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2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20节

    玄青轻笑一声,“待在帝君身边这么些年,还不懂得帝君的脾性吗?”
    “你就别嘲笑我这个伤者了。”司命边说边将药放进盒子里。
    做完这些,司命才奇怪的看了玄青一眼,“不对,你这匹老狐狸怎么有空找我,难不成又要骗我?”
    上百年前的事情,他还心有余悸。
    “借你命运书一看罢了。”
    司命怔了一下,仔细打量玄青几眼,“这么简单?”
    玄青又说,“既然借了命运书,那自然是要改的。”
    他就知道,司命指着他的伤口,“你看见这个没,还想让我再来一次吗?”
    玄青见状也不好再为难他,只说,“近日天象异常,可会发生何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年年都会有,莫约就是渡雷刑之劫失败罢了,想成仙就必须经历此劫,你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要说真正的大事,就是帝君要收徒。”
    司命像是想起什么来,他轻声偷摸的告诉玄青,“帝君的故人之子快找到了,上千年了,不容易。”
    玄青疑惑道:“这就是帝君要收徒的缘由?”
    司命点头,“那人估计会渡雷刑之劫,到时帝君定会相助。”
    “能让帝君亲自去迎的故人之子,倒是稀奇。”
    可是玄青远远想不到,那人竟然是......
    他认识的人。
    司命告诉玄青,他还得去帝君老人家哪里伺候着,便先告辞了,玄青微微点头,也同离去。
    又过了些时日,阴云密布,雷公电母早已等候在天净池旁。
    而明日就是仙界最为重要的日子。
    时光荏苒,光阴如剑。
    月白在紫微宫内听到电闪雷鸣,她不由得心惊,这雷劫竟然来的如此之快,月白再也坐不住了,她推开宫殿的大门。
    月白看向仙界的位置,滚滚电雷早已云集于天净池的上方,此时轰隆一声,密密麻麻的闪电在空中如同开放的花朵。
    而这些花朵变为一根直线,直直的朝着天净池的方向打去。
    又是轰隆一声,这闪电终于停了。
    月白知道这是别人渡劫结束,只是是生是死她不知道。
    而月白戴着面具,在漆黑的夜里,偷偷溜了出去。
    --
    天净池边,众多仙人皆在此等候,而方才历劫成功的第一人如今已经成功入了太白仙君的眼,如今已经成了太白麾下的弟子。
    而其他众仙还在等待下一个历劫之人。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面具之人走上了  雷劫台。
    轰隆一声,雷电又开始了。
    闪电如同瀑布般从天空中飞泻而下,冲向高台上穿着夜行服戴着面具的人,众仙皆为震惊,这闪电怎么跟以往不同。
    以往的闪电都是一条直线,而这竟然是如同瀑布一般。
    面具之人手中凝聚法力,却还是不敌这雷电之力,“咚”的一声,面具之人单腿跪立在高台之上。
    真没想到,这雷刑之劫竟然如此强大,这才第一道就快将她的五脏六腑给打碎。
    没错这人就是从紫微宫偷跑出来的月白。
    第二道天雷顺应而下,而这一次的雷电竟然比刚才还强大了一些。
    月白再次凝聚全身法力想去抵挡这雷劫,没想到这道雷竟将她凝固的屏障轻而易举的打破,月白噗的一下,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鲜血如梅花一般红,让人触目惊心。
    她的身上此时已无一处完好,第二道雷劫就将她弄成这样,她会不会就此死在这里。
    如果她死了,就能看见爹娘了吧。
    而在结界之外的众仙看着这一幕,眼底满是震惊,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眺望着的司命离开了。
    若他猜的没错,此人就是帝君寻找的故人之子。
    就在这时,第三道天雷再次击中月白,她浑身毫无力气,如果仔细看去,可以看见她的双手都在颤抖,而此时的屏障丝毫没有抵抗之力,直接将月白击飞出二米之外。
    又是一口鲜血从月白口中吐了出去,她此时就像凋谢的花朵一般,毫无生机可言。
    而她的身上突然掉落出来一个跟葡萄一样的东西,上面早已被鲜血所侵染。
    第四道天雷击落到月白身上时,月白早已抵挡不住,晕了过去。
    此时的司命,正将此人告知东华帝君,东华帝君算了一下暗想不好,“走,这神邸的雷劫不是她能承受的住的。”
    第27章 后悔莫及     阴云笼罩着整个仙界,每……
    阴云笼罩着整个仙界,每个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寒冰殿殿外武神君脚步急促的走了进来,他在凡间感应到小狐狸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武神君看着里面正在批阅文书的玄青,直接大步上前,“仙尊,小狐狸呢?”
    玄青这才看向武神君将手中的文书放下,“魔族。”
    武神君说,“方才在凡间,我察觉到小狐狸有危险,仙尊要不要同我一同前往魔族?”
    “不必,能出什么事?”玄青不以为然继续批阅着文书,武神君瞧他的漠不关心的模样,扔下一句“告辞”便离开了。
    天净池,就在众仙以为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的时候,那人竟然动了一下,又是一阵唏嘘声。
    月白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摇晃着站了起来,她方才被第五道天雷击的昏迷过去,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一昏迷,她的脑海中涌入了许多事情,原来她就是众人口中被玄青抛弃的凡人妻子,怪不得跟玄青相识的时候,他总会试探她。
    那时月白法术遇上  瓶颈,这才想出下凡历劫的法子,历劫一世,她被伤的体无完肤,就因为她是个魔,不,是冠以魔姓。
    其实玄青不知道她在凡间时就恢复了记忆,所以才会问他,如果有一天他发现他们身世相差巨大,会不会不要她?
    玄青是怎么说的呢?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可是后来呢,月白想起来了,就在这仙界,她以为玄青在凡间所说的话都是诚心的,所以她才前去找他,如果她知道玄青会那样说,她是万万不会去的。
    那时在寒冰殿,她满心欢喜的去见他,谁知他竟与她说什么仙魔不两立,凡间的话通通都是假的,还让她别当真。
    她只觉得当时她的心疼的都快裂开了,鲜血都到了嗓子眼,为了留存一丝颜面,她才忍了下去。
    为了今后不再伤心,才叫重明给了忘忧茶,没想到竟在这里寻回了记忆。
    她倒是也不伤心,只是玄青这些日子却还在欺骗她,原本以为只是当了替身,这下可好,是给人家当玩物。
    月白想起玄青故作情根深种的模样就觉得可笑,这样想着,这天雷也算不得什么。
    顶多也就是要了她这狐狸一条命。
    若是让她活着离开,她定得去问问玄青,凡间骗她也就罢了他失去记忆当不得真,只是仙界却还要骗她,这算什么?
    就在月白思绪万千的时候,轰隆声响彻天际,月白困难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看着那雷刑直直的朝着她打了过来,就在她认命的闭上眼的那一刻。
    她竟然没有任何感觉,只听见耳边传来男子的闷哼声,月白再次睁开眼,她的面前竟有一白发仙人替她挡了天雷。
    月白想看清仙人的模样,奈何全身无力眼皮子都开始打架,只是从耳边听到外面的仙人喊东华帝君,再想听见什么,月白却笔直的倒了下去。
    就在倒下去的那一刻,她竟然听见了重明的声音,是幻觉吧,她偷偷跑出来,重明肯定气极了。
    东华将最后一道雷刑之劫渡过后,转身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抱入怀中,随后运转法术消失在天净池中。
    东华帝君将不知来历的人收为徒,还亲自挡了雷刑之劫的消息在仙界传开,而那些在场的仙人自然是要添油加醋,将事情描述得绘声绘色。
    而此时,另一个消息接踵而来,魔族传出消息,魔族魔尊月白陨落。
    很快,消息便在三界之内传开。
    消息传到玄青哪里时,玄青心中如同埋下一颗雷瞬间将他的心脏炸开了花,他双目赤红,以往的冷静在此时瞬间崩塌。
    他的手握成了拳头再也没有松开过,玄青颤抖着声音低声询问,“消息属实吗?”
    这一声询问落在书童耳中,书童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着书童犹豫不决的模样,玄青仰天大笑,悲痛欲绝,狭长的眸滑落下悲伤的泪珠。
    从凡间历劫归来,他知道她是魔族中人,他自小便痛恨魔族中  人,连带着便也痛恨了她,当时他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她该有伤心?
    蟠桃宴上看着她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他顿时怒火中烧,一反常态的吃酒去找了她,原本以为她是假装不记得她,后来却发现她是真的将他忘了。
    她摘月见草,他却将月见草给了天狐一族,她会伤心吧,他是为了让天狐一族不去为难魔族,可他若是对魔族有所庇护,任谁也不敢欺负了去。
    可是他没有那样做,他竟然没有那样做。
    上次西王母让他不要走上他爹娘的后程,他照做了,他将她赶走了,他还说她是替身。
    可是他们与爹娘不一样,他们明明不一样啊,他如今的能力能保护好她,可是他没有那样做。
    自从爹娘死后,他性情大变,变得不近人情,他如今的地位都是一步步走上来的。
    经历二次雷刑之劫,第一次差点要了他的命。
    可是这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他爹娘的事情跟她无关啊,他明明想通了,想去弥补她,可是他后来做了什么?
    武神君告诉他,月白出了事,他又在干什么,哦,翻阅文书,他明明心中在意的要死却觉得武神君能够保护她。
    现在她死了,他又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想着想着,玄青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从嘴角滑落下来。
    玄青拖着颓废的身子,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了他的白纱衣裳,他要去魔族,他要知道她是怎么陨落的,他要去看看。
    玄青足下一点,出了寒冰殿。
    书童感应到玄青的气息消失在殿内,他才敢抬头一探,只看见那不远处斑驳的血迹。
    他脑海中浮现方才仙尊那悲痛欲绝的样子,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明明仙尊在意的要死,却要将人赶走。
    这下,说什么也晚了。
    或许人就是这样,得到的时候不珍惜,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