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7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 第77节

    斯维瑟的情感非常纯粹,甚至连瑞瑞都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个人要这样对待她。
    那时候斯维瑟已经开始画画了。
    【医生救了我的命】
    他翻页。
    【我愿意把它给医生】
    ......言重了言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啊。
    而除去那些上面提到的因素,瑞瑞觉得最难以接受的,就是这样一份情感太过厚重了。她是一个不喜欢亏欠别人的人,她觉得自己无法回以相同重量的情感——至少她就没有办法这样坦荡的说出“我愿意把我的命给你”这样的话。生命太宝贵了她一定要把它留给自己。
    这样纯粹、这样厚重的情感......我好像拿不起来。
    正是如此,瑞瑞觉得也许自己和斯维瑟就这样差不多了,不需要更进一步,两个人谁先有事谁先走,这都非常正常,都可以。
    直到那场暴雨来临。
    第95章 086   冷水修正疗法
    瑞瑞已经忘记原因是什么了, 反正当时,脆弱的人类即便冒雨也决定要回家。
    只有一片小小的叶子勉强挡雨,没办法, 再大她就拿不动了,而且粗壮的茎也很难折断。这叶子非常鸡肋, 基本上只能起一个心里安慰的作用。雨大的叫人睁不开眼睛, 在她拼命往回家跑的时候, 正好遇见了同样在雨里的斯维瑟——不过不同的是,她是狼狈的逃窜,他是快乐的撒欢。
    瑞瑞没见过别的奇美拉, 但是斯维瑟只要下雨,就会忍不住去放飞自己快乐的灵魂。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他是一颗缺乏雨露甘霖滋润的植物,只有下雨的时候能去喝饱水。
    他们看见彼此的时候都冷了一下,但很快,斯维瑟反应过来。他手起爪落,直接看了超巨大一片叶子给瑞瑞撑住,一下把人类提起来就往回跑。第一次乘坐斯维瑟号特快的体验并不好,瑞瑞回去之后觉得自己内脏差点被甩出来。
    之后的擦干、烤火之类的步骤其实上的也不算慢了,但是人类还是生病了。
    她昏睡着, 意识时有时无,体温比平时高出许多, 呼吸急促,心跳速度也比平时快。
    斯维瑟毫无办法。
    他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 在房间里团团转。
    奇美拉是被神抛弃的种族, 他们没有庇护的神明,曾经这就是狩猎的诱因,所以奇美拉们其实都有点忌讳这件事情。没有神明喜欢, 这件事情叫人挫败,虽然平时遇上好事之后会喜欢和其他人一起拜神,但是如果是独自一人,他们不会拜。
    但是现在,看到瑞瑞这个样子,斯维瑟好像一下子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们家里没有神像,现在做也来不及了,于是斯维瑟只能简单做一个——然后开始祈祷神明保佑。
    瑞瑞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脑袋里反映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干什么。一头问号已经形容不了她的心情了,嗓子干哑几乎无法说话,她稍微喝了点水。
    瑞瑞:“你在干什么呢?”
    在求神。
    瑞瑞:“你的手怎么了?”
    祭品。
    瑞瑞:???什么玩意?
    斯维瑟有点讷讷的。
    因为有的神看到不喜欢的东西痛苦会感到愉快,奇美拉并不被神明喜欢,所以如果神明可能实现我的愿望,那最有可能打动他的方式就是这样了,而且没有关系,我可以忍受痛苦。
    他很高兴,因为瑞瑞醒了过来,他觉得也许是神明看到了他的牺牲。
    瑞瑞:狗屎。
    她那个时候心情和感动完全不挂钩,而是被这种愚昧的行为震惊了,甚至还产生了一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可能类似于遇见邪.教的那种惊悚感和下意识要远离的危机感。自己能够清醒和什么神明完全狗屁关系没有,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指挥斯维瑟给自己物理降温,艰难地从背包里辨识草药,放在一起熬制,然后开始吃药。
    这家伙完全不行。
    这就是她的第一想法。
    这种行为我绝不能让他出现第二次。
    这就是她的第二想法。
    窗外,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
    躺在柔软的床上,瑞瑞看着端着和他的体型、爪子完全不相符的小碗,有些笨拙的轻轻搅拌让药快点变凉的斯维瑟,她眼眶突然有点湿润了。
    ......其实这个骨头脑壳也不是那么不可爱。
    但是太笨了。
    “斯维瑟。”药匙递到唇边时,她说:“我醒来,我痊愈,和神明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绝不允许你把我们两个人的功劳归结给一个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和付出的家伙,这样太狡猾了”
    奇美拉沮丧地垂下头去,脚摩擦着地板,看起来像是在抱怨“我知道神不喜欢我”之类的话。
    她继续说:“我会痊愈,是因为斯维瑟的照顾和我自己的药,和神明毫无关系。”
    斯维瑟:......啥?
    这家伙像个呆头鹅。
    但是瑞瑞却忍不住笑起来,斯维瑟完全没明白哪里好笑,但是看到瑞瑞笑起来,他也憨憨的笑。
    这样也不错。
    瑞瑞想。
    不是因为没有办法,不是因为凑合一下,不是因为还挺合适。
    而是因为,瑞瑞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
    ·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那么年轻那么傻,斯维瑟完全不会和别人一起生活,自己也没有完全做好和一个奇美拉生活的准备,于是那时候的生活状态总是经常一个人生气悲观消沉,另一个ie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时候觉得天蹦了地裂了生活无法继续了的事情,现在看来......不,不会看的,这种现在看来实在是让人痛呼太傻了的行为只会叫人脚趾扣地,不会看的。
    瑞瑞忍不住看了一眼现在在雨中快乐奔跑的奇美拉,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长长叹了口气。
    时光在变,年龄在变。
    不变的,是奇美拉对于滂沱大雨的热爱啊。
    这大概就是斯维瑟的“至死少年时”吧......
    等到这家伙湿淋淋的回来的时候,瑞瑞已经准备好了干毛巾和衣服,这家伙像个大狗狗一样,站得远远的,然后把自己身上的水都抖干净。瑞瑞经常非常遗憾这里没有手机或者移动录像设备,每次斯维瑟帅水的动作都非常的值得记录。
    像狗狗,他们是那种通过晃头带动全身,最后把水珠全部用离心力还是别的什么力甩出去——但斯维瑟完全不同!
    他每次玩完水之后会做出一种有点像广播体操的动作,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最后他身上的水都会向四肢和尾巴汇聚。当然脑袋上的就直接甩甩头就甩掉了,但是外骨骼的缝隙里总是会有一些顽固分子,然后斯维瑟就开始做操了。
    瑞瑞好几次想学斯维瑟做操,然后这个家伙一边惊恐大叫着一边过来赶快把瑞瑞按到。
    其惊恐程度不亚于将一个人绑起来,强迫其听自己小学的时候呕心沥血写下的青春文学(声情并茂的那种大声朗读)时候表现出的那种“救命让我死,求求你饶了我”的强烈情感。说实话瑞瑞觉得如果能够挣脱束缚多跳两遍,说不定斯维瑟整个人都会变成红色。
    【你不许看啦!】
    一个感叹号不够表达情感,斯维瑟又加了两个。
    干嘛这么激动啦,又不是没看过。瑞瑞想翻白眼。
    可是作为一个体贴的伴侣,这种大声朗读别人青春疼痛作品的行为偶尔做一下就算了,现在就先放过他吧。
    瑞瑞转过身去。
    在她模拟照相机用精湛口技发出“咔擦”“咔擦”声音的时候,一个纸团砸中了她的脑袋,跳跃了一下后进她的手里。她打开。奇美拉用精湛的画技和充沛的情感生动形象的描绘出自己目前的状况,画上,粗狂豪放的q版小人正恼羞成怒的控诉着阅读者过分的行为,一边皱着眉头大哭,一边还要控诉她的手势(做成照相的样子)。虽然到现在斯维瑟也不明白这个手势究竟有什么意义,反正“我会永远把这幅画面珍藏在心中”这种行为也绝不可以啦!!!!
    大哭!
    ·
    等到雨停的时间稍微有点无聊,他们吹了一堆火(真的是吹,把购买的火焰气体用力吸一口到肺里,然后用力吹到提前准备好的材料上就会召唤出一团新鲜的炎精),认真的烤蘑菇栗子——还有红薯。
    暖暖的火光一下子就把寒意和潮气给驱散了,烧得旺旺的,然后把那些吃的裹上泥巴全部扔进去。炎精一边嘟嘟囔囔,一边悄悄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泥巴,然后整团火颜色变身看起来像是皱了起来。
    这有点像是某种雇佣合同,因为购买的火焰气体只会召唤出特定的炎精,每一个炎精都是不同的,性格还有温度都不相同,但是一般情况下用低廉的价格都只能买到像一团火焰一样的普通炎精——一般会去雇佣超高温、甚至因为温度太高看起来像是有了腐蚀效果的炎精都是只有魔法师才回去雇佣的。
    不过有一点,乘坐云的时候禁止召唤炎精,会被当场拒载——就算是高空一一万米也会当场拒载!一定要非常注意!
    而且因为每个炎精的脾气都有所不同,有的时候还会出现炎精因为和雇主(这里叫召唤者)吵架,专门不好好工作把别人的饭煮糊的情况。那么,面对这种情况,请问斯维瑟和瑞瑞会处理呢?
    瑞瑞:惯得臭毛病。
    斯维瑟:一盆水下去什么病都治了。
    ——没错,这两个人因为曾经雇佣了有名的爱吵架爱罢工爱挑事的刺头炎精,并和对方坚持对线,采用冷水疗法,成功地将对方从一个“毁灭吧世界!”的颓废刺头,变成了五讲四美三热爱,极具契约精神的好炎精。
    也因此,他们两个在炎精里面也出了名了——这导致他们的火焰气体里面老是出现越级炎精,就是以低价格买到了根本不会出现的高级炎精。热爱吃瓜的炎精们就想来看看是哪位勇士把叛逆小火给矫正了回来。
    瑞瑞:然后那段时间我家老是换锅,因为锅底很容易被烧穿:)
    等到食物开始散发焦香气味,瑞瑞拍掉泥巴,喂给斯维瑟一个蘑菇,喂给炎精一个栗子。
    斯维瑟正在剥烤红薯,太烫了,拿出来的时候像一颗烧红的铁弹,瑞瑞根本没法动。因为两只手都占着,于是斯维瑟只能用尾巴去点点瑞瑞,让她去看看外面——好像快要放晴了哦。
    “真的诶。”顺势吃掉送到嘴边的烤红薯甜芯,瑞瑞靠在斯维瑟身上。
    那等雨停之后,就去花海吧。
    第96章 087   你许了什么愿望
    虽然说了雨停之后就要去花海啦, 但是事实上在去花海之前,斯维瑟和瑞瑞还去了另外的地方——这绝对不是斯维瑟突然犯了愚蠢错误看错了地图之类的,而是他突然想起来!
    这附近, 好像据说有一个神迹。不是那种骗人的,把漂亮景色说是“神明恩赐”的那种冒牌货, 是真正的, 神迹。
    斯维瑟也没来过, 但是总是听人这么说,这次反正来都来了,不如顺路过去看看。
    脚蜥们倒是无所谓, 反正这一路上这两个人头脑一热做出的决定实在是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两个。
    “什么样的神迹啊?”瑞瑞问。
    她心中有点好奇,毕竟这种明知道存在,但是好像从来没见过的事物总会叫人很有兴趣,再加上他们的地位天然高贵,就让人更想看看。瑞瑞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就像准备去青城山或者什么著名道观旅游寺庙的时候,大家都说“这里非常灵验哦!曾经某某道长就是在这里飞升,某某大师就这里在这里悟道成佛”的那种,就算心里不是那种深信不疑, 也会觉得想去看看。
    毕竟没见过啊!你见过飞升的道长吗?你见过成佛的大师吗?没有啊!
    而且说不定还能沾点喜气灵气呢,让人在抽卡手游里不要那么非。
    瑞瑞是一个左眼跳的时候相信“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右眼跳的时候相信“右眼跳财左眼跳灾”的人,除非神明金口玉言断定“你今天就发大财”瑞瑞可能会当场感动的大叫“你真是个灵验的神明”, 不然的话她只会高举唯物主义大旗, 对于这些神神鬼鬼啊的,不要这么迷信。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