毫没有动身的想法,它撇了孑然一脸,“玄青仙尊在,我不去。”
    孑然闻言一步一步走到蜚的面前,浑身带着不可拒绝的威严在里面,“玄青又何妨,你前去的地点有镇灵人帮你。”
    “镇灵人就是傻子呆瓜,我不去。”蜚没有买孑然的账,他好不容易得见天日,可不想这么快就回去。
    “那便去黎云荒原,蛊雕帮你,可行?”
    蜚心中思量了一会,“我先走了。”
    孑然看着蜚的背影,很是意味深长,一个小小的妖兽竟也敢与他讨价还价。
    “来人。”
    小妖跑了进来,“主上,有何吩咐。”
    “去告诉蛊雕,让他在荒原动静闹大一些。”
    “是。”
    孑然看向棋盘,棋面早已布满,他倒想看看,玄青该如何抉择。
    五尾狐,倒是稀奇。
    ——
    玄青一行人来到镇灵人的村落,可是依旧没有蜚的下落。
    “这蜚莫不是能上天入地不成?就连探妖镜及玄青的内功心法也不能将他找到。”
    玄青闻言,“蜚定会出现,莫约也就三五天。”
    “仙尊如此肯定?”月白看着镇灵村说了一句。
    不过玄青还未说话,花宛倒是开口了,“仙尊法力高强,说的话自然是真的。”
    “花宛姑娘说的是。”月白客气一句,起身走向镇灵村,“神君,你有没有发现,这里一片祥和。”
    武神君笑道:“这里可是有镇灵人,自然是祥和的。”
    “镇灵人不是痴傻吗?”
    “傻归傻,不过也是厉害的很,你可别招惹他。”
    月白对视武神君一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武神君无奈宠溺一笑  ,“你怎样都依你。”
    “此时不是聊天的时机,本尊感应到蜚的气息了。”玄青将他们的话打断。
    月白见状走到玄青身旁,“仙尊,蜚在哪里?”
    “这样,月白跟本尊走。”玄青看了一眼月白,“武神君带着花宛,我们荒原集合。”
    武神君愣住了,“本君可不要。”
    “这是命令,不听从就滚回仙界。”
    花宛见武神君吃瘪也不敢再说话,“仙尊说的是,那就麻烦神君了。”
    “可不得麻烦嘛。”
    花宛没想到,武神君说话这么直白,她很是尴尬。
    月白此时也只想早日找到蜚,将蜚封印之后,寻找其他妖孽应该会轻松许多。
    武神君再怎么不高兴,也懂得妖孽之事的厉害。
    一行人分成二对离开后,月白同玄青前往荒原,让武神君带着花宛留在镇灵村。
    “仙尊,你经历过七十七道天雷吗?”
    玄青应了一声,“嗯,经历过。”
    “会死吗?”
    “有的会,有的不会。”玄青说的实话,“我见过一些人渡雷劫时灰飞烟灭,就连武神君当时也是我帮忙挡了十道天雷才活了下来”
    七十七道天雷也差点要了他的命。
    见月白没再搭话,玄青说,“有事?”
    月白摇了摇头,“没有,随便问问。”
    玄青皱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眼神扫视的月白,待这次将蜚封印之后,该好好去了解一下月白族中的事。
    在凡间不能使用法术,所以她们的路程都是用走的。
    很快天色渐暗,可是这里却很偏僻,也没有什么可落脚的地方。
    玄青很快便找到一个山洞,他找来一些柴火,熟练的就像早已熟悉这些事一样。
    “过来。”
    月白闻言乖乖的走了过去,“仙尊,这些事你都会做啊!”
    她心目中的玄青,是一个法力高强,养尊处优,高傲冷清的神仙。
    未曾想,连凡间的事也打理的井井有条。
    “本尊曾下凡历劫过,被人教的。”
    “谁这么厉害,竟能教导仙尊。”
    “早些休息,明日还得赶路。”
    “好。”
    第19章 本尊道士   本尊长得很像道士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