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5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5节

    第二天一早,月白同玄青已经踏上前往荒原的路程。
    听玄青说,荒原中的蛊雕它每次出现都会杀死一百个村民,而它也极其凶猛残忍。
    一路走到荒原边界,也没有看见几个人影,月白看向玄青,“仙尊,蜚真的会在这里吗?”
    玄青点头道:“昨日蜚同蛊雕在这里闹了一场大动静,今日倒是收敛了一些,一会儿进去躲本尊身后。”
    月白眨巴眨巴眼睛,“都听仙尊的。”
    从边界走到荒原,月白就一直跟在玄青身后,直到他们看见荒原的牌匾。
    里面荒无人烟,沙尘四起。
    “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村民。”玄青觉得这里很不寻常,“记得离近一些,别乱跑。”
    “哦。”月白说完就走向另一边,缓缓的推开一间破烂的屋子,刚开门,里面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屋子里躺着二具尸体  ,而且是只剩下骨骸的尸体。
    月白走了进去,看着尸体的惨状,她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看来这个蛊雕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残忍。
    “可有何发现?”玄青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月白这才停止对尸体的打量走了出去。
    “里面有二具被蛊雕啃食的村民尸首。”月白再次看了一眼屋内,“仙尊,看来我们得马上找到蛊雕,否则人间将会变成一场炼狱。”
    玄青闻言也走进了屋内,过了半刻他才出来,月白看见了他手指上沾染着血迹,大概是那地板上的。
    看见血迹的瞬间,月白眼瞳睁大,她心中暗想,她方才怎么就不知道用血的温度来判断妖孽离开的时间呢?
    想到这里,月白更加坚定修炼的决心了。
    就在两人四处寻找活着的村民时,不远处传来呼救声,玄青脸色一变,“走。”
    两人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蛊雕堵住了几个村民,而它的嘴角滑落的不是口水,而是村民的血水。
    蛊雕感应有人前来,化为人形,不过他的头上有犄角。
    玄青从手中幻化出一把长剑,直接朝着蛊雕就打了过去。
    月白趁他们打起来的空子,跑到村民面前,“大家快跑。”
    村民一动不动,月白正想做些什么的时候,这些村民的脑袋竟然掉了下来,鲜血直涌,月白感觉到脸颊上已经沾染上血迹。
    她愣住了,明明都是活着的,刚刚明明都是活着的。
    玄青正一剑击中蛊雕的要害,他回头看向月白那边,心中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将剑入蛊雕的身体内更深了些。
    “你对村民做了什么?”
    蛊雕邪笑一声,“早就料到仙尊大驾光临,这是蛊雕给仙尊送上的礼物。”
    “扰乱人间秩序你知道是什么罪。”玄青冷冷的目光扫视着蛊雕。
    蛊雕对上玄青冰冷的目光,放肆的大笑,他看着深入身体的剑刃,用着挑衅的眼神看向玄青,“你敢杀死我吗?”
    玄青依旧不冷不淡,好似他天生就不会被任何人或任何事所影响到他的情绪。
    他看着蛊雕很冷的说出一句话,“如你所愿。”
    这句话一出,玄青手中的剑狠狠的刺入蛊雕的胸口中,蛊雕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玄青,你怎敢!”
    “本尊,有什么不敢的。”
    玄青冷冷的将剑从蛊雕的身体抽出,蛊雕瞪大双眼恶狠狠的看着玄青像似要将他碎尸万断。
    玄青冷漠的看着蛊雕的身体化成了一团黑色的雾消失在原地。
    月白此时走了过来,她看着消失在面前的蛊雕,“仙尊,你将它杀了?”
    “嗯。”玄青用法术将剑上沾染的气息的消除,“脏了。”
    月白看了一眼那些被蛊雕杀害的村民,“仙尊说的是。”
    只是,他们都没有看见,就在那些村民的尸体内竟然出现了黑雾,随之消失在这里。
    月白们又走了一阵,这里的村民所剩无几,大多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孩子,  男丁都被蛊雕给吃了。
    月白找了一个老人家询问,“老人家,你们只看见这一个怪物吗?”
    老人点点头,眼眶都红了一半,“这怪物是近日出现的,以前也有,只是那时候大家都有防备,到这个时候都会出门避难,谁能想到,这怪物竟然提前出现了,村子里的人都死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我们这些老东西了。”
    “为何不离开呢?”
    老人道:“如今的世道好些个村落都出现了怪物,我们以为找到了怪物出现的时间,没想到,还是大意了,如今我一个老太婆,也不怕那些怪物,我活了大半辈子,也不差活那么些年。”
    月白认真的对老人说,“老人家放心,如今这村子不会在有怪物,怪物都被仙......我家兄长给消灭了。”
    “姑娘的兄长是做什么的?”
    “是个道士,算命的。”
    道士好,道士好。老人一把抓住月白的手,“姑娘能不能让道长给这里设几张灵符,让其他怪物不能进来”
    月白应了一声,“我去问问兄长。”
    随后,月白走了出去,看着门外的玄青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玄青倒是看出她心中所想,
    本尊长得像道士?
    月白连忙说,“不不不,仙尊长得可是三界共认的美男,就连凡间的人也会给仙尊设庙供拜呢。”
    玄青望着月白,“说谎的本事倒是渐长。”
    “多谢仙尊夸奖。”
    玄青没有管她,从手中变出几张符咒,月白看见了便问,“凡间不是不能使用除妖之外的法术吗?”
    “本尊能。”
    “哦。”月白接过玄青的符咒走进屋内递给了老人,老人很是感激,月白出来之后发现玄青端坐在一旁。
    仙尊,您这是在干什么?
    玄青缓缓睁开眼睛,“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懒。”
    “仙尊,您这话说的可不对。”
    玄青无奈的站起身来,“走吧。”
    月白看着玄青的动作,难道是她打扰到他练功了,若是如此,那可真是罪过,也不知道魔族如今怎么样了。
    月白追上玄青,“仙尊,您给我讲讲天雷的事可以吗”
    想听什么
    原本以为玄青不会说话,没想到玄青回复她了。
    第20章 本尊教你   你不是想修炼法术吗,本尊教……
    月白开着玩笑跑到玄青前面,“若是我这样的,能过几道天雷?”
    玄青停了下来,好像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过了一会他才动了动,“二十,再多就没命了。”
    “那如果我苦练法术呢?”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月白没再过问,他们又继续去寻找蜚的下落,蜚太过狡猾,就连蛊雕死了他都不出来,不过早晚都会被他们找到。
    荒原的夜很冷,不过这次比上次好,上次住山洞,这次住破屋。
    这里没有柴火,这屋内根本没有任何温暖的角落。
    很多次,月白都想使用法术给自己取点暖,玄青看他被冻的小脸发白,将身上  的衣服脱下来给了月白。
    这衣服虽然薄,却很暖。
    月白说这句话的时候,玄青嘴角上扬,他在衣服上施了法。
    不过月白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仙尊,您不冷吗?”
    “不冷。”
    “哦。”
    夜很漫长,月白身上披着很暖的衣裳,只不过她依旧睡不着,她想着刚才玄青所说的话,她已经能够感应到第六条尾巴快要长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天雷避无可避。
    月白偷偷撇了一眼玄青,这才发现他在打坐,玄青像似感应到有人在看他,眼睛微微张开,月白见状连忙重新闭上眼睛。
    玄青看了一下天色,这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月白再次听见些许声响,再探过头去,却发现玄青不在那里了,她站起来四处张望着。
    难不成玄青发现了蜚的踪迹?
    玄青回来时看见月白已经醒了,他将手上找到的水果递给她,“吃吧。”
    “仙尊,您不吃吗?”
    “不饿。”
    月白还想问些什么,不过看见玄青那张冷冰冰的脸,也就收了回去。
    天刚亮,玄青同月白便再次来到了荒原村,刚进去,就看见村民在四处逃窜,玄青看着不远处,终于出现了。
    月白跟在玄青身后,果不其然,蜚出现了。
    这是月白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清蜚的模样,它形似牛状,不过尾巴却跟蛇有些相似之处,它看起来体型庞大,模样凶狠。
    玄青将手上的斩妖剑指着蜚,“本尊已经放任你伤了许多无辜的百姓,如今你若还想活,就自行封印。”
    蜚用着头上仅有的一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玄青,“我所出现的地方,将生灵涂炭,你以为杀了我,这个村子里的人还能活得了吗?”
    蜚继续说道:“我早就不想活了,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神仙,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救下被诅咒的荒原。”
    玄青听见这句话依旧不为所动,相反月白的心倒是提了起来,她早就见识过蜚的危害,能让一个繁荣的村子瞬间消沉。
    “既然如此,本尊便也留不得你。”玄青将双手合并运用法术将让剑飞了起来直接对着蜚,“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