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6节

    蜚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剑在空中变幻成数百的剑,直直的朝着他打了过来,他正准备躲闪,可是根本来不及。
    玄青看着剑打在了蜚的身上,蜚很快便被击倒在地,月白看着这副景象,她都没看见玄青怎么出的手。
    原本以为蜚会同蛊雕一般灰飞烟灭,谁知他竟往脚下一踩,瞬间从地下逃窜离去。
    月白急道:“仙尊,蜚跑了!”
    玄青看了她一眼,将斩妖剑收回,“他被本尊打成重伤,逃不了多远。”
    现在追吗?
    “不急。”
    月白又说,“还是赶紧收了吧,我急着练功。”
    “本尊教你。”
    月白点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啊,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玄青不冷不淡说,“这些日子,你同本尊打听那些事情,不就是想让本尊教你  提升法力?”
    月白正想拒绝的时候又转念一想,若是能得到玄青的教导岂不是事半功倍,想到这点月白笑着说,“那便听仙尊的。”
    “既然如此,事成之后便与本尊回昆仑。”
    月白还想拒绝,不过玄青下一句话就将她给收买了,“昆仑的仙草你都可以吃。”
    你瞧,此等好事,怎可拒绝。
    “仙尊为大,我不敢不听从。”
    玄青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依旧是冷冷的模样。
    玄青说的不错,他们只是在这等上片刻,那蜚就逃窜出来了,玄青提前将他给拦了下来,“本尊给你的思考时间够多了。”
    蜚还想再次逃跑,刚跑上一段路程却发现,他所过之处都是玄青布下的结界。
    方才在底下,也是被结界所拦,看来他今日非死在这里不可。
    “玄青,今日我死了,会有人替我报仇。”蜚说完这句话,便自绝于沙尘之中。
    月白看着蜚强壮的身躯趴倒在地,很快便化为乌有,她开始有些想不通,为何都不愿投降呢?
    不过她还有另一个疑问,“仙尊,这结界是什么时候有的。”
    “你以为本尊今早为何不在?”
    得到这句话,月白便知晓玄青知道她已经醒了的事情,“哦,原来仙尊早就有先见之明,果真是仙界最最聪明的神仙,当之无愧。”
    看着月白说好话的模样,玄青轻笑一声,“走吧。”
    月白乖乖的跟在玄青身后,不过他们没有发现,有一团黑雾附身在一个村民身上,出了结界。
    --
    村民刚出结界那团黑雾便从他身体里跑了出来,将村民扔在这沙尘之中,这团黑雾便是蛊雕。
    是的,他没死,这团黑雾才是他的原型,蜚那傻子,死了也好。
    看着村民蛊雕却无法将他给吃了,否则引起玄青的怀疑,他以后定要将玄青碎尸万断。
    妖界。
    孑然看着跪在地上的蛊雕,“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蜚死了?”
    蛊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玄青大开杀戒,蜚兄死了。”
    “废物,不是让你们敌不过就投降吗?”孑然怒吼一声,他站起身来冷漠的走到蛊雕身旁,“本帝让你护着他,他对本帝还有些用处,你是当作耳旁风了?”
    蛊雕再次磕头道:“妖帝,玄青法术强大,若是,若是我去了,定也会白白丧送性命。”
    “本帝说过,你们被封印之后自然会救你们出来。”孑然冷笑一声,“一群蠢货,给本帝滚下去。”
    “是是是。”蛊雕连忙站起身来,他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躯壳,可不能被毁了。
    蛊雕连忙退了出去,跑的比兔子还快。
    第21章 追草练功   这仙草长了腿,追都追不上 ……
    孑然眼底露出一抹异样的情绪,对着身侧的属下招了招手,属下看见连忙走上跟前来,“妖帝有何吩咐。”
    “离仙界天雷开启的时日还有多久?”
    属下怔了一下,皱起眉头思考,“还有二个月,妖帝是出什么事了吗?  ”
    “没事,只不过是有一场好戏看罢了。”孑然笑着端起桌上的茶,“去,告诉其他妖最近不要惹事。”
    属下道:“是,这就去办。”
    --
    镇灵村比其他村子好上许多,这是因为镇村人是保卫一村平安的,这大概是三界之中最好的一只妖。
    只是可惜,他的脑子有些问题。
    武神君装作算命的混在村民里,不过很快镇灵人便将他认了出来,时时刻刻守在他不远处,武神君此时头上带着三条黑线,不是说,镇灵人是傻子吗?
    他都成这样了,还能被认出来?
    花宛看着那镇灵人的眼神感到很可怕,“神君,要不我们出去吧。”
    武神君回她一句,“要回你自己回。”
    花宛很是不满,但像到此人是神君也就忍了下去,只不过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位神君,怎么就处处针对她?
    就在这时,武神君眼前出现几个字。
    蜚已死,回昆仑。
    武神君将字抹去,对身后的花宛说,“蜚已死,仙尊已经回昆仑了,你也快回去吧。”
    花宛道:“神君,你不跟我一起吗?”
    武神君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本君去找小狐狸,先走了。”
    看着武神君消失在眼前,花宛对月白的恨意更深了,那个小狐狸有什么好的,怎么都喜欢她?
    --
    寒冰殿。
    玄青同月白从凡间回来,门外的书童一眼就看见了玄青过来,“仙尊。”
    玄青应了一声,走进了大殿,不过书童看着跟在玄青身后的月白时,心里发起嘀咕,
    仙尊不是一向不近女色吗?怎得最近又是收女徒,又是带女仙回殿的。
    “书童。”
    书童听见这句话,连忙跑了进去,“仙尊有何吩咐?”
    “仙界最近有何事发生吗?”
    书童摇了摇头道:“大事没有,都是一些小事,听说月老又把姻缘给牵错了。”
    玄青低着头:“嗯,最近本尊要闭关修炼,无论谁来都不准打扰本尊。”
    “仙尊,花宛女仙也不成吗?”书童轻声询问着。
    “听不懂本尊的话吗?”
    书童看了一眼月白,直言,“仙尊,那这位女仙。”
    玄青这才微微抬头看着书童,“她同本尊一同修炼。”
    书童明白了。
    书童心中还有很多疑惑,他方才看见那位女仙,只觉得长相清雅脱俗,不似其他女仙,其他他也看不出什么。
    玄青将手上的文书放在桌面上,对着身旁的月白说,“走吧。”
    月白很是乖巧的跟着玄青,走到书童身边的时候,书童很明显闻到了很熟悉的气息,可是他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这气息。
    一路跟着玄青来到哺育仙草的地方,月白看着玄青去另一边的亭子里坐着,她也跟了过去,不是要教她修炼吗?为何来这亭子里。
    还未坐下,月白就被玄青给拦住了,“去练功。”
    “仙尊,这里怎么练功?”
    “看见这些仙草了吗?”
    月白点点头,这里的仙草倒是真的很多,若是全  都被她吃了,至少能涨许多灵力。
    “今日你能拿到多少,本尊都给你。”
    “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月白听完,对玄青道了谢,这才转身去了仙草窝,可是下一秒月白终于知道玄青为何那么轻易的就答应将仙草给她了。
    因为月白刚去摘最近的仙草时,这仙草竟然长了腿跑了。
    “哎,我今天就不信了,我还摘不到你们!”
    玄青坐在亭子内,眉眼如雪,冷如寒的仙姿目不转睛的看着月白四处追着仙草跑的模样,他想起了凡间,他们儿时也是如同此时一般,她追着蝴蝶跑,他在一旁看。
    当他恢复记忆的那一刻起,他承认他一向不赞同仙魔在一起,他也这样做了。
    可是月白不知道,他早后悔了,在看见她与其他男人嬉笑的时候,他早已看清了他的内心。
    幸好,一切都来得及。
    月白追着仙草跑了许久,一棵仙草都没有得到,她心累的走到玄青身旁,却看见玄青嘴角那一抹笑意,不是吧,冰块脸看她出丑竟然笑了。
    她很是颓废的看着玄青,“仙尊,抓不到。”
    玄青轻笑一声,“你以为仙草是那么好得到的,本尊让你前来就是为了让你吸收这里的灵气,你试试,是不是吸收了许多。”
    月白照着做了,当她探看自身的灵力时,的确是多了许多,“多谢仙尊。”
    就在这个时候,书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神君,您真不能进去,您这不是为难小的吗?等会仙尊会灭了我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