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51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51节

    她看了过去,廖星怎么来了。
    月白看到廖星直接走了过去,“我有些事,你将许夏带回去,等我回来我会来找你们。”
    刚才月白回来的时候,她早就传信给了廖星,毕竟她要回魔族带许夏去不好,要是将许夏卷入其中并不好了。
    廖星点头,他一向话少,不过他知道月白肯定有急事,否则也不会那么匆忙的将他喊了来。
    “许夏,我来接你回去。”
    许夏听  到这话,“为什么?我不想走。”
    “许夏,这几天我有些事,等我回来再同你解释好吗?”
    许夏看月白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她连忙说,“我知道了,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也难受了。”
    她不知道月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不会是什么小事,想到这里她赶紧抓住廖星的手离开了。
    连多余的话她都没有再说一句。
    月白看着许夏离去的背影在心里默默说,
    许夏,我回来之后一定会告诉你前因后果。
    随后月白看向武神君,“我们走吧。”
    武神君知道拦不住她了,也不敢再说什么,若是说错了什么就不好了。
    现在只能期待重明能够让月白回来了。
    他们动作很快,应该说是月白走的极快,一路上一点停息的空间都不存在,她反而越走越快。
    武神君知道她心里藏了事,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或者是谁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武神君紧跟在月白身后,很快她们便来到了紫微宫,他们轻车熟路,一会便到了主殿。
    一路上月白没有看见多少族人,就算遇到的族人也是心事重重。
    这下让月白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魔族是真的有难了。
    重明在主殿里皱着眉头,他听着刚才族人的来话,三位长老被孑然拦下了。
    他就让他们不要去,他们竟然偷偷去了。
    这下可好,一点说服的能力都没有。
    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困境。
    看来这场大战是避无可避了。
    就在这个时候,重明突然发现了一道身影,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月白急忙走了过去,“重明。”
    重明见状,直接愣在原地,再看见她身后的武神君一直在对他使眼神,“阿白,你怎么来了。”
    月白听完这句话,“重明,魔族是不是出事了,我听别人说,妖帝将魔族给害了,如今天界正在商议要将魔族一网打尽,这件事是不是真的。重明你一定不要骗我,我不想被骗。”
    “你们真的不用瞒我,如果真是如此,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重明心里一团乱麻,他陪着月白长大,知道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他对武神君投去抱歉的目光,武神君叹了口气,果真是瞒不住了。
    “这件事是真的,妖帝曾经派过一名属下来跟魔族交涉,那位属下让魔族跟着妖帝一起对付天界,魔族自然是不应的,只是妖帝竟然将这件事传播了出去,你也知道,天界一向对魔族有着别样的眼光,如今发生这种事,天界定然是不肯让魔族再留下来了。”
    “今日三位长老瞒着我跑去了妖界,如今也被妖帝给关了起来,如今这件事恐怕天界也知道了。”
    “恐怕大战是避无可避了。”
    月白见重明投来抱歉的目光,她连忙摆手,“你做的很好,我去了天界都没再关心魔族的事情,我有错。”
    “我当时就应该回来的,否则妖帝也不能这样。”
    重明连忙将月白一把抱住,“月白不哭,这件事与你无关,是妖帝太会算计人心了。”
    “如今我们应该一起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继续让妖帝作乱下去,这件事恐怕会更加乱。”
    月白闻言擦干眼泪点头,“我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重明连忙让族人拿来一封信,“这是我写给天帝的,我曾是天帝座下的宠物,我的话,天帝定会看上一看,如果天帝知道魔族如今在我手里,可能不会中了妖帝的计谋。”
    月白嗯了一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随后月白看向武神君。
    “谢谢你陪我回来。”
    武神君温柔一笑,“小狐狸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族人将信拿了出去,月白不太放心,便让武神君跟着一起去。
    月白看着重明眼角的青灰色,知道他为了魔族操心了许多,“重明,以后这些事情便让我来吧,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要是你累倒了,我可是真成了罪人了。”
    “不用,我答应过你父母,要照顾好你的。”
    月白知道说不过重明便也只能作罢。
    x
    此时从妖界回到天界的玄青,很是匆忙的来到月老殿。
    江枫看见玄青的身影,还以为是成了。
    “孑然如今已经彻底疯魔了。”
    江枫一怔,“那你怎么回来了?”
    “你知道孑然私下养了什么吗?他养了死尸,你知道死尸是什么吗?死尸就是由怨气组成。”
    “如今天兵天将跟死尸对起来是根本讨不到好的。”
    江枫一愣,他也没想到孑然竟然做了这些事,死尸的威力他虽然没见过,但看见玄青这般着急,这死尸定然是不可小觑。
    “你准备怎么办?”
    “如今只能请佛祖出山了。”
    玄青知道,死尸的怨气只有佛祖才能消散,而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怎么能够请到佛祖。
    江枫也为此事担忧,佛祖已经许久没有出山了,若是前去叨扰,可能还没说什么就被赶下来了。
    更何况,佛祖的结界就连帝君也不能打开,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玄青甩着衣袖,“本尊去找帝君,若是帝君不能找到佛祖,那便只能由天帝、西王母出面。”
    “这么庞大的死尸群,能行吗?”江枫有点明白妖帝为何这样做,因为玄青最后会跟妖帝对上,而其他人自然同其他妖对上,“妖帝看来对你还是有忌惮,否则也不会想着用死尸。”
    “不对,这些的妖气有些重,难不成是因为孑然早已派了其他妖前来?”
    玄青点了头,“孑然的确派了其他妖在南天门外,只是他们藏在别处,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现。”
    “本尊先去寻帝君,这些小妖,你出马吧。”
    江枫缩了缩脖子,“行,我出马。”
    不过,这些妖既然敢光明正大待在南天门外,那便有足够的信心证明它们根本不害怕天界之人。
    看着玄青离开的身影,江枫也不敢闲着,直接就出去了  。
    玄青离开月老殿,立即就来到了帝君所在的地方。
    东华帝君此时正在跟司命商议要事,看着玄青前来,东华帝君微微抬头,“玄青仙尊有何事?”
    “孑然派了死尸。”
    东华帝君脸色一变,“死尸?”
    “由怨气组成的死尸?”
    见玄青点头,东华帝君的神色越发凝重,由怨气组成的死尸,它们是打不死的,相反,你打了它它不死,你一旦有抱怨的心理那么立马就会被它们给吸进去。
    “所以帝君可否去寻一下佛祖。”
    东华帝君看了一眼命盘,“试一试吧。”
    佛祖一向不好寻,有时候结界找到了,只是过一会又有一道新结界出现。
    其实这些事情佛祖都会知晓,只是佛祖会不会来,那可真说不定了。
    东华帝君随后对司命说,“将命盘中的道理告诉仙尊,本帝君先走了。”
    而后两人看向命盘,司命一一同玄青讲解,“这次大战,必有一人陨落,不过,也还有生还的概率。也不知道何人会同另一人对上。”
    “你看这命盘,这其中有着复杂的东西,有些东西我也没有参透。”
    玄青手心湿热,他看了命盘一眼,便知晓了他最好的结局。
    不过没关系,只要能够阻止这场恶战。
    玄青再次对司命说,“命盘上可有贵人相助?”
    司命指了指命盘上面一座金身,“想必,佛祖会出面,只是命盘上面显示,佛祖的时间尚不准确。”
    “无妨,只要佛祖最终会出现,那便无事。”
    说完这句话,玄青便告辞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一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玄青看向天色,明日快要来临了,他还有其他事,便收回视线离开了。
    x
    南天门。
    花宛躲在暗处盯着哪里的天兵天将,她看着手上的灵物,那个人告诉她,这个东西就能将他们引开,到底是真的假的。
    花宛见人换班之后,藏匿在了另一处。
    她将灵物放在脖子上,随后走了出去。
    就在她走到天兵天将旁的时候被人拦住,“干什么的?”
    花宛一听,“我出来随便逛逛。”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