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16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16节

    ·
    寒冰法师是一只离群索居的独角兽,性情比较高傲,非常难打交道。
    当两人来到他家门口时,瑞瑞突然发现门好像是开着的。
    瑞瑞:?
    她和斯卡对视了一眼,暗夜精灵挑眉示意她去推开大门。瑞瑞想连敏锐的斯卡都没有预警,大概是没有问题的。
    大门推开。
    一只独角兽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脑袋偏到一边,舌头吐得老长。
    瑞瑞:?
    瑞瑞:。
    瑞瑞:......
    他的肚子还有微弱的起伏,眼睛紧闭,在瑞瑞走近他蹲下的时候,他的耳朵突然抖了一下。
    强忍着自己吐槽的心情,瑞瑞和缓地问:“优尼克法师,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优尼克睁开一只眼睛:“如你所见,瑞瑞医生。”
    他说:“我正在装死。”
    第23章 023   不想做行为艺术家的魔法师不是……
    优尼克是一只独角兽,不仅如此,他还是独角兽中的天选之兽。
    瑞瑞曾经非常喜爱的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一个被大家叫做“龙妈”的角色,这个人有巨多的称号,大部分是她自己给自己起的——优尼克也是一样。
    就他自己说,作为天选独角兽,他出生在一个不平凡的冬天。那天是一整年之中最寒冷的时刻,而他出生时突然降下了暴雪和天光。别的独角兽在出生之后往往会在一个春天之后才会渐渐发掘出自己的天赋,但是他不一样,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因为冰霜亲和力太强导致寒意直接从窗户和门缝侵袭了进来,家里结了厚厚的霜,冰棱从灯上挂下来,就连跳跃的炉火都因为家里太冷直接逃走了。
    冰雪降生、霜冻支配者、冬神眷顾(已弃用)、叛逆者、独角的艺术家、百年最强冰冻大法师。这些全是他自己给自己取的称号。
    哦当然,最后一项要是没有达成,一百年后再说一遍就是了。
    优尼克对这件事情非常骄傲,毕竟说到这里,他的高傲已经淋漓尽显。
    从那之后,他的与众不同日益明显了起来。比如大部分的独角兽会选择更为温和或者更亲近自然的魔法,成为医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个种族深得神明的喜爱,所以他们好像随随便便做点什么事情都能事半功倍。
    这就让优尼克不太高兴。
    他的冰霜魔法确实与生俱来,但他不觉得这和他努力钻研没有关系。神明的宠爱是一方面,可是如果他不努力的话……等等,好像有神明的宠爱,不努力也没什么不好的。比如他的邻居就是一个不靠努力全靠神眷的蠢货。
    这让他更不高兴了。身边的这种家伙让他的努力显得更加像个笑话。所有人说起他来,第一个说到的一定是“那个被冬天喜爱的孩子”,第二个才是“他的冰霜魔法可是相当厉害的”,当然,紧接着就会跟着一句“真好啊,神明可真是宠爱他”。
    优尼克很不高兴。可是他无法去反驳那些话,他不愿意接受对方这种发自内心的赞美,可同样的,他确实没有办法去反驳。
    有一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优尼克从出生开始受到的教育、接触的环境都让他没有办法在沉默之中爆发,所以他没有任何意外的,变态了。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一只独角兽突如其来的叛逆期,作为长生种,这种事情在日后看起来大概也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除了给日后无聊的声明中增加点笑料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优尼克的叛逆期没有过去,反而愈演愈烈。
    他对于魔法的研究处于半放弃的状态,现在的他,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狂热的行为艺术家。
    有的时候突发奇想,看见猪头人正在用烂泥洗澡,于是他也会撒开蹄子奔过去直接以一个高台跳水的姿势三百六十度转体进入泥潭。因为这种打扰别人洗澡的行为频频发生,猪头人不得不做了一块【烂泥怪与优尼克不得进入】的牌子。
    他们也曾经强烈要求独角兽们加强对优尼克的管束,毕竟“没有人会想要在正洗澡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一边叫着‘呀呼’一边跳进你的澡盆里来吧!而且他的角还戳到了我的屁股!”
    然而这个请求却迟迟没有得到满足。不是说独角兽的族群包庇优尼克,而是这家伙确实……大家都感觉他疯了。
    有时在阅读典籍的时候会给自己身上倒点银鱼酱,直接一头杵在地上,假装自己因为不堪知识重负已经快要爆体而亡。有时突然想到“死神的使者是什么样子”,于是紧急奔赴荒野,和幽灵们待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装死,等使者真的过来的时候,突然从地上翻身而起,大叫着“耶!骗到了好耶!”撒开蹄子跑走。
    这与独角兽的高贵优雅温和实在是相去甚远,除了发疯之外,大家实在想不到到底还有什么原因能让曾经那样优秀的、几乎是作为楷模一般存在的优尼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与其他独角兽格格不入的他,也在某一个夜晚留下了一封书信之后不告而别。
    当然,那封书信里面什么也没有写,只有他亲笔画的一坨大便。
    优尼克:“要不是我走了,我其实特别想看一看那些家伙看见信的表情,一定特别有趣!”
    抱着冰碗的瑞瑞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她一脸费解:“可能是我太狭隘了,独角兽说到底在我看来也是一张马脸,马能有多么丰富的表情吗?有点好q…啊!”
    她的脑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冰晶锤子,在脑门上咚的敲了一下,甚至在敲完之后还拼命扭动全身,蹭出了一堆冰屑在她脑袋上,最后消失的时候甚至还发出了一声类似吐舌头“噗”。她愤愤不平得看向那个依然端的稳稳的独角兽,看着对方故作高冷的姿态,以及他身边浮空飘起的冰碗和勺子,用力哼了一声。
    独角兽虽然是四只蹄子,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浮空的,隔空取物之类的事情对于独角兽们来说好像已经和吃饭呼吸一样的本能了,根本没有人会真的像一匹马一样低头吃东西喝水。
    ——就算是优尼克也只在家里为了恶心别人这样做过,他那个时候还会“奥尼奥尼”的叫假装自己是一头驴,直到别人忍无可忍要过来揍他他才赶快跑掉。
    而现在,这位刚刚结束了装死行为艺术的独角兽一边在墙上蹭背,一边看着瑞瑞,保持着一张高冷的脸,优尼克说:“这次跟你来的那个暗夜精灵还算讲礼貌。”
    瑞瑞:“那当然,斯卡先生人很好的。”
    优尼克没理她,自顾自说:“这个人在笑的时候还知道不要在我的面前笑,对一个暗夜精灵来说,这份教养已经非常难得了。”
    这真的叫人很难反驳。虽然瑞瑞觉得斯卡更多的是考虑到惹火一个看起来不太正常的独角兽非常麻烦,尤其是这个独角兽还有点厉害。
    冰晶制作对于优尼克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只是这次购买的时间不对。在听到关于老鼠兵的事情,优尼克想了想,“那我这次给你做一个厉害点的,如果不是标记过的人进去就直接冻死的那种。”
    瑞瑞:啊这,这倒也不必。
    “有的时候我不在家里,邻居可能也会去我的冰箱里,那要是不登记就冻死了,那不是还会有误伤别人的风险吗。”叹着气,瑞瑞觉得自己真是太难了。我特别怀念自己的世界那种捕鼠粘板和捕鼠夹,要是这里也能......有......
    “优尼克!”她猛地往起一站,眼睛瞪大:“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从进门看到一只正在装死的独角兽开始,斯卡就知道这个房子里的生物肯定不简单。
    这个不简单不是那种、那种柯镇恶见到王重阳,觉得“此人定不简单”的不简单,而是一个正常人在路上碰到了一个认为自己是一颗突发癫痫的树,并且突然开始非常投入的扮演这个角色的人,那时候,恐怕不管是谁都会不有的在心中感叹一句“此人定不简单”的那种。
    因为暗夜精灵也具备使用魔法的资质,斯卡并不像瑞瑞一样需要购买这种魔法制品,因此他并不需要和这样的人搞好关系。附近住着一个寒冰法师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奇闻,当然,斯卡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来拜访,今天是他与优尼克的第一次见面。
    这个独角兽确实天赋异禀,围绕在他周身的元素已经密集的快要让人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子了,作为暗夜精灵,斯卡觉得如无必要,他实在不想跟这种生物为敌。
    他对于自己的脾气性格甚至面部表情周身气场都非常清楚,说实话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如果想,只要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引战了。他非常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从自己进到那间房子里开始,那头独角兽就在在通过环绕在身边的元素表达对他的不喜欢。
    一方面是这样,另外一方面......
    毕竟瑞瑞说“斯卡先生人很好”嘛,那作为一个好人,体贴一下好朋友之间见了面也想要单独聊聊天之类的,也很正常不是吗。
    优尼克的家门口种了两颗巨大的板栗树,独角兽一般爱种花树,这样还挺少见的。板栗树树冠已经很大了,他背靠树干站在阴影里,手里上下扔着刚刚在路上捡的石头,眼睛偶尔往树冠上瞟一瞟,打算瞅准时间去打两只松鼠。
    不过好像因为暗夜精灵闲下来的时候喜欢找树上的小动物的麻烦,所以当他在这站稳之前,这一小片树上都已经没有小动物了。
    等待让斯卡觉得无聊。
    他没有去捕捉那些随着风一起流淌过来的交谈声音,只是脑袋放空的站着,偶尔想想听不见风的人类平时都是怎么跟人交流或者防止自己的声音别人听见的——直到他听见瑞瑞和优尼克告别。
    这下他可来劲了。
    用防冻的特步黎布帛把冰晶包好,瑞瑞看起来兴奋极了。送她出门的独角兽依然是一副高傲的模样,但是脑袋上的那只角不知为何被套在了一个袋子里,看起来就像带着一顶不太合适的帽子。
    斯卡觉得那个看起来毛绒绒的袋子有点眼熟......在认出来那是一个用来包裹长棍糖果的包装袋后马上把头别到旁边去了。
    人类少女和独角兽短暂的拥抱,这是他们一贯的道别方式。
    “快点走吧。”优尼克催促:“不要耽误我继续搞行为艺术。”
    “那我要走啦。”瑞瑞摸他的鬃毛:“一个兽照顾好自己哦。”
    “哼,我才不要别人担心呢。”他用力仰高脖子:“快走快走,太烦人了。”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这头独角兽一直站在家门口的树荫下,直到人类最后一次回头给他挥手也没有开始自己的行为艺术。那两道不紧不慢的身影离开了视野范围,优尼克才回到了家里。
    “哼。”他说:“暗夜精灵实在是太讨厌了。”
    他身边的原本一直活跃的元素突然一下down下来,整匹马...我的意思是独角兽脑袋摊在桌上,用自己的角戳瑞瑞送给他的马克杯。
    马克杯上是优尼克的装死图,旁边有几个明显是后来被画上去的火柴小人。
    幸好瑞瑞和斯维瑟都看不见元素。他想。
    要不然就会像那个臭精灵一样,用眼睛看一眼就能知道......即便是独角兽,好像也不能做到习惯孤独。
    在朋友离开之后,他们也会短暂的失落一下。
    第24章 024   瑞瑞:斯维瑟,你big胆!……
    回去的路上, 可能是因为赶路使人略感疲惫,也可能是因为经过短暂的磨合之后,瑞瑞和斯卡也能够正常行走和平共处, 总之,这两个人已正常的速度保持前进, 不管聊天还是赶路, 都已经没有了之前一步一个三室一厅那样的模式。
    这真的是, 太难得了!
    而且事情办完令人神清气爽,虽然这次花的钱就算有优尼克折算的友情价也比平时要多,但瑞瑞依然非常高兴——想想吧!现在她的冰晶已经不仅仅是降温制冷了, 现在竟然还兼具捕鼠功能,天哪,如果真的能成功的话简直是不要更好!甚至她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跟老鼠兵二次交锋了!
    身边的人类实在是有些太过雀跃了,这股愉快让斯卡无法忽略,甚至被瑞瑞感染,他也莫名的轻松起来。
    “这么高兴啊。”暗夜精灵难得的温和,他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意:“买到的东西这么满意吗,给我讲讲?”
    瑞瑞发出快乐的呼呼声,她看起来差点就把自己的秘密武器到底有多厉害直接告诉斯卡了, 在话出口的前一秒,幸好她赶快把自己的嘴捂住了。
    “保密。”瑞瑞的眼睛弯成了新月, 有点得意:“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用,万一没用的话, 到时候恐怕又要被你嘲笑, 所以就先不告诉你啦。放心吧,要是有用的话,我会把这个好东西分享给千千万万需要的人的!”
    人类少女斗志满满, 她握着拳,眼睛看着天空中的一片云:“这样!我相信再过不久就没有人会再遭遇老唔唔唔——”
    在后面的话出口之前,斯卡赶快把瑞瑞的嘴捂住了。
    “我知道你没有信仰,瑞瑞医生。”重新回归嘲讽频道的斯卡令人觉得熟悉,显然,他本人也更适合用这种腔调说话。暗夜精灵嫌弃地松开手时,还在瑞瑞的肩膀上擦了擦手心,看着猛地吸气的人类,他说:“一个老鼠兵不算什么,但是如果你不想对风神发起挑衅,我劝你最好不要再说刚才那样的话。”
    “或者你可以到出去说,随便,反正会死的人又不是我。”
    他无所谓地耸肩,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一路小跑的瑞瑞追得辛苦。
    她觉得暗夜精灵作为同伴的坏处除了不当人之外,还要再加上一条情绪波动过大。如果他们两个都是冒险家,现在正在执行同一个任务,那么估计作为队友,她除了要保证自己的这边不出差错,还要保证斯卡时刻心情愉悦,以免出现因为心情原因造成的撂挑子的状况。
    然而虽然斯卡态度恶劣行为粗暴,刚才捂住她嘴巴的时候连鼻子也一起捂住了,但......怎么说,可能听起来还挺奇怪,但这就是斯卡把她划入了“朋友”的标志。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存在,这个事情对于瑞瑞这样信奉普通真理的来说,有的时候还挺麻烦的。她没有养成敬畏神明的习惯,刚来的时候还因为满嘴跑火车吃过几次亏,之后就渐渐注意起来了。然而安逸的生活令人放松警惕,就原来的经验来说,刚才如果不是斯卡制止,恐怕她最近又要好好倒霉几天了——首当其中的大概就是老鼠兵大量光顾。
    暗夜精灵脸色难看,对于人类的讨好不假辞色,这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步的距离,不管瑞瑞小跑还是快跑,他总是能轻轻松松的保持距离。
    “斯卡。”作为一个昔日就不太合格的冒险家,这位药剂大师现在已经有点开始小喘了。她手里握着一小把刚刚在了路上追赶的时候顺便采的花,进贡一样俸给斯卡,诚恳道:“谢谢你,刚才是我不对,我应该更注意一点的,这个是谢礼,如果你愿意收下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暗夜精灵发出了一声冷哼。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