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6节

    乎乎。那么好的亲爱的游客,现在斯维瑟号已经准备就绪,随时能前往巨石村附近唯一的无名湖泊!
    唯一的游客兼车长瑞瑞:现在发车!
    斯维瑟号:收到!现在出发!
    待瑞瑞一手握紧他的角,一手扶稳鱼竿抱好野餐篮子,在她的小声欢呼中,斯维瑟号开动了起来。
    这个村子村民其实并不十分多,再加上村子里并不是一个种族的聚居形式,生活的习惯也不完全相同,如果密度太大反倒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摩擦。也正是因为这样,村子里几乎人人都有院子,一户一户之间的房子各具特色,也都保留着空间。
    人类和奇美拉的家在巨石村中部靠前的位置,从这里前往湖泊完全可以选择一条相当僻静的路,但瑞瑞每次都坚持从村子里穿过去,不是要对谁登门拜访,但对每个在路上遇到的人都要打招呼。
    希望谁也不要碰到。
    斯维瑟如是想到。
    因为每次碰到什么人就要寒暄好长时间,和瑞瑞玩耍的时间就变短了。
    这样想着,迎面就走来了卡拉卡拉。
    卡拉卡拉是一个骷髅,两只黑洞洞的眼窝里有一团蓝色的鬼火和一团漆黑的鬼火。他说自己没有名字,也有可能是把名字忘记了,反正他没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叫的(斯维瑟一口咬定是瑞瑞,但瑞瑞坚决不承认),反正大家都叫他卡拉卡拉,因为骷髅走起路来难免骨头之间相互碰撞,卡拉卡拉的响。
    之前卡拉卡拉骨折了一次,本来以为他要去换一根合适腿骨了,其他人都在想他什么时候才会出门狩猎或者挖坟,结果瑞瑞出手,直接把断骨接起来了。
    从瑞瑞之后,孤僻的骷髅才开始和别人打起交道来。
    寡言的骷髅向他们微微颔首:“你好,瑞瑞。”
    “你好,卡拉卡拉。”她笑着拍了拍斯维瑟头顶:“今天我和斯维瑟打算去钓鱼。”
    说完她停下来,继续笑着看骷髅。短暂的沉默之后,骷髅第二次问好:“你好,斯维瑟。”
    斯维瑟想假装没听见,但抓着他角的手突然发力起来。他总是很奇怪,明明人类这点伎俩根本不足以让人低头,但每次瑞瑞扯他的角,就是能把他脑袋拽下来。
    他于是被迫的也向卡拉卡拉点头致意。
    短暂的会面之后双方各自前进,已经经过下一个路口时,斯维瑟用力打了个响鼻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瑞瑞笑嘻嘻的摸他头顶,从野餐的篮子里掏出一块烤鱼肉塞进斯维瑟嘴里,自己舔了舔手指上的油。加了香盐胡椒和柠檬汁烤出来的鱼肉真好吃,瑞瑞自己也忍不住掏出来一块。
    还没喂到自己嘴里,旁边这个骨头脑壳拱拱她,张开嘴。
    瑞瑞叼住鱼肉,手动把他张大的嘴合上,期间因为被舔了手指还锤了他一下。
    靠在奇美拉的角上,瑞瑞问他:“还生气吗?”
    奇美拉打了一个色厉内荏的响鼻。
    于是人类开始了今日份的投喂。
    “还生气吗?”水果。
    “还生气吗?”蓝莓派。
    “还生气吗?”腌肉奶油卷。
    “还生气吗?”鲜奶小蛋糕。
    斯维瑟,斯维瑟威武不能……不能错过今天的投喂!
    他哼哼唧唧,侧过头拼命的想去拱拱瑞瑞,动作还没成型,他脑袋上又被锤了一下。
    瑞瑞乱叫:“你这家伙把油都拱在我的身上啦!”
    斯维瑟:……qaq???
    我刚才还在生气诶!!!
    生气了!我宣布生气了!谁也哄不好那种!
    第7章 007   瑞瑞:毁灭吧,累了
    同寻常的小说游戏里的设定一样,这个世界当中存在着数量相当庞大的生物,几乎所有的物种都有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也都为神明们所眷爱。
    身上神眷的多少直接关乎生活质量,被神格外看中眷爱的个体,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优越的生活。神殿会抛出橄榄枝,其它人会自然而然的敬仰倾慕,在相关的领域永远事半功倍。
    被战神眷爱,会获得旁人难以比拟的武斗天赋;被药神眷爱,随便拽一棵野草说不定也能治好病痛;被爱神眷爱,就提前预订了万人迷的位置。
    但不知道是不是就像一个学校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小朋友会被莫名其妙的排挤,被莫名其妙的校园霸凌,在这个世界,被其它种族集体霸凌的,差不多就是奇美拉了。
    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神承认和喜爱这个种族。
    所有神都说好了一样漠视了他们,于是他们的信徒们有样学样,在察觉到自己的神明不喜之后,为了获得更多的宠爱,纷纷行动了起来。
    一时间,孤僻、愚蠢、粗暴、不敬神明,一个一个的标签被钉死在他们身上,仿佛这个种族本身就成了原罪。
    在瑞瑞的世界,欧洲中世纪是曾有过一次针对女巫的猎巫行动,在这个世界,这倾巢的恶意便全都朝着奇美拉涌过去了。
    奇美拉的外骨骼饰品曾经风靡一时,既是时尚,又是一种攀比。贵族将那些胸骨打磨镂空,做成精致的摆件,老牌家族几乎家家都有一整套外骨骼打制的宴会餐具。勇士则粗糙一些,他们将牙齿串成项链,用数量来彰显勇武。
    鲜血最能让人清醒,于是这场屠杀中心的奇美拉们在几次求和未果自后,便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抵抗。没有神眷就没有魔法,一群物理系的战士刺客收割坦克,面对魔法系牧师法师战士刺客,竟然真的把战线拉得旷日持久。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最初的狩猎时,基本上已经给奇美拉做了一次筛选了。
    身体虚弱的、自愈力差的、行动迟缓的、反应迟钝的、脑子转的慢的,基本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别人身上的骨头饰品,没办法参加战斗了。剩余的奇美拉,几乎人人都是以一当百的超级战士,于是战局一下便拉扯起来。
    两边的牺牲都在不断增多,但不管怎么算,以一己之力对抗其他种族的奇美拉到现在还没有灭绝,怎么样都是赚了。战争旷日持久,土地已经无法埋葬这样多的尸体。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场两败俱伤的战斗中没有神明降临,也没有神明给信徒降下神谕或者神眷,于是便有人开始怀疑,这场战斗究竟是否正确,来自奇美拉的鲜血,究竟是否令神明欢喜。
    在这种怀疑的声音出现之后,与为了活命,只能破釜沉舟决一死战的奇美拉不同,其他死伤惨重的种族忍不住开始退缩。这仿佛是一种信号,战争中的其他人也不如一开始那么热烈了。
    这场莫名其妙就轰轰烈烈开始的战争,最终结束的同样这么莫名其妙,除了一地的尸体鲜血什么也没留下。热烈加入战场的人默默退场,没有道歉或说明,父母迎接子女,伴侣拥抱亲吻,孩子们为双亲的回归欢呼,一派和乐融融,一切又回到了原本的样子,仿佛无事发生。
    那之后其他人很少狩猎,但奇美拉变得更少了。有些不堪忍受旁人的恶意隐居起来,更多的则是不能理解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就像霸凌不需要理由和借口,唯一的原因是霸凌者存在,这一点也许对奇美拉来说,也许是永远也无法理解的。
    虽然现在的局势并不如同战争时那样严峻,其他种族对于奇美拉的排斥也正在渐渐软化,但他们在寻找工作时候,大约还是只有冒险者或者佣兵行业表示大欢迎。这种曾经凭一己之力对抗几乎整个世界的种族,他们的强大力量在这种时候格外令人放心。
    比如斯维瑟。他并没有接受雇佣兵的固定小队邀请,工作性质上偏向更加自由的冒险家。
    曾经和瑞瑞一起看星星时,他曾在画板上坦言,自己最想做的工作其实是酒馆的调酒师,听听来往旅者的故事,白天可以悠闲的小憩一下。或者做一个炼金术士学徒,见识一下深奥的知识好像也不错。然而作为一个奇美拉,在有限的职业选择之中,冒险家似乎是最优解了。
    当然,这之后瑞瑞爱心泛滥要给斯维瑟传授草药知识让他体验一下学徒的生活,在背书一天之后这位奇美拉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要做,连三赶四的出任务去了,回来以后当场改口“我最想做冒险家”。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这位冒险家正葛优瘫在树荫下的小毯子上。红黑格子的小毯子非常适合野餐,因为“这块毯子耐脏又好洗,我不心疼”。
    尾巴受伤之后就不能直接下水了,于是他自然而然变得懒下来。爪子在野餐篮子里摸一摸,他摸出一颗蓝莓扔起来,张嘴去接。其实这两个家伙在过来的路上就已经把篮子里的东西吃的差不多了,现在一点都不饿甚至还有点撑,但……怎么说,可能就是嘴巴寂寞。
    瑞瑞就在不远处的湖畔,头戴一顶漂亮的明黄大遮阳帽,像一朵向日葵。她旁边放着一个小水壶,偶尔拿起来喝一口,看起来气定神闲的。
    那个小桶里好像也没多少鱼啊?
    斯维瑟回忆了一下,从瑞瑞钓鱼开始,这小桶里好像只装了几条。
    可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的。
    她好像一直都这样,出来钓鱼最在意的并不是钓了多少鱼,摘果子也是。收获颇丰自然高兴,但就算没有收获,她好像也很少垂头丧气。
    看了一眼自己的流星锤尾巴,斯维瑟又摸出一颗蓝莓。这次他没自己吃了,他在篮子里摸来摸去,又找了两个出来,握在手里,篮子用尾巴一提,去找瑞瑞。
    被这样突然从背后抱住,瑞瑞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她稳住鱼竿,水面上的浮子动了动便重新静止下来,她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小声问:“怎么啦撒娇鬼?”
    “呼呜”
    发出一声哼唧,斯维瑟从背后将她完全环绕起来。把自己的脑壳放在瑞瑞的头顶上,他给她投喂了一个蓝莓。
    瑞瑞有时候觉得斯维瑟对待自己的有些动作,可能就像人类在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会非常喜欢狂撸自己的猫狗一样,他非常喜欢抱抱,还喜欢闻她。在两人刚刚住在一起的时候这家伙还能稍微矜持一点,就是坐的近点,站的近点,睡的近点。然后在一次试探性的拥抱没有被拒绝之后,这家伙就像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一样,完全变成了一个粘人精。
    早上醒来先来抱抱,出门回来(哪怕是去冷库拿了点东西)赶快抱抱,好像没想到什么明确理由,总之先来抱抱吧。
    曾经瑞瑞猜测可能是因为自己的体温让他感到非常舒服,所以才会经常想要抱抱,或者是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刚刚在一起,大家都还非常有热情,所以才会这样,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斯维瑟还是非常喜欢抱抱,没事干就闻闻她。
    倒不是讨厌,被自己的伴侣喜欢怎么会讨厌,但是就是觉得……咳,这还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而且如果拒绝就会收获一只沮丧得仿佛连骨头都要变软,角都要耷拉到地上的奇美拉……偶尔还要举一块画着“反正我就是没人爱,瑞瑞也不喜欢我,就让我一个人在角落孤独地待着”的画板,一边假哭一抖一抖,还要一边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再加上这家伙总是吹嘘自己这么厉害那么厉害,尤其是在外面还非常冷酷,简直帅气得快要飞起来,导致她经常很好奇,这家伙在外面到底是怎么样的形象。
    又被投喂了一块奶油卷,瑞瑞口齿不清的问他:“你在佣兵团里就这样?”
    斯维瑟嗤了一声。
    这是表示不屑。
    瑞瑞有样学样也嗤了一声。
    斯维瑟拿起画板刷刷刷几下,大作举到瑞瑞面前:【你嗤起来是可爱冠军】
    这个坏东西把火柴小人的鼻孔画的巨大,他自己顶个鹿角还在一边撒花,看的瑞瑞扔下鱼竿就来锤他。
    奇美拉跳起来就跑,还略她,于是人类跑到半路又回去拿起鱼竿打算好好锤他一顿。
    哗啦一阵水声之后,一个湿淋淋的脑袋从水里弹出来,可是沉迷你追我打的两个家伙……不,其实只有人类并没有马上发现。水波荡漾起来的时候斯维瑟乜了一眼,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没管。而瑞瑞当时实在太想揍这家伙了,过于投入,导致她发现自己似乎被塞壬一家围观了,等她发现的时候,这个人类动作完全僵持在了高高举起鱼竿的时候。
    当时所有人一动不动,只有瑞瑞心中飞快刷屏的弹幕能证明,这是非静止画面。
    不仅围观他们,还带了小鱼苗一边吃一边围观他们的塞壬一家,咀嚼着:“啊,瑞瑞医生发现我们啦!”
    瑞瑞:……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第8章 008   猜猜我会怎么做呢
    这场围观进行了多久,瑞瑞已经不想深究了,她现在已经被人类的羞耻心击倒,暂时社死了。
    更别说,旁边还有一群塞壬一边吃鲜鱼零食,一边说着“看到瑞瑞医生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真可爱”之类的话,瑞瑞简直想跪下来求求他们快闭嘴吧,别再说了。
    但无论如何,今天过来钓鱼本来就是还有一点想要过来复诊的意思存在的。现在既然塞壬一家已经浮出水面,正好省了瑞瑞再下去叫了。
    冷静一点,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成年人的世界社死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没事的我一个短生种人类,这一辈子很快就完了呜呜呜……
    可怜的医生埋在她的伴侣身上,花了些时间终于克服了羞耻心。她摸着自己的耳朵,虽然整个人依然是红彤彤的,但是终于可以正常行动了。
    他重新收拾起作为医者的姿态,清了清嗓子,后背挺得笔直。可能是因为这副模样太板正了反倒叫人有点不太适应。
    塞壬们互相看了看。
    怀孕的塞壬夫人丽莎,试探着:“瑞瑞医生,你现在还觉得有点别扭或者羞耻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