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12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12节

    “我也最喜欢斯维瑟。”她说:“放心吧,我不会喜欢凯恩,也不会喜欢别人。我最喜欢斯维瑟!”
    第17章 017   我与老鼠兵不共戴天!
    不知道是不是瑞瑞的保证让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的斯维瑟突然安心了下来,这一路上,他突然变得非常多事。
    这朵小花好看,那朵小花也好看,让这些小花更好看的方法是让它们挂在瑞瑞身上。于是许多好看的小花被连根一起拔下来,被编成花环,最后套在了瑞瑞的脖子上。甚至因为这家伙编得实在是太长了,挂上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垂到她膝盖了。
    除了花环,瑞瑞还收获了许多其他的礼物,原本两个人离开溪源村(没错这就是医闹村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受到了一些也许是为了缓解尴尬(仅是为了缓解尴尬,没有歉意表示)的小礼品,现在倒好,直接快把背包装满了。
    两个人手牵手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没错,因为他们这种非常不省时间的赶路方式,几乎用了两倍的时间才回到家里,并且感觉疲惫感是往常的好几倍,瑞瑞甚至连洗澡都不想洗了,她现在只想直接睡觉。
    这个人累瘫在沙发上,整个人一副咸鱼模样,伸出一根看起来快要没骨头的手指:“我想喝一瓶冰的果汁提提神,还要加上蜂蜜,斯维瑟给我拿一下,就在——”
    压在沙发上的手突然被什么硬硬的东西硌到了,她忍不住嘶了一声,抬起手看了一眼。也许是过度的疲惫和已是深夜,家里只点了一盏小灯的关系,瑞瑞当时没反应过来她手上是什么,大约两秒之后,她突然像鲤鱼打挺一样,一个咸鱼弹射就从沙发上飞了起来。
    “斯维瑟!!”她一边奔向窗台一边大吼:“斯维瑟你快过来!”
    狂奔到窗台上,果然之前被吊着尾巴拴在那里的两个老鼠兵不见了!甚至连之前挂在窗子上的捕梦网现在都只剩下半个,在瑞瑞眼里如同挑衅的战书。
    她现在手上还有一堆老鼠兵身上特有的铁沙子,这种东西成群结队的活动,遍布大陆的各个角落,神出鬼没。因为信奉的是风神,做自由如风的事情,所以整个族群全部都是窃贼。而且能被称作“兵”,那肯定也是训练有素的盗贼了,加上形态比较小,说实话真的是很不好抓。
    要他们自己说,那肯定是“盗亦有道”,但是这道不道的瑞瑞也不在乎,她只知道自己的家里遭贼了,那些把自己东西偷走的,他们就是贼。至于信仰,那和她有关系吗?
    反正就她知道的,老鼠兵都小心眼又斤斤计较,别看每个老鼠个头小小的一点点,实际上他们做的并不是一些能用恶作剧敷衍过去的事情。这个种族非常阴险狡诈,手段也很残忍,虽然说他们的信条是“不会偷走对于这家人财务总量来说占比过于巨大的财务”,但这不妨碍他们还会搞破坏啊。对于一些体型比较小的种族,直接半夜摸到床边门牙磕开脑门嘬脑花都有呢!
    好家伙,一时间她觉得自己瞬间睡意全无!瑞瑞现在可不顾上等斯维瑟了,她举着唯一的一盏灯火速赶往他们的超豪华巨大步入式冰箱,没别的,现在她就想确认一下这些鼠东西有没有碰她的冰箱,她的药材食材还好吗。
    夜风瑟瑟,吹得一豆灯花左右摇曳,瑞瑞脚步飞快,来到仓库门口,她正要推门一步进入——收回来了。
    前冒险家瑞瑞现在穿着粗气,两只眼睛发红,她用烛火一照,看见那扇门的门锁是开的,当时心就凉了半拉子了。颤抖着吐出一口浊气,瑞瑞正要抬脚去踹门,脚抬到半路上,被人抱住腰一下半举起来。
    斯维瑟终于过来了。
    他的鲨鱼牙里好像还叼着什么不明物体,在瑞瑞举着灯查看之前像嗦粉一样直接把那东西给吸溜回去了。这骨头脑壳上还有一点欲盖弥彰的血迹,他还回味一样用猩红的舌头舔了一下,这下可好,舌头扫过的地方全都染色了。
    “斯维瑟。”瑞瑞把等举到脸旁边,冷静地说:“我知道你刚才肯定又吃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不是要鼓励你的这种做法,而且我想提醒你,大半夜的你这样看起来真的很像杀人狂魔。”
    斯维瑟:随便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杀人狂魔是什么东西。
    长尾巴支住门,斯维瑟第一次发力的时候甚至没有把门推开。那些坏家伙肯定在门上架了东西,斯维瑟稍微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机动性,将瑞瑞往远推了一点,猛地发力推开仓库的大门。
    盆子掉在地上打翻,里面的东西也都哗啦啦的跑了出来。多足生物的尖足和几丁质甲壳、地面、盆子摩擦的声音在黑夜里一下炸开。那些小东西动得非常厉害,丝丝拉拉的声音像是一盘倒在地上的豆子,一下子就向四面八方滚开了。
    这种声音、这点灯火、这漆黑的夜晚,这些东西都在疯狂唤醒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瑞瑞觉得自己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一股说不上是冷还是热的感受一下从头皮炸开,血液突然集中到了脑袋上。她觉得自己可能一口气没有呼吸上来,也有可能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身体陷入僵直的短暂一瞬,大脑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指令。
    要跑!
    作为一个药剂大师,她的衣服上有很多口袋,除去药箱,那些口袋里也经常要放一些常用的药材,比如驱赶毒虫的就是瑞瑞平时随身携带的。
    这个时候身体几乎只剩下本能可以反应了。伸手从身上的无数口袋里找到存放驱虫药粉的那一个,抓出来扔出去,拉住斯维瑟,向虫群的反方向狂奔。
    回到家里关上大门的时候,瑞瑞这才开始剧烈喘气。她看起来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眼神惊惧。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了,但她全力抓着灯台,也没发现,现在那灯台像是受冷了在打摆子一样发着抖。
    人类没有夜视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她无法思考很多,于是下意识地将对方当成了和自己一样的家伙,甚至有点庆幸现在室内一片黑暗,斯维瑟看不见她现在这幅样子。
    直到那只爪子试探的搭上她的肩膀,与人类的指腹截然不同的触感让人如梦初醒。理智上知道,这个奇美拉一定是现在最在乎自己,和她最亲密的人了,可是情感上,瑞瑞突然觉得特别的想哭。
    也许是因为老鼠兵的突然造访,也许是因为被这伙盗贼盯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有些麻烦,也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和巨大的无力与悲伤。
    曾经生活在无数人类当中的瑞瑞突然理解了濒临灭绝的动物的感受,她的大脑中突然不合时宜的出现了一个念头:在她的世界只剩下三头的白犀牛,它们彼此之间还会吵架吗?
    斯维瑟正在安抚她。
    那只爪子从肩膀轻轻地抚摸到后背,拍一拍,再回到肩膀上,周而复始,直到瑞瑞的呼吸平稳下来。她的伴侣非常体贴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种时候瑞瑞对他的沉默格外感激。
    “我没事。”她努力说:“我只是......那种声音,让我想起了自己还是冒险家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很糟糕的事。”
    斯维瑟咕了一声。
    这个语调表示理解,她知道自己的伴侣在向她表示,如果不想说话不用勉强。
    “......还是要去查仓库。”瑞瑞抱紧了斯维瑟:“我们带上火把和药粉再去,今天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我不能因为自己没有治愈的ptsd就不做正事,这样就太耽误事了......没关系,我不用休息,这种时候有点事情做反倒是好事。”
    虽然斯维瑟觉得查仓库这种事情明天再做也没事,不过在瑞瑞的坚持下,两个人又回到了当初逃跑的那里。她拒绝了斯维瑟留在原地等待的提议,将驱虫药粉涂满了两个人的全身,几乎已经到了皮肤变色、周身粉尘的致死量,她终于点头说可以进去了。
    仓库内看起来还挺整齐的,除了一点。
    他们的步入式冰箱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制冷功能了。
    刚刚走进去就已经开始闻得见酸腐的味道了,再往里走一走,瑞瑞几乎已经断定,他们确实丢了一样东西。
    “夏天就要到了。”瑞瑞平静地掐住了自己的人中。
    “我和老鼠兵不共戴天。”
    ·
    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想一想,炎炎夏日,什么是你必不可少的好伙伴呢?是冷饮?是空调?还是披着毯子坐在空调房里吃冷饮的绝美体验呢?
    是谁,能保住人类在夏天的一条小命?
    对于不能呼风唤雨的瑞瑞来说,她一般都是在步入式冰箱的冷藏区度过整个夏天的。在这里支一张小桌子,想吃什么东西随便拿,都是冰冰凉凉的。她本来就怕热,看见外面灼热的太阳,只要想起自己的小冷库都会心情舒畅起来。
    而现在,她美好的夏日计划全部成空了。
    ——这群鼠东西把她的制冷冰晶偷走了。
    第18章 018   哭的时候可以拥抱吗
    虽然理智上知道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毕竟遭遇了老鼠兵嘛,这个损失并不算是很严重。
    但是情感上,瑞瑞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件事情。
    半夜回到家,飞到沙发上舒服的瘫下来的时候先摸一把铁沙子扎了手,然后斯维瑟估计在他们的卧室里发现了正在准备偷金币的老鼠兵,当场加餐,而她本人,飞奔到仓库门口,被一大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反正肯定有几丁质甲壳和尖锐多足的昆虫当场激发应激反应。
    再然后,她发现自己的冷库成了普通仓库。
    一个冰晶的价格并没有达到普通家庭无法负担的高度,但瑞瑞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并不是第一个遭遇老鼠兵光顾的人,而往常那些人,只要摸到那种特殊的铁沙子,只要确认了这是老鼠兵,总会说一句“没办法,他们的风神的信徒”,然后感叹一句真倒霉,狠狠咒骂他们一顿就是了——可是瑞瑞没办法接受这种处理方法。
    真的是!凭什么啊!她就是理解不了!
    啊,就凭他们的信仰神明是风神,所以他们偷东西都有道理了?他们把别人家里弄得一团糟还有道理了?谁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大家都是赚血汗钱,凭什么仅仅因为一个信仰就能全部都一笔勾销呢!这些神、这些信徒有什么资格因为自己的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去伤害别人,给别人的生活添着些麻烦呢!
    那她的信仰是科学,是普通真理,是唯物主义,是不是那些神就全部陨落都不存在了呢!
    她一边打扫卫生、清点家里丢失的财产,一边忍不住气得哭。
    她呼吸非常正常,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发出抽噎声,专门把呼吸拉得又长又和缓,偶尔用手背或者袖子摸一把眼睛,憋着一口气继续打扫。
    原本她和斯维瑟各自占据房间的一角,这样清点起来效率最高。可是斯维瑟现在实在有点心不在焉。
    他手里的翼毛掸子(崔妮蒂:不用谢)正在敷衍地轻轻拍打储物柜的一层,那一层他已经检查了大概有三个沙漏的时间了,然而现在问他这层放了什么东西,他可能一时半会儿的还答不上来。
    这个人现在平均三秒回头看一下瑞瑞,并向她的方向小步挪动一下,每次瑞瑞用手背擦过眼睛、或者长时间弯腰造成腰背酸痛直直腰的时候,他总要额外再回头看一眼。这样根本没办法好好工作。
    斯维瑟觉得心里乱七八糟的,像被人一把攥住了一样。他有点拿不准这个时候自己应不应该过去。
    在他们两个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偶尔瑞瑞也会这样,不出声音,自己找个小小角落,或者干脆用毯子盖住自己,悄悄的流眼泪。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瑞瑞告诉他,有的时候人类的情绪会因为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起伏巨大,这种时候不要惊慌,只要让她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就好了。
    这好像叫做“个人空间”。
    瑞瑞好像总是一副非常神气的样子,至少斯维瑟觉得瑞瑞一直都非常神气。这不是说她盛气凌人或者把头仰得很高,而是这个人类永远都有一种......一种,他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让人非常向往的东西。她有让人尊敬的知识,喜欢去多管闲事,很多时候即便心中有些害怕,但也不会因为这份恐惧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
    斯维瑟没有见过别的人类,瑞瑞是他在这片大陆上见过的唯一一个,甚至连人类这个称呼,都是瑞瑞告诉他他才知道的。所以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他总是因为没有先例和参考,觉得手忙脚乱。
    瑞瑞说过在这种时候她需要一些个人空间,可是看到那的小小肩膀耷拉下来的背影,斯维瑟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办法无动于衷。
    于是尾巴紧紧的绷起来,他一点一点蹭过去。
    瑞瑞不知道是太过专心检查打扫还是因为斯维瑟的脚步实在是太轻了,反正显然他没有被人类发现,于是他忍不住加重了呼吸,希望等等不要吓到过于专心的人类。等到他已经来到瑞瑞的身后,站了几秒她还是没反应,于是斯维瑟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肩膀。
    瑞瑞回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动作停下了,可是却没有回过头来,而是深呼吸了一次。在极短的一瞥中,斯维瑟看见她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我没事。”她说:“赶快看看还有什么没了。”
    她嗓子有点沙哑,这听起来可不是没事的样子。
    斯维瑟试探着上前一步。他将手里的翼毛掸子小心地搁在了旁边,缓慢地伸出手,小心地绕过瑞瑞的脖颈,轻轻地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瑞瑞的体温比平时好像要低一点,她每次情绪低落的时候体温就会降低。
    他们之间好像有太多的东西不一样了,瑞瑞的很多事情他无法理解,比如现在。老鼠兵入侵确实是一件让人非常懊恼的事情,可是以瑞瑞的坚韧程度,她好像本应该生气得跺脚,做好一切防御措施,然后就开始正常生活了。老鼠兵对于这片大陆来说并不是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说实话这件事情实在不值得生这样大的气。
    斯维瑟用尾巴画好了一副连环画。他想告诉瑞瑞,他们好像并没有丢失多少财产,而且就算丢失了数量巨大的财产,他也一定会拿回更多的佣金来。
    可是她看完了之后把画板反面扣在了自己的怀里,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斯维瑟,于是斯维瑟觉得她可能并不是在为事情生气。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稍微收紧了手臂,他想,希望这样会让她好一点。
    ·
    把家里打扫完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这事情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啊,家里东西被偷了,原本和伴侣之间又是小花花又是梦幻泡泡的气氛当场消失不说,甚至还要熬夜打扫卫生,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吗。
    统计完了之后,家里丢失的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块冰晶了。卧室里的小箱子,那群鼠东西不是没想动,看箱子周围的铁沙子数量,应该是在这里逗留了很长时间。之后应该是在打开箱子之前就被斯维瑟发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正瑞瑞在擦拭上面干涸血迹的时候看了一眼紧张得尾巴都握在手里,生怕下一秒就要挨骂的斯维瑟,拍了拍他。
    “情感上我不反对你吃老鼠兵,但是理智上这样做不对。”她说:“我知道到了一个山头就要唱一个山头的歌,但是我就是唱不出来——所以以后在家里请不要乱吃奇怪的东西。”
    斯维瑟:好的。
    在短暂的自我厌恶和矛盾了一小会儿之后,瑞瑞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的!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之后要做些什么事情。天马上要热起来了,冰晶必不可少,所以我要再去买一块。但是你的假期好像要结束了是吗?”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回来之后再去工作】
    “这样多不好的,你之前还说这次的行动里面不是还有一个跟你关系挺不错的兽人吗,不要鸽人家。”
    【瑞瑞更重要】
    看着那个画在自己和巨大蝌蚪(兽人)之间的大于号,瑞瑞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不会一个人去的。”她靠在斯维瑟身上,把那条缠住手臂的尾巴握在手里,轻轻地抚摸尾巴尖上的骨刺:“像之前的那种事情不会在发生了,而且我也不想让你为我耽误自己的工作。我去拜托卡拉卡拉或者斯卡先生陪我去吧。”
    【瑞瑞最重要】
    哦,看来上次的事情给斯维瑟留下的阴影比给她自己留下的要更大一些。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