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2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20节

    第28章 028   空气中ph值突然降低
    提问:人要如何活着?
    回答:这个问题, 可以用马洛斯需求来回答。人活着,要满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最后追求自我实现。
    不, 你没有听懂我的问题。
    我问的是,人, 为什么, 要活着。
    emmmm, 思来想去,果然只有这个答案能回答了。
    人活着,是为了毛茸茸。为了能够每天摸摸毛绒绒, 为了能和毛茸茸一起生活,更是为了在未来的生活当中,遇到更多、更多、更毛绒的,毛!茸!茸!
    作为一个毛绒爱好者,瑞瑞手握荧光棒拼命打call,她即便已经踏进了棺材,也要用自己腐朽的声音大声地呼喊:
    ——毛茸茸天下第一!!!
    其实瑞瑞现在的生活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喜好。毛茸茸爱好者,最喜欢去猫咖狗咖的女学生,来到异世界之后竟然选择了一个没有毛, 全身覆盖着硬邦邦外骨骼的奇美拉作为伴侣,目前最向往的梦中情宠竟然是个光秃秃, 只有鳞片的脚蜥。
    这正常吗?这不正常。
    说真的,就瑞瑞的喜好而言, 村子里竞争力十足的对象真是太多了, 蒙托作为正值青春的帅狼,怎么看都比斯维瑟更有吸引力吧?抛去这一点,人马好歹还有半个人形的身体, 马的蹄子和飘逸尾巴也非常可爱。翼人不用说了,她们的绒毛在不知道有一种【特步黎绒】之前一直是瑞瑞过冬的好伴侣。
    所以,你说说你说说,怎么是斯维瑟这个奇美拉在一群毛茸茸中单骑突出,把所有人都打服了呢?
    斯维瑟:这大概就是爱情——瑞瑞爱我!(叉腰挺胸仰头)
    没说的!就是这么自信!
    ·
    斯维瑟:【瑞瑞你不爱我了!】
    瑞瑞觉得很无语。
    她侧过一点点头,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这个奇美拉。此时双手紧紧锁住人类,让她哪里也去不了,还要把骨头脑壳塞在人家颈窝里哼哼唧唧的奇美拉直接选择把眼睛闭上,不接收这种目光,并且把自己的尾巴也一圈一圈缠到了瑞瑞的腰上。
    “斯维瑟。”瑞瑞试图跟他讲道理:“你也明白,我们答应了人家之后,不能只是嘴上答应而已吧?两个兽人要过来我们家,肯定不可能什么都不准备的对吧?”
    斯维瑟:哼。
    “距离约好的时间好像也没多久了,今天的房间要是再收拾不出来,到时候我们会很失礼的,你也明白是不是?”
    斯维瑟:嗯。
    瑞瑞:......既然明白就赶快把我放开啊!
    不。
    这大概就是最近这两个人的状态了。房间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斯维瑟莫名其妙的打翻了自己的醋坛子,这个时候他好像突然一下从【一时上头答应了朋友的请求觉得这是我们友谊的象征】这个状态清醒过来了,至少他开始重新审视“家里要来两个兽人”这件事情了。
    这意味着,在一段时间,甚至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有两个乱七八糟海胆和蝌蚪要在原本只有他和瑞瑞两个人的房间里,胡乱移动!甚至还有可能要占用一大部分原本自己和瑞瑞一起度过的时间!
    斯维瑟:!!!不行啦!!!
    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私人空间被严重侵占的斯维瑟当场被惊吓成了世界名画《呐喊》,他赶快抱住瑞瑞吸了对方一口平复自己的心情,然而在这个时候看见对方拿在手里的、清洗之后经过太阳暴晒、现在还在散发太阳的香气的柔软被子和枕头。
    注意到他的目光,瑞瑞解释道:“因为客人快要来了,我把新的被子给他们晒晒,这样盖起来舒服一点。”
    斯维瑟:!!!!!
    新被子!晒晒!舒服一点!给他们!!!
    重读!给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斯维瑟当场觉得自己好像委屈成了一大坨,连骨头都沮丧的变软了。他强撑起气势,双手叉腰,用力地瞪瑞瑞,尾巴举着自己的画板:为什么要给他们晒被子?那群兽人本来就自己带着毛,让他们睡在地板上好了!我的被子你都没有晒!你还给他们晒被子!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奇美拉!就让我一个人在【超豪华巨大步入式冰箱】静静地冻成一块冰!
    瑞瑞:。
    怎么说呢,虽然这样或不太好,但是我当时忍笑真的忍得很辛苦。
    斯维瑟很少出现这种情况的,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短,但是更多的时候,斯维瑟在面对这种事情可能还是会有些胆怯。可能这种心情有点类似于人类的,“有的女孩子不好意思花男朋友的钱”?不知道,反正就是对于加深亲密关系还有些胆怯和踯躅,不是不喜欢,而是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会不会让人讨厌。
    之前两个人刚刚在一起不久的时候,瑞瑞曾经和斯维瑟一起去过一趟城里,因为需要购买的东西有所不同,所以两人约好碰头的地点和时间,短暂的分开了一下。期间有一位漂亮的血族向瑞瑞表达了好感,因为她闻起来真的很香,想要邀请她共进下午茶。
    瑞瑞当然是拒绝了,她担心过去之后自己会变成人家的下午茶。
    然后她那个时候突然发现,斯维瑟就站在不远处的墙角,正好被一个摊位的阴影完美的纳入,不注意去看很难发现。
    以奇美拉的爆发力,这样的距离要反击也就是须臾之间,情况不会脱离掌握,就算那个血族突然对她发难,斯维瑟也来得及打掉他的头——可是尽管如此,他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就只是那样站着,只是远远的看着。
    瑞瑞当时心中一下火起来。
    哦,我们两个现在是男女朋友,你现在看见有人过来搭讪,你连一点心情起伏都没有,完全无动于衷。而且这个生物以血为食,你看见他这样约我吃饭,你知道他是想跟我吃饭还是想把我当饭?
    一顿脾气发完,瑞瑞气还没消,一路上也不想理他,回家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在前面走的超级快。
    然而回到家之后,奇美拉用尾巴轻轻拉扯瑞瑞的衣角,小心翼翼地把画板递给她。
    【他跟你一样,你们都是人形】
    【他跟你站在一起很好看,比我好看】
    【对不起】
    总之,当时瑞瑞的心情很复杂。
    只要面对这方面的竞争,他好像自然而然就会回避,甚至有的时候想是要给瑞瑞创造机会一样,始终把自己放在备用品的位置这一点,真是叫人非常无语无奈。而且因为这家伙过于胆怯,有的时候瑞瑞说话都需要再三斟酌,前期两个人的生活无论从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方面,都是真的举步维艰。
    所以看到现在斯维瑟因为这种小事无理取闹,还跟她撒泼打滚,瑞瑞觉得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挺高兴的。
    好像记得谁说过,爱是世间最强大的万能药,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错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斯维瑟变得比以前开朗自信了许多,而且开始更多的思考一些问题,而不是因为一时上头就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举动。
    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的斯维瑟,偷偷地看了一眼瑞瑞,然后就看见这个人类好像陷入了某种温暖的回忆当中,脸上正挂着......怎么说,总之就是让人怦然心动的笑容。
    斯维瑟:这可不是我的错,总之是你自己太可爱了,你好好反省一下!
    于是他伸出舌尖飞快地舔了瑞瑞的脸颊一下,趁着人类还没有完全从回忆当中脱离,发出的惊讶声都是又小又短促的,斯维瑟一把抢过瑞瑞摆在怀里的被子枕头,直接架在了自己的角上。
    然后拔腿就跑!
    好家伙,头顶棉被枕头的麋鹿王又出现了!他向着太阳不断奔跑,不断奔跑,越过了篱笆,越过了石子路,越过了出来散步的卡拉卡拉——他不断地奔跑,他奔向太阳!
    瑞瑞:斯维瑟你别乱跑!这个是刚刚晒好的不要把灰尘拱上去了!啊!你把卡拉卡拉先生撞散架了!不要乱玩了我要生气了!
    好像有人在说话,不知道反正我没听见,我耳朵刚刚聋了,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奇美拉怎么能理解你在说些什么呢。
    ——麋鹿王奔向太阳!
    ·
    如果是童话的话,在奔向太阳那里就应该结束了,然而很可惜,这并不是童话。
    所以在瑞瑞费了半天劲把卡拉卡拉被撞散架的半边身体拼好,提醒他注意骨头和骨头之间的联系和骨质疏松问题之后,满怀歉意把人家送回家,还准备了很多礼物上门赔礼道歉。
    “这没什么瑞瑞医生。不要放在心上,而且我已经死了,不需要进食,恐怕要浪费你的好意。”卡拉卡拉两只眼窝当中的鬼火摇曳了一下,大概是目光移向了旁边的斯维瑟。
    这个奇美拉正被一脸抱歉愧疚的医生拉着一边的角,现在也正在低着头,举着一副【对不起把你撞裂了!!!!】的图画来给他赔罪。骷髅已经没有表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斯维瑟就是觉得这副排骨脸上真是一脸得意!
    啊!他那个蓝色的鬼火都变亮了一点!
    “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想要报复一下的。”卡拉卡拉说着,拆下了自己右手小臂骨。
    他动作飞快,斯维瑟觉得自己的脑袋突然响了一下。
    有点像敲木鱼那样,他抬起头的时候,卡拉卡拉已经把自己的手臂装回去了。
    卡拉卡拉:“毕竟,突然被撞,我也有点生气。”
    ·
    后续:
    斯维瑟,按着肿得老高的骨头脑壳,哭唧唧:瑞瑞我的脑袋被死亡的气息腐蚀了!啊好痛!怎么办!
    瑞瑞,面无表情:你活该。等等我给你把药裹好之后到那边去罚站。而且明天我只给我一个人包水饺!
    斯维瑟:?!?!?!啊啊啊你不爱我了!!!
    ·
    瑞瑞:我收回之前说的话,我不喜欢有人对我撒娇或者吃醋,一点也不:)
    第29章 029   瑞瑞:到达天堂
    不管奇美拉再怎么撒泼打滚, 与别人约定好的那天总还是来了,本来瑞瑞还有点枕戈待旦,毕竟之前的反映来看, 斯维瑟临时反悔的可能性非常大。虽然这个人嘴巴上不说,但是瑞瑞还是觉得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以便应对突发状况。
    试想一下, 如果自己千里迢迢要去投奔一个朋友, 或者要在别人家里借住几天, 结果对方不仅没有准备房间或者住处,还连个好脸色都看不上,那种心情真是......
    这种遭遇绝对不会给人带来任何愉快的体验, 孤身一人到异乡,本来应该就还有点紧张或者忐忑之类的,结果还要遭遇这样的事情,除了强烈的屈辱感,肯定还会手忙脚乱的惊慌委屈。推己及人,瑞瑞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年轻兽人的身上。
    结果到了真正迎接客人的时候,瑞瑞觉得......啧,怎么说呢?
    她觉得斯维瑟好像比她自己要更加紧张。
    因为已经知道了两位客人都是年轻毛茸茸,我的意思是年轻兽人, 所以瑞瑞就已经给他们上了一层好感滤镜,多年异世界生活早就治好了少女残留的中二病和刚刚萌发的轻微社恐, 因此瑞瑞心中要面对陌生客人的紧张没多少,期待反倒是大大的。
    哦想想吧, 毛茸茸的耳朵、毛茸茸的尾巴、还有柔软的肉垫, 如果变得熟悉了说不定还可以让自己rua一下他们的毛毛......哦不还没见面怎么能这样想人家呢,这里的兽人和自己家里的阿拉斯猪是不一样的,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撸的宠物, 要是被人家知道了的话这可是......
    等等。
    蒙托好像在被她摸脑袋的时候整个狼都会摇尾巴,虽然嘴上说着“狼人的尊严绝不屈服!不能随便摸人家脑袋!”但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它不仅主动凑近,甚至还要往过蹭一蹭。除了有的时候还会哼哼唧唧“瑞瑞快帮我挠一下耳朵后面啦”这样的的话,还会在被摸摸的时候发出嘤嘤声。
    ......简直就像阿拉斯猪一样。
    在瑞瑞沉浸在对于狼人与阿拉斯猪的辩证关系的思考之中时,似乎有点紧张过度的斯维瑟清了清嗓子,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斗篷。
    他平时一般把自己高级冒险家的勋章直接塞进背包里,需要查验身份的时候才会掏出来,而现在却把它擦的发亮,还别在了自己的胸前。仔细看一下的话马上就能发现,斯维瑟身上的外骨骼都是专门擦洗过,还擦了一点精油的那种锃光瓦亮的!
    这家伙今天起了个大早,瑞瑞问怎么都不说自己去干啥了,还专门裹了一件斗篷,原来是这样啊。
    紧张过头的家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体僵硬地左右转了转,发现瑞瑞正在偷瞄他,本来在镜子里瞪了她一眼,后来反应过来这家伙可能get不到镜子里的眼神,所以转过身去瞪她。
    【不许看我】他举起画板:【快去看别处,我还在忙呢!】
    瑞瑞:好好好我不看你我不看你。
    虽然嘴上说着不看不看......
    但这个人类还是一点一点的蹭过来了啊!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