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7节

    武神君无奈的看着书童,“本君可是你们仙尊的好友之一,他当初抢我的葡萄园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见外。”
    书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武神君凌厉的眼神给吓退了,他只能对着里面喊,“神君来了!”
    月白听见这句话很是开心,武神君可是她在仙界为数不多的好朋友,若是以后她成仙了,还得靠他呢。这样想着月白眼巴巴的等着武神君进来,只是玄青却不怎么开心,怎的他在这就不见她这般高兴过,这样想着,玄青朝前跨了一步正好挡在月白身前。
    即使这样,武神君还是一眼就看见了月白,他走了过去,“仙尊,小狐狸来了仙界怎么不说?”
    玄青轻飘飘的说,“忘了。”
    “小狐狸,去本君哪里吃葡萄吗?”
    玄青又轻飘飘来一句,“葡萄园在本尊这里。”
    武神君如鲠在喉,“那本君便陪着小狐狸。”
    “随你。”玄青看向月白,“休息差不多了,继续。”
    “好。”
    武神君见状对月白说,“小狐狸,继续什么?”
    “仙尊教导我修炼法术,这里灵气旺盛,仙尊说如果我能摘到仙草,那摘到的就随便我取,只是太难了,我跑了许久都摘不到,不过这样灵气吸收的快。”
    武神君诧异:“你是说那老狐狸亲自教导你修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仙尊对他徒弟都没这样上心过。”
    武神君最后  想起什么,上次玄青不是告诉他小狐狸受伤是因为他吗?想到这里武神君也没再多想。
    第22章 将人逼走   玄青让月老前来将武神君支走……
    玄青将书童招到身侧来,用着冷冰冰嗓音说,“本尊不是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吗?”
    书童被这冰冷到谷底的嗓音吓了一跳,“仙尊,属下知错。”
    “月老的红线是不是很乱?本尊记得武神君以前好像欠月老人情,你去提醒一下月老。”
    书童看了一眼玄青到脸色,连忙跑了出去,他只觉得这里到温度更低了,看来武神君只能自求多福,谁让他不分场合。
    武神君此时根本不知道下一刻他就将前去凡间处理月老那糊涂事,他看着月白,“小狐狸,为何非要练功,本君带你去玩可好?”
    月白摇了摇头道:“我法力不济,更何况,我的尾巴还没有长出来。”
    自小她就与其他黑狐不同,所以她从来没有出去过,在黑狐中也没什么朋友可言。因为她知道,如果让其他人发现她只有五条尾巴会发生怎样到后果,只是是母亲从来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她只有五条尾巴。
    现在她明白了,因为母亲根本不是黑狐中人,她也不知道母亲来自哪里,只知道母亲很温柔。
    想到这里,月白越发的冷静,她如今只想好好修炼,其他事对她而言,丝毫不重要。
    武神君看月白落寞又坚强的神情,他只得说一句安慰的话,“小狐狸,无论如何本君都是你的后盾。”
    说完,武神君还变出一颗葡萄,不过这葡萄可不能吃,“这给你,以后你用这来唤本君,随叫随到。”
    而此时的书童早就去了月老殿,他看着满头白发却不失俊朗的月老时,连忙跑了过去,“月老,我家仙尊让属下告诉您,武神君欠你个人情。”
    月老微微抬头,“武神君惹到你家仙尊了?”
    “属下不敢多言。”
    月老叹了口气,“罢了,我这摊子还没人收拾,那我便随你走一趟。”
    “多谢月老。”
    跟着书童来到玄青所在的位置,他不由得被一俊俏佳人所吸引了目光,再看见佳人身旁的人时,也懂了玄青为何要将他请过来,既然如此,这个人情可是要留的,不过这佳人,倒与玄青凡间的妻子有几分相似。
    想当初,玄青的姻缘还是他牵的线,只不过,那线也是一团乱麻。
    月老走到玄青身边,眼神却扫视着佳人,他嘴角一弯,“怎么,红鸾星动了?”
    玄青看向月老,“姻缘乱了可不是一件小事,若是本尊告诉王母......”
    “别,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吗?”月老神秘的说,“这恐怕不是仙界之人吧,不过倒是与你那凡间的娘子挺相似的,要我说,你当时就不应该伤了人家的心。”
    玄青继续说,“本尊自有打算。”
    月老再次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好友一向冷漠无情,这几千年来都不曾经历  过□□,所以他才会将蹭他下凡历劫给他一世姻缘。原本在他观察之下,玄青早就动了红鸾星,不过后来的事他是真的没想到,这次看见玄青依旧如同那雪山上的雪很冷,看来他是害了人家那姑娘。
    他也没想到那姑娘竟然是魔族中人,可惜啊可惜。
    这般想着月老也就走到那武神君那处,武神君看见他还是挺意外的,月白倒是从来没有看见过月老,听闻此人是月老还是挺惊讶的,毕竟在她的印象之中,月老应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不过此人却是一个俊朗的白发公子。
    “这位姑娘是?”月老温柔带笑的看着月白,“武神君这是佳人在侧,怕是忘记我如今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吧?”
    武神君回道:“本君介绍一下,这是本君的好友月老神君。”
    月白闻言,很是大方的看着月老,“神君好,我叫月白。”
    “月白?这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玄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你不是有要事要同武神君商量?”
    月老这下才装住有要事的事情,“武兄啊,我此番闯了大祸,你得替我去凡间走一趟,否则我得扒层皮。”
    武神君闻言,“发生了何事?”
    “我的红线又乱了,凡间都往我的月老庙扔白菜豆腐,就差把庙给砸了。”
    武神君听完不以为然,“让他们砸,本君再给你建几个庙。”
    月白听见月老的话,她想不到姻缘的事竟也能这般糊涂,玄青倒是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月老黯然落泪,装的一把好手,他一把抓住武神君的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想当年我也是帮过你的。”
    月老越发靠近武神君,“你可别让我将你那件事说出来。”
    这下武神君就有些慌了,他那时候年少不更事,再者月老对他有恩,更何况那件事要是让小狐狸知道有失风度,可是让小狐狸跟老狐狸在一起他又放心不下。
    想着想着,武神君只想到让月白一同前去这个法子,“小狐狸,你看月老这么可怜,要不我们一同去凡间帮他的忙?”
    月白听闻犹豫不决,过不久就是天雷开启的时日,她不能耽误修炼的机会,于是她很是为难的看向武神君,“神君,我已经很久没有修炼了。”
    她说的也是实话,离天雷开启只有二个月的时间,再者玄青也说过,以她如今的法力也不过能挨上二十道天雷。若是勤加修炼她还能拼上一拼,唯有成仙这一条路才能打消仙界对魔族的敌意,孰轻孰重,她也明白。
    武神君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对于月白今日的修炼他也是看在眼里。武神君抚摸月白的发梢,没事,我很快就能将事情办好,到时再来陪着小狐狸。
    只是武神君不知道,他这一去就是二个月。
    武神君离开后,玄青也没有返回亭子里去,直接到月白身后,月白瞬间感受到玄  青身体的温度,他声音清冽又温柔,“本尊教你怎么摘仙草。”
    刷的一下,月白脸就红了。
    她从来没有跟其他男子这么贴身过,即使她知道玄青对她无意只是因为她与那凡间妻子相似这才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待遇。
    也仅仅是为了教她练功而已。
    第23章 一句试探   在意就在意何必掩饰
    玄青注意到月白耳根部都红了,不过他却没有就此离开,反而离的更近了一些,他有力的手掌握住了月白的小手,轻声说,“就这样慢慢的蹲下去,然后......”
    玄青连带着月白的小手一把抓住仙草,月白见此高兴极了回头对玄青扬起一抹微笑,“仙尊我摘到了。”
    “嗯。”为了不让月白怀疑,玄青将手放开,“今日练的差不多了,回寒冰殿吧。”
    月白看着手中的仙草点了头,只是她不会知道之所以能这么快摘到仙草是因为玄青。
    最关键的是因为仙草不敢动。
    仙草:......
    回到寒冰殿后,玄青们刚回来就看见了花宛在一旁,不过她很是狼狈,全身伤痕累累,直到看见玄青后,花宛这才掉下几滴泪,美人落泪惹人怜爱,她跑了过来,正想靠近玄青,只不过玄青退了一步,眉头也皱了起来,似乎很讨厌此人的靠近。
    一旁的书童见状连忙跑了过来,“花宛姑娘,仙尊最讨厌血的味道了,快去清洗再来请安吧。”
    花宛听到这句话一脸委屈,她还想说什么,只不过被玄青那道冰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她只得跪安离去,月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只觉得玄青太冷漠了些,玄青一向特立独行惯了,自然不会在意他人的情绪。
    玄青走了几步路,又回头看向月白,“为何不走?”
    月白这才将视线从花宛身上移开,她能看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能是一道孽缘了。
    不过玄青要是真喜欢他那凡间的娘子,又为何将凡间娘子给抛下呢,就因为仙人有别吗?
    他凡间的娘子该有多伤心?
    “仙尊,您不去看看吗?”
    玄青闻言顿时明白了月白在想些什么,他说,“本尊已经有妻子,就不耽误别人了。”
    玄青说完这句话再也不看月白一眼就离开了,只是他的身影在月白眼中就像是枯萎的树枝。
    这下月白开始愧疚了,她这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想到这里月白轻轻的拍了自己的脑门,真是笨的厉害。
    月白连忙跟了进去,她时时刻刻观察着玄青的神情,依旧如同往常一般冰冷,玄青见她的举动,“可是本尊脸上有何东西?”
    没...没有。
    玄青放下手中的文书,“从进来到现在你已经看了本尊许久。”
    见这件事被拆穿,月白这才说出缘由,“仙尊,方才的事,不是故意说的。”
    玄青这才微微抬头看向月白,他没想到方才的举动会让月白以为他生气了,其实并没有,他只是不  想说太多。
    不想让月白想起什么而已。
    不过玄青却是一副很冷漠的表情,他嗯了一声再无其他举动,任谁也猜不透他此时的情绪如何,这下可好,月白越来越觉得她做错了什么。
    正当月白很不自在的时候,书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仙尊,花宛女仙求见。”
    玄青头也不抬的说,“让她进来。”
    月白正准备出去,玄青像似一直关注她一样,“会研磨吗?”
    月白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不会。”
    “过来,本尊教你。”
    刚进来的花宛正好就看见了这一幕,玄青耐心的教导月白研磨,两人看起来就跟如胶似漆一般。
    花宛穿着一身素白衣衫裙摆一共有三层纱,她长相本就不耐,这下倒有几分清冷的气质。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